電影

Movi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從康城導演雙週看香港新浪潮電影

文:何阿嵐 . | . 圖:香港藝術中心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5月號(vol 92)《△志》

踏入5月份起,香港的電影節目開始停不了下來,由香港藝術中心主辦的「新浪潮.新海岸:康城導演雙週50遇見香港電影」,是藝術中心第一次與現時世界最具影響力的電影節,康城影展的一次合作,精選了16部海外較少曝光的電影作品,電影節目更連同幾部香港新浪潮導演的獨立電影、動畫及實驗電影作平行對話。

每年5月的康城影展,除了有讓全世界影迷都注目的主競賽單元外,影展舉行期間也有不同單元項目同時進行,除了正式單元裡的「一種注目」、「短片角落」等,更有兩個被稱為平行單元的競賽項目,其中「導演雙週」同樣吸引世界各地的名家,以風格突出的作品參與。

至2011年起,擔任導演雙週總監的基斯托夫.力柏克形容「導演雙週」」是康城影展最不受約束的環節,在選片考慮上只求質素,不着重名氣、不需要首映、不用平衡參展國家和地區的數目的單元。「它關心的是讓鮮為人知的電影新秀亮相,提供令人眼前一亮、擴闊眼界的節目,換句話說就是放映最讓人驚喜的電影。」「導演雙週」是因為一場政治運動發生後衍生而來。

時間回到火紅的1968年五月,巴黎正發生大型學生運動,對電影工業產生了影響,當時一眾年輕導演們,包括高達與杜魯福等人雖然沒有作品參展,但他們也到場希望當時舉行的影展能中止下來回應這場政治運動。對於在影展內人們對遠方工人和學生組織的罷工、越南戰爭,以及他們的精神導師之一、法國電影資料館創辦人和館長 Henri Langlois被迫撤換一事視而不見,只管穿燕尾服及華麗服飾,去沙灘舉行派對之舉感到非常不滿,這亦促使高達與杜魯福,連同路易馬盧,波蘭斯基,李勞治佔領主舞台,與主辦方唇槍舌劍。他們最後是成功的,這是影展在1949年後的一次,也是到現今唯一一次被迫在中途停辦,沒有選出任何得獎電影。及後一年,年輕導演們和影展開始協商,希望能重整影展卻被拒絕。於是他們成立了電影導演協會,開始辦自己的影展,影展於1969年創立,瘋狂地選了 65 部片,無競賽獎項,為期十五天對大眾開放,包括Philippe Garrel的首部長片《處女之床》、大島渚《絞死刑》、貝托魯奇的《同伴》(Partner)等青年導演入圍,更有阿根廷、古巴、加拿大魁北克、意大利、捷克、日本、美國等電影作品,呼應了68年前後全球覺醒揭竿而起,展現一種近乎電影烏托邦的狀態。導演雙週帶給影展和觀眾很大的震撼,因著學運,一群導演在不受政治審查和精英主義影響下播放影片,讓觀眾知道原來有另一種電影的存在,承著這件事的起始點,單元也力求風格強烈,具實驗精神、政治性的電影。

今次放映中,其中幾部海外作品值得一提,更是香港並不常見。

法國導演馬賽.亞農,被美國實驗電影開拓者Jonas Mekas稱為「羅拔布烈遜以來最重要的法國電影人」,其作品內容晦澀,文學性高。他擅長在對話、旁白、音樂、聲音及影像幾個元素之間用一種難以界定類型的敘述方式「進行」作品。在離世之前,這位從未曾向體制妥協的獨立電影人,不是後來受到歌頌的法國新浪潮一員,不過在新浪潮之中,當年還是影評人的高達和伊力盧馬對他 1958年的首作《一個簡單故事》刮目相看。亞農拍片不輟,直至2012年逝世前都因為資源所限,作品只能以16米厘、超8以至錄像拍攝。《風暴後的四季:夏》講述為了逃避巴黎的政治風暴而住在一所鄉間小屋內的女主角,與衝上街頭的男主角之間留下幻滅的、不屑的感情角力。作為「風暴後的四季」系列的首作《夏》攝於1968年,不可避免地在影片中探討了當年重要的政治事件,平靜克制的畫面瀰漫着遺憾與疏離,導演宣稱本片是最「暴力」的「五月風暴」電影。不論是美學、主題,或是藉由影展曝光,它及時而體面地在因「五月風暴」而生的第一屆導演雙週上放映。

大概沒有多少人知道,美國知名女知識份子蘇珊.桑塔格,除了是電影迷,更拍過劇情片和紀錄片。她1969年在瑞典執導了首部電影《饞人對歌》,作品關於四位主角之間的情慾關係。激進的左翼青年湯瑪斯是流亡德國教授鮑爾的助手,他迷上教授美艷的意大利妻子,更麻煩的是,他女友英格烈也被教授吸引住,揉合被壓抑的反叛、陰謀、情慾的混合喜劇,濃濃的知識份子氣色,《饞人對歌》示範了理論家如何在政治動蕩不安的六十年代,把自己的藝術、電影和政治理念搬上銀幕。對桑塔格而言,「電影既是藝術之書,也是生命之書」,影片似乎正訴說著桑塔格對於哲學、文學之外的另一種追尋與實踐。

日本新浪潮旗手之一大島渚的《絞死刑》拍出了對隱藏在社會內不平等的種族問題和制度暴力,揭露日本社會的陰暗面。韓裔日本人R 因強姦殺人被判死刑,行刑失敗讓他失去了記憶。法律不容許處死不明自己罪責的犯人,於是行刑的官員們只好做起角色扮演,重演R的一生和罪行,好讓他明白自己因何罪要再上絞刑台。大島渚最激烈的政治批判作品之一,《絞死刑》以真實的社會事件,結合布萊希特間離效果和高達的政宣電影手法,對日本社會作出辛辣的大批判。影片的精神依然是日本戰後左翼思潮對於個體身份的苦苦追尋。我們可以把死刑視作一種特殊的儀式,借由儀式這一種由人為建構出來的象徵,與日常行為對照,並藉此向日常生活呈現某種終極實體以及超越性的力量,最終作為一種死與再生的範式價值展現。

除了多部電影放映外,今次節目更請來一眾本地及海外電影人於映後談與觀眾交流,亦設有由海外及本地嘉賓探討影展文化和運作的座談會、電影報導與評論工作坊以及電影調光大師班。透過是次活動,除促進同業之間的交流,亦有助培養並啟發香港電影行業未來進行更多元探索及發展。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香港藝術中心 Hong Kong Arts Centre
香港藝術中心簡介
──彰顯多元藝術 、薈萃創意靈感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