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從海出發 喚醒你我的敏銳本能──油街實現「失去了又回來」

文:梁蔚澄 . | . 圖:油街實現

每天睡醒起床以至出門前,你會打開一扇窗看天氣、感受一下當時的溫度嗎?還是會以手機看天氣報告呢?無論如何,隨着社會發展,地形與城市景觀的逐漸改變,加上科技的日新月異,電子產品所帶來的便利,會否令我們失去對周遭事物的敏感度?油街實現最新展覽「失去了又回來」(Once lost but now found),邀得本地藝術家梁志和、鄭波及藝術團體MAP Office (古儒郎、林海華),以「海」出發,環繞社會環境及油街實現,甚至香港獨特的地理景觀,創作出三組與自然有關的作品,除了譜寫一個獨特的城市故事,亦藉此重新與自然連結。

油街實現見證海岸線的變遷

油街實屬二級歷史建築,現為公共藝術空間,但你可知它的前世今生?油街實現原來是唯一一幢位處1930年代北角填海工程前原有海岸線的建築物,前身為香港皇家遊艇會會所,現時仍保留當年的建築特色。在這新舊交替頻的年代,油街附近已有不少新建築物,更有一幢坐擁海景,亦快將完成的新住宅樓宇於油街實現前立,頓時與油獨特的空間特色形成強烈對比。

油街實現館長連美嬌表示:「現時草地的位置就是當年的海洋,1908年遊艇會落成啟用,這裡的設計及物料是可以抵受到海浪的衝擊,把遊艇拉上來後,現時的展覽廳就是當年的船艙,上面是會所,因此我們與海洋的關係是十分緊密。自從填海後,油街實現不再是臨海建築,與海洋的聯繫好像失去了,但這亦反映了城市的發展,由漁港蛻變為一個輕工業的社會,再發展成一個商業城市。另一方面,我們對自然的敏銳度越來越弱。我們的生活方式及基本信念,受到經濟及社會發展影響及改變。」 她笑言,展覽「失去了又回來」 就是有感而發的,如果油街實現要面對將來的發展計劃,定位應該在哪?「我們希望當面對未來的發展同時,能與海洋重新連結緊密的關係,一些長久的價值及信念都是源自海洋,希望藉此展覽提醒大家。」

如果水有記憶 可將你帶到何處?

梁志和可說是其中一個活躍及持續創作的藝術家,主要以影像及物件來創作,題材不乏探討記憶與歷史。這次的 《在這表面爬行》創作靈感來自一個具爭論性的理論──水是可以有記憶的,這是法國科學家Jacques Benveniste於研究論文中表達的一個觀點,「我並不熟悉科學的理論,但對於我來說這樣的說法或想像,十分有詩意,我嘗試想像也覺有趣。幾年前開始創作的作品,也是和水的記憶有些關係,而今次的主題也很適合這個作品。」作品在光線幽微的展廳中,內有一個淺水池,通過兩個拱門可看見影片,而水面則倒照影像。梁志和在作品加入「人」的元素,來自三個人與水的經驗,及連繫各種自然。他表示水可以連繫不同的東西,流動至不同的空間,如山、溪流、瀑布、海邊,甚至你想到達的地方。

但為何只可在表面爬行?他說:「我們希望能夠深入接觸及了解,體會一些東西。但更多時我們只能停留在表面上,這種理想與現實的差距,這種狀態,雖然令人覺得不足,但既然是生命的一部分,我就會想,這種既遠且近的角力或拉扯,或許也隱藏了很多情緒,意念甚至感悟。所以當我們說記憶或者似是而非的議論時,我們嘗試在表面上挖掘,但又感到無力。」他說這情況就如80年代已經提出「水有記憶能力」的法國科學家一樣,這一說法令他毀掉了自己的成就及學術上的地位,他帶著爭論離開,直至幾年前開始有科學家發表「水記憶」。「我過去的創作,也很喜歡這些似是而非的東西。其實他很像伽利略提出地球是圓的理論,對於一個主流價值觀,是一種挑釁性的講法,但他的前瞻性,就是那個時代的人不能理解及接受。」

我們只是那生物圈中的0.01%

還記得佔領華爾街運動的口號嗎?201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Joseph Stiglitz發表了一篇名為《1%所有、1%所治、1%所享》的文章,1%的美國人獲取了每年大約四分之一的國家收入,其後便有種種口號表示貧富差距,香港的情況更甚。鄭波的作品為 “YOU ARE THE 0.01%”。他以對於植物的觀察,延伸至整個世界,從中探討不平等的議題。他去年閱讀一篇學術研究,當中指出人類只佔地球總生物質的0.01%,植物佔逾80%,但是人類卻在使用30%生態圈的總初級生產量。他表示與1比99的對抗十分相似,「我覺得香港是一個極度不平衡的城市,這些討論一直也有,但似乎不是很強烈、很大聲的討論,想利用這機會說出來,其實除了人的不平等,也有生物圈的不平等。」

這次他種植小麥,除了長得很快,也可以吸引到動物,這裡有鳥,你可看到牠們飛過的道路及留下的羽毛。「香港不應該只是以金融及購物天堂而聞名,香港應該是以自然景觀著稱的一個地方。作為一個做藝術的人,香港的天時地利很好,需要有更多人意識到這個地方擁有非常多的物種。」作品於油街實現的草地上任意生長,他希望透過作品提出另一個重要的信息,就是擴闊大眾對美術館或藝術空間的想像,「講空間就會想起室內,如Galley 1 and 2,其實室外也可以是創作的地方,甚至這裡可以叫Galley zero or Gallery 3,這樣便會對藝術的空間想像更加清楚,這是一個長遠的趨勢,因為我們的生活絕對不應該只是室內, 更多的應該是在戶外。」

 

由人類垃圾製成的島嶼 

最後一組作品由藝術團隊MAP Office創作。他們一直以圖畫、相片、錄像、裝置、理論文本等,嘗試探討地域的劃分及其想像空間。兩年前與漁民、淨灘人士及海上吉普賽人(Sea Gypsies)合作,收集海域裡遺留下來的漁網(Ghost net)。海上吉普賽人以小島為家,在海邊生活,靠海維生,沒有國籍,MAP Office嘗試從中探索何謂經濟,生命的意義,他們的掙扎及在自然中獲得的快樂。

在油街實現內的《鬼島嶼》播放的影片,就是他們邀請了一位海上吉普賽人在內生活的情況。而島上亦排滿了由長洲漁民以漁網製成的吊床。他們在創作的過程中,從漁網中解救被困的動物及被纏著的珊瑚;創作之餘,亦嘗試回收垃圾,潔淨海洋,從而帶出海洋廢物污染的問題,及提醒大眾保護環境的重要性。「我們住在島上,或在島上生活,有一點非常重要的是,我們需要與島嶼共存。」即使表面上我們的生活離大自然很遠,我們與自然的關係始終是互為影響且緊密相連的。


「失去了又回來」

日期:22.3.2019–28.7.2019
時間:上午 10 時至晚上 8 時
逢星期一上午 10 時至下午 2時休館(公眾假期除外)

地點:油街實現(北角油街 12 號)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梁志和 Leung Chi Wo

梁志和於1991年在意大利攝影研究及檔案中心修讀攝影文化課程,並於1997年獲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碩士學位。梁氏的作品曾於多個主要的國際性博物館及機構展出,包括英國倫敦泰特現代美術館(2010)、德國杜塞爾多夫NRW Forum(2015)、巴西聖保羅影像聲音博物館、美國紐約國際工作室及策展計劃(ISCP,2013)及美國皇后區藝術博物館(2000)。

鄭波 ZHENG Bo

鄭波,1974年出生於北京,是一位藝術家、研究者、教師,長期專注於社會性和生態性藝術實踐。他從邊緣人群和邊緣植物的視角探查歷史、想象未來。他曾與亞洲和歐洲多家藝術空間和美術館合作,包括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上海明當代美術館、南京四方當代美術館、廣州時代美術館、香港藝術館、西天中土、臺北立方計劃空間、英國卡斯雕塑基金會、巴黎瓦西列夫別墅等。他在美國羅傑斯特大學獲得視覺文化研究博士學位,現在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任教。

MAP Office is a multidisciplinary platform devised by Laurent Gutierrez (1966, Casablanca, Morocco) and Valérie Portefaix (1969, Saint-Étienne, France).

......

「油街實現」有著推動美好生活的信念。

它是一個藝術空間、一個實驗室、 一個共創社。任何人都可以在這裡自由地交流、盡情地試驗,發揮無限想像。

以油街出發,觸動創意思維,帶動藝術生活。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