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Movi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從粵劇電影尋找傳統的美「銀光承傳——粵劇申遺十周年」

文:Lam Chan . | . 圖:香港電影資料館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11月號(vol 98)《△志》

粵劇電影是香港獨有的電影類型。電影作為媒介,盛載了粵劇這文化瑰寶,亦記錄了粵劇紅伶唱做唸打的藝術,箇中更糅合文學、戲劇、曲藝、舞蹈及武打藝術。適逢今年是粵劇成功申請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十周年,香港電影資料館現正舉行的「銀光承傳——粵劇申遺十周年」展覽,讓我們重新回顧粵劇及其電影一路走來的經歷。

進入展覽場地,空間不大唯佈局井然有序,率先映入眼簾的是重構1959年《紫釵記》中〈燈街拾翠〉賞燈的場景。雖說是重構卻不是真的搭起佈景棚架,而是辟出一個空間,周邊貼滿銀色反光面,正中的是投影幕牆。一級助理館長陳彩玉(Priscilla)笑言:「睇projection mapping (光雕投影) 唔一定要飛日本⋯⋯呢個光雕投影,不用高昂的成本,也能構建出長安街的日與夜。這不正就是香港電影粵劇的精神,以有限的資源拍出只此一家的光與影。」

展覽開展時正值中秋,花燈裝飾為影像提供豐富的色彩,令視覺上更加璀璨。Priscilla續說:「唐滌生的經典名劇《紫釵記》,導演李鐵拍了兩次之多,為使觀眾更加留意音樂及唱詞,我們以光雕投影及動態影像,好讓觀眾能一邊於花燈下漫步,一邊感受當時街上的人聲鼎沸及繁華景致。」粵劇名伶阮兆輝(輝哥)補充說:「《紫釵記》可謂完美地詮釋『粵劇雅化』,推動這個概念的關鍵單位非仙鳳鳴莫屬,但唐滌生的太太鄭孟霞也居功至偉,京、崑、越劇對她來說是無所不曉、無所不能。」電影研究學者何思穎(Sam)認為,提到李鐵導演和「粵劇雅化」,不得不提唐滌生另一瑰寶《蝶影紅梨記》:「這齣粵劇把藝術創作者的情感和鑒賞力完全呈現出來。試想想那時大陸拍的是舞台紀錄片,全廠景,把攝影機當成觀眾來做戲。然而香港卻用上實景,找來真馬匹上陣。想像一下在大戲裏靚次伯策乘的假馬,與之相比,粵劇電影可謂充滿寫實主義。」展場內另外兩個亮點:「功架門」便有賴輝哥提供專業及寶貴的意見,從電影資料館精選12段影片,讓觀眾有機會回顧一眾大老倌的功架風采;至於「導賞門」,觀眾可藉由六位風格不同的導演——李鐵、黃鶴聲(即黃金印)、蔣偉光、龍圖、陳皮及珠璣的拍攝手法,重新解構和認識粵劇電影的特色。

輝哥補充,「那時粵劇電影的放映期,一般只有七日,要是票房沒能大賣,可能縮至兩或三日,若出品人是中聯等較具規模公司,則有十日之多,演員們會圍讀,他們會記熟自己的服裝、走位,不用場記提點,有高度的組織力。只要將片花賣到南洋及美州,此時已夠錢付片酬開工。我常說我們這行的幕後製作人讀得書多,不一定就是好,因為那時無論是化妝、剪接或攝影,皆無專科可唸。」當年一個月有十六部電影上映,輝哥笑言演員可能拍完戲也不知誰是攝影師。「佈景搭起了便趕拍,副導要細心計算千萬不可漏拍,演員大多要超時加班,加上韓戰後菲林很貴,要沖曬出來才知道拍攝效果,因此演員要避免NG。但是蝦碌鏡頭難免會出現,如在畫面上見到收音咪。」輝哥補充說:「不要話收音咪,在古裝場景裡,更試過有電纜及燈柱出現,更加見過行駛中的巴士呢!彼時的藝術生態便是如此有趣,觀眾彷佛自動過濾般,只金睛火眼般定睛注視著演員,對於穿崩位毫不在意。」

輝哥續說,「當年粵劇電影的拍攝節奏明快,飛紙仔的情況時有發生。但電影一點也不粗製濫造,因為電影大綱一早已定,唱詞也預先錄音,其故事結構大多完整。一般情況下是先有粵劇,其後衍生發展成粵劇電影。「不過都有例外,如《西廂記》便是純電影,沒有做過粵劇。而我個人心水非《大紅袍》莫屬,因為這部大製作先為粵劇電影,其後再做大戲,在戰後經濟蕭條的情況下,竟然賣個滿堂紅。實有賴各大老倌眾志成城。」

展覽以多角度解構粵劇電影,更播放粵劇《蝶影紅梨記》的修復故事,Priscilla坦言修復過程是一大挑戰:「整個計劃自前年起把拷貝數碼化後,經修復組整理及拼湊後把最完整的檔案拿去日本作數碼修復。一般認為以底片修復較理想,唯底片已嚴重損耗,部分畫面可能因破損而剪掉,導致動作不暢順。片中歌唱時候是有字幕的,日本的修復單位不明白,還問我們要不要抹走。還有,靚次伯的運氣聲頗顯著,日本也希望我們釐清那些是收音問題、那些是演員的提聲技巧。還有,畫面上原本已存在的瑕疵不會被修正,我們會在修復上保留,如過份修復,會使電影失去原有的味道。在影片的光暗處理方面,日本的收復工作室還稱讚此片媲美黑澤明呢!每次試片我們都在電影院試,因為可以把修復的效果看得更清楚,務求令這經典在大銀幕再次展現較為原有的面貌!」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陳彩玉 Priscilla CHAN Choi Yuk

一級助理館長(電影資料館)節目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李鐵(1913-1996),原名李毓楨,廣東中山人,生於香港,在廣州就讀中學。中學時代經常參加話劇活動,一向對古典文藝有濃厚興趣。十七歲時,不顧家人反對,入讀香港的聯華演員養成所,是該校的第一屆高材生。在學期間,得黎北海賞識,鼓勵他學習編導工作。畢業後,參演了第一部影片《夜半槍聲》(1932)。1933年,轉習編劇、導演、攝影、剪接、音樂及沖印。

阮兆輝 Franco YUEN

本地資深粵劇表演藝術家,七歲起參演電影,後拜名伶麥炳榮為師學戲,從事演藝工作六十年。他擅演文武生及小生,演丑生、鬚生甚至花臉戲亦非常出色,素有「神童」、「萬能泰斗」之美譽。1991年獲「香港藝術家」年獎、2003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藝術成就獎」,演藝造詣高超之餘,他亦一直致力推動粵劇發展,進行大量教育及傳承的工作,2012年更獲香港教育學院頒發榮譽院士。

鄭孟霞(1912年-2000年11月30日),著名粵劇劇作家唐滌生之妻,上海京劇名伶、京劇青衣,擅長舞蹈,年輕時風華卓絕、舞藝超群,是上海名流界中紅人,被譽為「上海四大美人」之一。

何思穎 Sam Ho

往返於香港及德州侯斯頓的作家。曾任多屆香港國際電影節英文編輯、香港電影資料館節目策劃。

黃鶴聲,粵劇文武生、香港電影演員及導演、美國電影演員。黃鶴聲(黃金印)曾與黃岱、莫康時、龍圖、胡鵬、馮志剛、李鐵、吳回、盧雨岐及珠璣義結金蘭兄弟,組成十大導,黃鶴聲(黃金印)為八弟。

龍圖,電影編劇、導演、作曲,指導製作過多部影視作品。參與電影有帝女花、三婿回門等。

陳皮原名陳少林,父親是粵劇界名小武靚全。陳皮參演過話劇、新派劇和粵劇,活躍於粵港兩地籌組和營運歌舞團、劇團和唱片公司,有豐富劇團和唱片公司的組織和運作經驗,對時間編訂、觀眾喜好和藝人的長處有敏銳觸覺,使他在後來的電影事業於選材、與藝人合作等有很大幫助。

十三歲進入電影界,珠璣導演的第一部作品是「出牆紅杏」,由白駒榮主演,那時他只有廿一歲。有一個時期珠璣拍片很多,那是一九四九年,在這一年中,他創造了每年拍二十二部片子的紀錄,成為了影壇的佳話。不過,正因為拍得多,這一時期的珠璣的作品,一般的說都是有欠嚴肅的,起碼缺少了雕琢的工夫。由一九四一至一九六九年拍片達二百七十部的著名導演。特別一提的是珠璣叔是“中聯電影企業有限公司”的二十一個股東之一,也是執導歌唱片最多的導演。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更新日期並以網上形式舉行

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 Jun 18, 2020

香港國際電影節呈獻 費里尼百年紀念全展

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 Jun 18, 2020

陳麗同獲選為下一屆寶馬藝術之旅得獎藝術家

巴塞爾藝術展 Art Basel Jun 18, 2020

蘇富比2020年春季拍賣

香港蘇富比 Jun 17, 2020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