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Danc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從舞台走到治療 – 陳雅珊以藝術助人的心路歷程

【圖:由受訪者提供】

常聽人說藝術能洗滌心靈,舞者運用身體將能量在舞台上發放,對表演者或觀眾來說的確可能對其心靈起到安撫作用。但表演藝術是否就可以跟專業治療 (Therapy) 畫上等號?原為舞者、編舞及舞蹈老師的陳雅珊,數年前毅然放下手頭上的工作,遠赴英國修讀舞蹈及動作心理治療。為甚麼她會有此決定?舞蹈跟治療到底又有甚麼關係?


迅:陳健迅
珊:陳雅珊

迅:怎會萌生進修舞蹈治療的念頭?
珊:從演藝學院畢業後,我有不少機會接觸各階層和背景的舞蹈學生。在課堂時曾遇上一些可能有需要特別關注的小朋友。他們也許表現得比較離群、跟我和同學全無眼神接觸和交談、和不停的重覆又重覆著同一動作。作為舞蹈老師,只能更用心地協助他們融入一個群體活動,讓他們可以一起享受舞蹈的樂趣。但我感覺有點力不重心,發現的是我知識和能力有限,難以進一步開啟和發掘他們,所以就決定去讀書。

迅:經過兩年的訓練,現在回想起來,看法有什麼不同?
珊:不論舞蹈班或舞蹈治療,對各小朋友的身心發展有著同樣的功效和幫助。對有特別需要的小朋友而言,治療師比較能針對和了解他們身體和心理上的需要,而作出適當鼓勵和協助 。回想當日授課情況,現在的我更能設身處地與家長分享及討論我的一些看法,可能會建議小朋友進行有關測試或轉介到相關機構,又或者家長不需要作任何行動,只要多加注意他們就可以。其實在成年人的舞蹈課堂中,自己的觀點也有一點改變。例如以往會希望學生在課堂中能盡情宣洩情感,但現在會多想一步。如果某學生有隱藏的情緒問題,那麼便會有潛在風險了麼?到底怎樣去宣洩才最安全呢?這背後的概念可能是我之前所忽略的。於我而言, 授課或治療,不是教授一門舞蹈風格或以知識助人,而是藉著觀察,相處,分享舞蹈的過程中,令我更了解我自己,我自己的身體、感受、想法。我相信這是我學習經歷中最大的得益,不論作為舞蹈老師或治療師亦然。

迅:兩年的課程遇到甚麼困難?
珊:困難是在這過程中,沒有一個特定的切入點。記得剛開始課程的時候,不停的發問。如面對病人時怎樣做才對? 應從什麼方向著手?身邊同學對我的發問感到莫名其妙,而我亦漸漸明白,問題本身沒有對錯或一個方向,著重的是這個過程。我在香港土生土長,習慣了「目標為本」思維模式,處事感受都在一個思考分析的層面,要我全心的信賴一個可以沒有預設的「過程」,起初自覺困難和迷失。繼而,對 「自己」不斷的發掘探討,接受和擴闊。亦發覺若我要明白治療時 “trust the process” (相信過程本身) 這概念 ,先要相信自己和了解自己的「相信」,附隨知識和理論的支持。所謂的「對錯」或「方向」,畢竟都是外界所賦予的。學習存於當下,坦誠面對自己的感知。

另一點是跟「動作的價值」有關。記得初到愛丁堡時,我的治療師對我說 “If you don’t understand the value of movement, you’d better pack your bag and back to Hong Kong”。困難的原因是我本身是一名舞者,訓練多年的身體有很多記憶和技巧,對動作有一套價值判斷,所以在尋找自己最真實和坦誠的movement (動作) 就特別難。加上沒有人能告訴我甚麼是「動作的價值」,也沒有人會教我如何找到。在這方面我比其他同學花得更多時間。迷惘後重新開始,從細心聆聽自己身體著手,留意自己思維與身體動作的連系,不批判其價值,專注動作本身與自己和外界人事環境的關係。畢竟,有此機會和空間去認識自己是件幸福事,如果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如何去處理別人呢?

迅:有甚麼令你難忘的事?
珊: 完成第一學年之後我到了非洲作義工實習,為愛滋病帶菌者和有創傷後遺症的兒童及青少年提供治療。當中的小朋友根本完全不懂得英語,甚至在他們當中亦是說不 同語言,所以過程中只可以依賴動作。有一天,一位社工同事向我說,有一位參加者表示要多謝我。她說參與治療後,初次感受到甚麼是快樂,所以決定原諒曾經侵 犯過她的男人們。我當下不敢相信她的回應,更不禁的問自己, 我做了些甚麼?其實我只是根據舞蹈治療的理念,跟他們繪畫跳舞「說笑交談」。那是我初次感受到舞蹈治療的威力,亦為我這「過程」中增添了一分信心。

陳雅珊作品:2013愛丁堡藝穗節節目 In Two Minds (宣傳片)

迅:將舞蹈治療跟表演結合可行嗎?
珊:這是我非常感興趣的題目。去年在愛丁堡藝穗節,我便以精神分裂症為題發表了一個舞蹈演出。作品主要探討患者的身體動作,嘗試以動作與他們溝通和理解他們身體動作後的含意和意義。這種創作的難處在於釐清藝術與治療間的一條界線。作為編舞,當然可以天馬行空,但從治療師方面考慮,必需確保內容不會標簽患者特質,但又希望讓更多的觀眾了解和尊重精神分裂症這個課題,同時亦要確保舞者及觀眾的精神健康。對我來說,目前仍然是探索階段,到底兩者價值如何結合才最理想呢?這將會是接下來我需要繼續嘗試的地方。我也很想在香港進行這類演出,因為可以引起更多人注意舞蹈治療以及留意身體動作的重要性。

迅:你會在香港從事舞蹈治療工作嗎?
珊:其實我也未很清楚香港的舞蹈治療狀況,現時我比較專注於一些研究工作。記得剛畢業時的確很想回港學以致用,但回港後卻感到很大壓力,現在仍處於一個調節自己的狀態。如有機會分享自己的一些看法,我會希望身邊朋友在百忙之中多留意自己身體。因我們的身體與思維是連系的,“牽一髮動全身“,兩者間一些輕微的運動,對感知亦有很大的轉變, 若能靜心留意,就如一個呼吸或手腳活動時的狀態,相信會有不同的看法和得著。

 

後記 - 舞蹈及動作心理治療的基礎概念
珊:日常生活中,每個人都需要依賴身體跟其他人和事物、甚至宇宙萬物去接觸,因此所有事都牽涉動作(movement)。而我們的一切認知和關係,都只能藉此身體去經驗,所有記憶和感受都因此存留於身體中。例如我動一根指頭,當中蘊含著感覺 (sensation) 感受 (feeling),以及記憶 (memory)等等。而這些可以不在意識層面,但都包含在這動作之中。舞蹈及動作心理治療是透過一個治療的關係,創意地融合不同元素,與參加者從動作意像產生意義,鼓勵參加者藉此處理自身事情或情感。身心互動, 促進察覺自我認知,了解和整合身體。以動作來釋放情感或幫助調整與外界溝通的方式。一切元素和身體動作,目標為創造治療媒介,讓參與者能自我整合,復原和提昇。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演員, 編舞, 舞者, 舞蹈導師
陳雅珊 (Shan Chan)

陳雅珊為舞者,演員, 編舞,舞蹈教師;治療師及動作分析師。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舞蹈學院 (音樂劇舞),考獲英國皇家舞蹈教師協會踢躂舞高級2證書後,從而開始投身藝術工作,曾參與多個大型商業製作及演唱會之舞蹈演出、舞蹈編排及活動策劃。過往亦曾與不同團體合作——香港話劇團、春天舞台、中英劇團、香港藝術節有限公司、香港音樂劇協會、舞合劇場、焦媛實驗劇團、香港青年藝術協會、城市當代舞蹈團,等等。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Youri Lenquette
Oct 13, 2017

世界文化藝術節2017「躍動非洲」——從閃亮耀眼的藝術,展現非洲的現代多元性

兩年一度的世界文化藝術節(下稱藝術節),不經不覺邁入第七屆,今年的主題為「躍動非洲」,於10月20至11月19日期間,向觀眾呈獻十三個別出心...
Oct 12, 2017

呈獻台灣文化的華麗多元 2017台灣月——艷台灣

由光華新聞文化中心舉辦的「台灣月」今年來到第十二屆,主任胡晴舫女士稱,多年來在港的生活,使自己從香港的角度審視台灣,發現其風俗文化,包括廟會...
Sep 07, 2017

韓國十月文化節2017——韓國藝術超乎想像

大韓民國駐香港總領事館公佈韓國十月文化節節目,本年的主題為「韓國藝術超乎想像」,為期共兩個月文化活動。今年已是第七屆韓國十月文化節,將舉行逾...
Aug 28, 2017

用舞作編寫當下生存狀態——「舞蹈新鮮人」系列

人生雖自由但存在著各種限制。自身的思想或軀殼限制了行徑,外在的社會禮儀和法律規範了行為。由出世開始被灌輸了許多規則,隨著成長經歷過多種創傷,...
Aug 25, 2017

香港踢躂節2017《拍 · 我 · 踢躂》訪問──郭偉傑

在不少歌舞劇及電影中,踢躂舞總是經常亮相。強烈的節奏與精彩俐落的舞姿,很容易便能給引所有人的目光與注意力,既富音樂感同時結合舞蹈的擺動。香港...
Jul 12, 2017

漫遊純真的世界 探索愛與責任——城市當代舞蹈團合家歡舞劇《小王子》

「我就在其中的一顆星星上生活。我會站在其中的一顆星星上微笑。當你在夜晚仰望天空,就彷彿看到每一顆星星都在笑,而你,唯獨是你,才能擁有會笑的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