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Music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從荒涼島嶼到沉鬱空靈的冰島──專訪Sigtryggur Baldursson

文:文化九公 . | . 圖:Sigtryggur Baldursson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7月號(vol 94)《△志》

冰島是一個神怪的小國。本來只是丹麥王國的附屬國,一個給予野蠻人與海盜聚居之地,有名譽、身分及地位的地主與貴族,甚或一個正常人都不會選擇定居的荒涼島嶼。在20世紀初,浪漫主義與國家概念的思潮興起,冰島上下一心追求獨立成國。或許冰島生於一個島嶼,完全隔離於歐洲大陸,沒有受到歐洲工業革命與大城市財大氣粗的薰陶,自然環境亦沒有受到大規模發展及破壞,於是唯有自食其力,自成一國。冰島甚少與鄰國建立深厚邦交,就在歐洲大國的縫隙下勇敢生存,面對惡劣無情的嚴寒天氣,一直默默耕耘,自尋出路,結果這一班在歷史上「不文明」的野蠻人慢慢注入了克服逆境的民族基因,成就了今天別樹一格、別具空靈氣魄的國家。

冰島音樂本身就是一個品牌,是質素的保證。
— Sigtryggur Baldursson

面對全球金融海嘯,冰島國迅速回復元氣,甚至再次小國崛起,令不少泱泱大國也嘖嘖稱奇。冰島的空靈音樂氣氛,亦成了自家製音樂品牌。除了傳統的捕魚業,旅遊業便是冰島經濟其中主要收入來源。每每我與他人酒過三巡後,一談起冰島音樂的靈性韻味,就旋即進入深交狀態,彼此也羨慕冰島倔強的民族靈魂。雖也有幸踏足過冰島音樂節,但始終是遠距離研究冰島音樂的成功之道。我一直渴望有機會與冰島音樂搞手暢談,看看自己有沒有過份神化冰島的音樂傳奇。機緣巧合下,冰島傳奇樂團The Sugarcubes 鼓手Sigtryggur Baldursson訪港分享有關推廣冰島音樂的宣傳策略,使我有機會與他面談及聽他分享一些看法,亦打破了昔日對冰島音樂的迷思。現職Iceland Music Export 總經理的Sigtryggur,致力將有潛質的冰島音樂推廣到全世界,而他本身也是一位當地知名的爵士鼓手;更重要的是,他曾經與冰島天后Björk一起組織樂團The Sugarcubes,差不多是冰島第一隊成功輸出的傳奇樂團。有幸與Sigtryggur親身訪談,我相信當中絕對有可以偷師學習的地方,甚至香港音樂也可從中學習如何更上一層樓。

Sigtryggur Baldursson(下稱Sigt)
文化九公(下稱:九公)
 
九公:Iceland Airwaves 被視為全世界最具標誌性的音樂節,你認為當中有甚麼成功元素?
Sigt:Iceland Airwaves的成功之道,在於它不只是一個音樂節咁簡單,而是著重音樂人與世界各地不同音樂持份者的交流,如其他音樂節負責人、唱片公司的星探及樂評人等。彼此建立關係及人際網絡,讓冰島音樂人有機會衝出冰島,增加海外演出的經驗。Iceland Airwaves更設有不同音樂主題的討論會,讓來自世界各地不同音樂持份者作經驗分享,互相腦震盪一番,甚或探討大型音樂節如何再進步,及如何作市場推廣,希望讓音樂走得更遠。 
 
九公:當我在冰島參加Iceland Airwaves 的音樂節,有機會與不同冰島獨立樂團交流時,我毫不避諱問他們演出的費用,發現大部分都是自願免費演出,甚至幫手搬運音響器材到演出場地。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Sigt:其實從2011年開始,Iceland Airwaves已經盡一切方法給予樂團演出費。只不過不少樂團想在主舞台以外的免費場外舞台(Off Venues)演出,所以情願不收取任何演出費,也希望增加自己曝光的機會。以上一切都是有賴一眾冰島音樂人不求付出,全情投入,Iceland Airwaves先會有今天的成功。今日Iceland Airwaves的成功,反映它不只是一個普通的音樂節,而是邁向更多元化的發展,造就與發掘更多本地的明日之星。冰島是一個好小眾的族群,任你冰島全國走訪一次演出,也未必有更多發展空間,所以音樂節的作用,本身就是為了增加他們被發掘的機會,令有質素的冰島音樂有機會輸出海外,更成為冰島音樂品牌的代言人。
 
九公:我經常覺得Iceland Airwaves沒有戶外大音樂舞台,乃是因為冰島天氣太寒冷,所以先令冰島首都雷克雅維克(Reykjavik)成為一個城市音樂節呢?
Sigt:這個假設性的說法值得商榷。Iceland Airwaves成為一個城市音樂節,本身是自然而然的事。由於整個城市上下一心都十分支持音樂,於是Iceland Airwaves變相促進了冰島經濟及創造了不少商機,各行各業如酒店、航空業、畫廊、唱片店、餐廳、酒吧、旅遊業及更多商營機構都參與其中。因為除了Harpa (冰島音樂節室內主舞台)以外,不少主舞台以外的場地都成為了免費舞台,就連當地銀行也可以隨身一變成為表演場地,令旅客也感受到整個城市音樂節的氣氛。
 
九公:你認為冰島音樂有甚麼成功之道?
Sigt:要概括冰島音樂的成功,我相信是源於冰島是一個重視文學、藝術與創意的國度,尤其是冰島古代文學《Sages》,到了如今我們仍然誦讀。在承傳古代文學的傳統下,年輕人自小已經好重視藝術,以藝術陶冶性情。再者,冰島音樂圈子好小,出出入入都是熟悉的面孔,加上大家都不分你我,喜歡互相交流及分享經驗。在彼此鼓勵大家去原創的氛圍,一眾年輕的冰島音樂人致力擺脫自己受其他音樂的影響,希望創造出屬於自己的聲音。

後記:關於創造出只有你做到的聲音

相比起只得三十三萬人的冰島,香港有七百萬人口,應該音樂人才輩出才是。但近年香港音樂大不如前,相信大家也有目共睹。訪港數天,Sigtryggur也觀摩了不少本地獨立樂團的演出,都已經稍稍談到香港獨立音樂的端倪,「這幾天聽到不少香港本地獨立樂團的演出,音樂造詣不錯,質素也好高。不過我不太聽得出有甚麼特別之處,再深入聽下去,好像每一隊都只是複製他們的音樂英雄,並沒有甚麼自己獨特的聲音。」

作為局內人的我而言,要簡單說出香港音樂特色,廣東話入詞已經是最特別了。作為局外人的Sigtryggur,只是聽下現場就已能指出香港音樂的問題所在,難怪冰島音樂每每都有驚喜,在冰島音樂人的良性競爭下,經常誕生出音樂界新星。究竟香港音樂何時擺脫複製音樂英雄,創造出屬於時代及香港的獨有之聲?我想不止是簡單寫一句拭目以待就可草草了事,或者是時候問問甚麼是香港音樂,一切就可能顯得更實在吧?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文化北歐:運動與時尚篇

鄧智文(文化九公) Nov 03, 2019

【創作雜記】音樂與暴政

伍卓賢 Oct 13, 2019

文化北歐:生活哲學篇

鄧智文(文化九公) Sep 15, 2019

文化北歐:音樂篇

鄧智文(文化九公) Sep 02,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