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愉快與驚駭、高尚與低俗間的擺盪——村上隆「改變規則!」

文:林琬娸 | 圖:高古軒畫廊 | 本文轉載自2018年11月號(vol 87)《△志》

對上一次日本藝術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在香港舉行個展已是六年前,這幾年間其創作持續演化,並從不同範疇中汲取了豐富的靈感,包括日本傳統繪畫、御宅亞文化、西方藝術理論、荷李活電影及嘻哈文化。他廣泛的創作不僅僅局限於藝術世界,更涉獵至時裝、電影、高端和日常的商業領域。去年,他為「The Doraemon 展」創作了一系列畫作,之後更延伸成不同類型的產品,成功令更多人關注當代藝術。他以動漫和「超級扁平」(Superflat)的創作風格知名,將通俗文化帶進高端時尚品牌與各大美術館,打破了高雅藝術與流行文化之間的界線,對當代藝術影響極大。在過去的年半內,他在全球各地藝術機構更創紀錄地舉行一系列至少七個展覽,當中包括東京森美術館(Mori Art Museum)、奧斯陸阿斯特魯普費恩利美術館(Astrup Fearnley)、波士頓美術博物館(MFA Boston)、芝加哥當代藝術博物館(MCA Chicago)、莫斯科車庫當代藝術中心(Garag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紐約水牛城艾普萊特諾克思美術館(Albright-Knox)、溫哥華藝術博物館(Vancouver Art Museum)及達拉斯藝術博物館(Dallas Museum of Art)等。

是次在中環高古軒畫廊(Gagosian Gallery)的展覽「改變規則!」,村上隆帶來多幅全新創作的油畫及雕塑,首個自創角色Mr. DOB更會以粉紅色及藍色登場。當中更有首次公開亮相的新作,包括他第一件描繪如何應對人生恐懼的作品《嘔吐的Tan Tan Bo—又名Gerotan》,及一幅來自「羅漢」(Arhats)系列的大型油畫《人們在前往陰界的路途中會遇到許多艱辛和災難,但這個過程迫使人們去感受生之為人的困苦,從而超渡成佛》,透過結合反烏托邦主題和現代元素,探討一群在十八世紀被稱為「江戶怪傑」的日本藝術家,延續他們打破規條的精神,重溫超然脫俗的主題。憑著其招牌風格和精神,他以精煉的古典日本畫技巧,在扁平化的圖像空間裡,將流行動漫與御宅族內容混合成一種感覺超豐富的意象,所涉獵的美學領域和文化靈感不斷延伸,而他在當中游走自如。一如常見的烏托邦與敵托邦主題,他喚醒並活化了有關超越與啟蒙的敘述。他所開發的宗教與世俗主題,向來就深受現代或反傳統藝術家的喜愛,這常被視為跟西方浪漫派傳統相呼應。然而其創作脈絡較諸西方有著極大的差別,村上隆把自己置身於他們大膽熱烈的個人主義遺蔭裡,展現出來的姿態卻是完全屬於他本人和其時代。就藝術圈對他正反兩極的評價,他回應說「我個人的立場,是要把亞洲獨特的繁花,以致在戰後日本文化崩潰的瘋狂中冒起的奇葩們好好編排起來,使之成為能夠在西方美術史的規限中存活的作品。藝術家就是要去了解不同世界之間的界線,並努力去搞懂它的人。」他好比不同文化價值之間的「避雷針」,兩極間橫跨高尚低俗、東西兩方或古代與現代。這位上世紀六十年代出生的藝術家的「幼稚力宣言」深受年輕一代的歡迎,並善長將商業圖像、傳統浮世繪和日本動漫等風格及題材結合,其作品既豪放又色彩繽紛,當中甚至有將性徵極大化的露骨情色雕塑。

 

今次也有展出村上隆最為人熟悉的花朵和骷髏圖案,並由動漫概念引發的想法而創作出不同於以往的骷髏及花朵。在這全新的創作中可以說是嘗試了多種不一樣的繪畫技巧,並加入許多不同的色彩,還帶有獨特耀眼風格設計的細節。不僅費時耗工更要多次嘗試以達到最完美的呈現,許多畫作都是耗時多年才正式完成。他曾自白說「這是一次嶄新的創作,當中所需要的技巧甚具挑戰性。我希望以這系列來看看自己在畫作的結構上,可做到怎樣的境界!」可見在新系列中刻意挑戰繪畫技巧,藉此希望觀眾能把眼光從作品的論述,轉移到繪畫的構造和技巧等形式之中。說來也湊巧,他在2012年於香港舉行的首個展覽,便是以「花和骷髏」為題,主要探索其藝術歷程裡其中一項最重要的二分法,那就是愉快與驚駭,以及作為藝術家的樂觀寬容與對戰後日本的悲觀看法,由笑容燦爛的花朵與邪惡可怕的骷髗頭像之間的強烈對比作象徵。無論是標誌性的單一肖像,抑或以群集形式出現,皆運用到大師級的繪畫與構圖技巧,糅合了精細傳統工藝與通俗肥皂泡漫畫的複雜建構。花與骷髏頭在美術史和流行文化裡都是永恆的主題,其脆弱的性質更令人無限唏噓地聯想到生命不堪的一擊,以及時光飛逝之無情。其實早於2009年開始他便用骷髏圖案創作,靈感來自1970年代日本同名動畫中的骷髏型蘑菇雲。骷髏頭曾在作品《TIME》中出現過,層次豐富絢爛,構圖精細複雜。而二十多年來,他更一直使用幾乎相同的花朵圖案,成為了他獨有的藝術語言。他曾認真地談到畫的內容與結構的關係「我看似正在採用相同的圖案,但從畫的組織來看,這是完全不一樣的創作。骷髏頭本是代表死亡,但彩色的骷髏卻又不盡是完全絕望,就好像說雖然我們會死,但現在卻又好好地活著。花朵與骷髏,看似是相反,又似是相同。對於這種既相配又矛盾的概念,需要獨特的繪畫技巧配合。花朵笑意盈盈,有突顯的感覺,我必須畫到那種突出的效果。而陰沉的骷髏頭造型只有眼窩和鼻孔,它們感覺深沉,那就必須呈現一種陷入去的效果。兩者一凹一凸,一高一低,在結構方面產生激烈的對照效果,這也是最具挑戰性的地方。曾有小孩子看過花朵圖畫後跟我說「那並不是真正快樂的笑容,笑面背後看似隱藏著甚麼似的啊!」小孩沒有看錯,說得真好。」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
村上隆 (Murakami Takashi)

村上隆(1962年2月1日-)是一位日本藝術家。他曾就學於東京藝術大學。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7, 2018

從正面直視潘玉良的世界

旅法中國畫家潘玉良的傳奇身世,總能引起觀眾種種遐想:自小父母雙亡、十歲被舅父賣落妓院、十八歲時得蕪湖海關關道潘贊化贖身娶為小妾、婚後開始學習...
Dec 14, 2018

香港藝術館第六次獲贈吳冠中無價作品

香港藝術館 於8月22日在禮賓府舉行了一場接收吳冠中家屬捐贈藝術品的儀式。這已是第六次,至今藝術館累計藏有其作品及個人文獻超過四百五十項。今...
Dec 13, 2018

歷史之重攝——李泳麒《褪攝影》

當相片流傳下來,總是會被視為客觀的歷史紀錄。但影像,通過色彩、物象、構圖的組合,能夠創造某種氛圍、某種感覺——那可能是攝影師或設計師,刻意想...
Dec 07, 2018

極簡主義的政治抵抗及美學表現

最近香港卓納畫廊帶來了四位代理已久的「極簡主義」(Minimalism)美國藝術家,分別是唐納德.賈德(Donald Judd)、弗瑞德.桑...
Nov 29, 2018

香港居住空間的無限聯想——《可以居——想像寮屋》

由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啟德」研究與發展中心推出,「可以居」計劃的第一部《可以居——白沙澳鄉》集中在說一條村裏人際關係的不同故事,今年推出...
Nov 26, 2018

【雕文嵐女】舊物與創作

最近有一個我喜歡的展覽,叫「張三李四收藏展」,以收藏舊物為基調,再將收藏物/收藏精神的意義延伸。舊物舊景,本身就是城市記憶的一部份。攝影師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