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懷念及延展「丁公」 慷慨精神 「筆墨留情——丁衍庸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門生友好的藝緣」

文:天悅 | 圖: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 | 本文轉載自2018年7月號(vol 83)《△志》

被譽為「東方馬蒂斯」及「現代八大山人」的丁衍庸,既是西方現代藝術傳入中國的先驅,亦為中國水墨開拓新風的功臣。適逢丁公辭世四十周年,他的學生兼前助教徐志宇發起為他舉辦展覽「筆墨留情——丁衍庸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門生友好的藝緣」,以表思念和感恩之情。展覽由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主辦,作品都由丁公門生好友捐贈為主,捐贈作品共103件,另借出有11件,皆為非常珍貴的作品。

幽默的老師 生動的課堂

據主辦單位所言,是次展覽由構思籌備到落實過程快速,皆因藝術系系友們一呼百應,踴躍捐贈畫作。緣何大家會捨得割愛,將收藏多年的珍品捐贈?那絕對和丁公生平為人有關。

丁氏於1920至25年曾赴日本東京美術學院留學,修讀西洋畫科,歸國後輾轉於上海、廣州、重慶等地從事藝術工作,至1949年移居香港。他早年積極投身油畫創作,及後回歸中國傳統水墨、兼涉書法、篆刻,以寫意水墨著稱,為二十世紀中國繪畫帶來新突破。1957至78年,他在中文大學藝術系執教達二十一年之久,備受學生愛戴及敬重,皆以「丁公」尊稱。他上課時總是很熱鬧,同學們都會輪流預備畫紙給丁公示範作畫,下課後就將「戰利品」帶回家,師生一如朋友般相處:「他不是一位嚴師,也不是一個按部就班、規規距距循循善誘的老師,他以身教、創作和示範,並且他的人生來影響我們,帶我們去領略藝術創作所超越的境界。他上課時會有一班學生圍住他,全神貫注地欣賞他舞動的每一筆,大家很喜歡他的幽默感,上丁公的課堂總是很熱鬧和生動,下課後甚至還有『獎品』,所以在喜愛丁公作品的同學當中,有些藏有丁公一百張甚至更多的作品,珍藏至今才拿出來。」前藝術系講座教授、前文物館館長高美慶教授說。

身世悲涼 堅持創作 

為何丁公如此慷慨送出畫作? 有些人更懷疑他輕視自己的創作。「作此質疑的人未必領略到丁公心中的悲痛。」高教授徐徐道來。丁公在1949年來到香港,人在離開廣州之前,已將自己的舊作和珍藏連同家人送回鄉下,作品大概有數十箱。但數年後,面對土地改革運動,他所有的收藏和真跡全被破壞或搶奪,而他的家人更被趕走,這對丁公來說是極大的打擊。所以他的行李幾乎只剩下少量最喜愛的八大山人和石濤的畫作,但他在艱難時刻並沒有放棄藝術,決意在香港重新出發,而學生對他不屈不撓的精神尤其敬重。丁公將他的情感都寄託在畫中,1963年創作的《鸜鵒冊》,每隻鳥神態各異,非常生動,似是疑慮、悲慽、哀傷、歡喜、欣幸、羞媚、愛戀,簡單幾筆就能表達內心情緒變化,充滿感染力。前藝術系系主任李潤桓教授,亦是他當時的學生,更為幾幅畫提字,令作品更顯完整。

或是他的經歷,促成他豁達的人生觀,畫作與其落到不知名人士的手上,倒不如將它們留給自己的學生和一些喜愛他作品的人。而今次展覽海報上的作品《荷花鴛鴦》,便是丁公於1978年,辭世前送給學生作為結婚賀禮。「鳥裡面的表情呼應了今次的主題:筆墨留情,最重要的不單是從藝術品看到他的造詣和理想,亦看到他的筆墨底下,怎樣對學生、對藝術各種的情感留在筆端傳給學生。」中大文物館助理研究主任 (書畫) 陳冠男博士道。

自創遊戲「一筆畫」

是次展覽分兩期展出,因為作品數量實在太多,無法一次過展示,所以第二期展覽會更換部分作品。而場館亦劃分了七個區域,將作品分成七大類,分別是:「水族清趣」、「花果草蟲」、「禽鳥走獸」、「淡雅君子」、「人物山水」、「一筆之畫」和「腕底龍蛇」。丁公對明末清初八大山人情有獨鍾,不少作品都受其影響,卻又別開生面。

筆者最喜愛丁公的「一筆畫」, 那是他晚年時自創的,古人在畫上,很少用一筆寫,但書法卻不少。丁公的「一筆畫」,將他的藝術思想與簡練追求推向極致。他以此當作遊戲,一般都是他寫了多幅畫之後, 隨手而作。 他本來就是把這種畫看成一種遊戲畫,筆尖的墨好像寫不完,能夠拉出很長很長的線。亦因為他功力深厚,以筆墨表現出他內在的「氣功」,發展成他簡筆畫中很獨特的一體。丁公的一筆畫,最先是寫一筆貓,後來發展到寫一筆鶴,一筆石、一筆兔、一筆人等等。他畫的《一筆貓》,神情逗趣,彎曲的身體與尾巴,只用一條曲線就能表達。而《一筆兔》更簡練,線條有力之餘,兔子看上去還像是會躍動的。

展覽尤其難得,在於能讓觀者一次過看到大師不同時期的作品,而文物館以後將成為研究丁衍庸先生的重鎮。策展人之一陳冠男表示:「這批作品發源於中文大學、發源於藝術系,經過幾十年伴隨系友經歷人生之後,在這個契機之下再回歸中文大學永久收藏,意義非常重大,不單看得出丁公對各位的情意,同時間亦表達到各位對丁公的情意,是一個互動,所以希望藉今次展覽呈現出這位一代宗師感性對藝術堅持的一面,亦盼望新一代能將這份精神繼續傳承下去。」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丁衍庸(1902-1978) Ting Yin-yung

原名衍鏞,字叔旦、紀伯,後以"衍庸"行,廣東茂名縣謝雞鎮茂坡村(今隸高州市)人。1920-25年留學日本東京美術學校西洋畫科,歸國後輾轉於上海、廣州、重慶等地從事藝術工作,至1949年隻身移居香港,終老於斯。丁氏早年積極投身油畫創作,及後回歸中國傳統水墨,兼涉書法、篆刻,在艱苦歲月中開展融合中西藝術的漫長路途。

是一位法國畫家,野獸派的創始人及主要代表人物,也是一位雕塑家及版畫家。馬諦斯與畢卡索、馬歇爾·杜尚一起為20世紀初的造型藝術帶來巨大變革。他也是野獸派的領袖。野獸派主張印象主義的理論,促成了20世紀第一次的藝術運動。使用大膽及平面的色彩、不拘的線條就是馬諦斯的風格。風趣的結構、鮮明的色彩及輕鬆的主題就是令他成名的特點,也使得其成為現代藝術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李潤桓 Lee Yun-Woon

李潤桓教授畢業於新亞書院藝術系,獲香港中文大學學士及香港大學哲學碩士(中國美術)。李氏為前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系主任、教授,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名譽研究員,現任香港特別行政區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博物館專家顧問(中國書畫)、中國書協香港分會特邀顧問、香港蘭亭學會藝術顧問、香港書法家協會藝術顧問。

陳冠男 Chan Kwun Nam

陳冠男博士,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現為中大文物館助理研究主任(書畫)。研究興趣集中於明清以來之書畫。曾參與撰寫《蓋蒂基金會贊助中國書畫在線圖錄》、《北山汲古:中國書法》、《北山汲古:碑帖銘刻拓本》、《合璧聯珠三:樂常在軒藏清代楹聯》、《明畫全集》等。同時積極參與各種書畫展覽、比賽,並獲殊榮,作品為香港及海外公私收藏。

徐志宇 Tsui Chi Yu

徐志宇1946年生於香港,1966年起入讀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藝術系,受業於陳士文、丁衍庸、李克曼、李東強諸老師,二年級時開始學習雕塑,啟蒙老師為包彼得(Peter Barton) 老師,以泥、石膏及木料進行學習;三年級,由費名杰老師繼續指導,主要學習鐵料的焊接。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