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掬一把陶泥玩哲學遊戲——張煒詩專訪

圖:Metta

今年的Affordable Art Fair另一位參展藝術家張煒詩,專研陶藝和玻璃藝術,曾獲《香港藝術雙年展2001》優秀獎,作品廣被不同人士、機構收藏,亦於香港藝術學院作學院藝廊統籌,如此一位藝術家,到底是怎樣煉成的呢?

與陶結緣

談到最初是怎樣接觸到陶藝的,張煒詩的答案出乎人意料之外:「有一個朋友找我一起玩,那時我完全不知道陶瓷是怎樣一回事,他說預約了場地,邀請了一個很好的導師,尚有名額,問我來不來玩,就在這種情況之下我答應去玩的,那時是個工餘活動來的。」就是如此普通的興趣班,短短幾堂課,便叫張煒詩繼續和朋友自己租場地練習陶藝,甚至日後讀陶藝碩士課程,一直創作,只因一個決心,不放棄陶瓷。

為何偏偏是陶瓷?

「我最初只用純陶瓷,那時讀書(專攻陶瓷藝術)當然不會考慮其他物料,但讀書的過程中我發現到其他物料可以輔助我的想法。」「讀完書,沒有人限制要用甚麼材料,所以腦中比較開放去思考,我有這個想法,該怎樣表達呢?而我又決定了不會放棄陶瓷,那我就再思考該純用陶瓷表達還是陶瓷加點別的甚麼。」如此看來,張煒詩始終專一所愛的都是陶瓷,其他的全都不過是一種輔助,那到底她最鍾愛的陶瓷給她怎樣的感覺?「陶瓷於我而言是柔軟的,而玻璃是硬的,我談的是感覺,因為其實它們都是有軟和硬的時候,兩者都是易碎的。」可能張煒詩看陶瓷是更為溫暖和人性化的,她又一再強調陶瓷是很直接的,「陶泥直接得多了,例如我用手指一戳,它會即時回應我。」我想,把陶泥捧在手心裡,每一個手勢都在直接和陶泥溝通。

平衡關係

陶泥,是直接的,而張煒詩也是一個直接的人,無論我問她為甚麼作品的顏色都偏向素淨,或是問為甚麼用這些物料做作品,她都只說是配合自己的想法,她有強烈表達的欲望,作品都是為了和觀眾溝通,「我時不時都會有一兩組和觀眾比較容易溝通的,我覺得其實抽象的那些也是容易溝通的,起碼你覺得有趣會多逗留一會去看,我覺得已經溝通了。」

張煒詩的作品主題主要圍繞「平衡」的概念,原來是受陶瓷的特性引發,於是張煒詩從物理上的平衡逐漸探索,利用陶瓷易碎的特質展示介乎危險和平衡的形態吸引人思考,後來又以不同的物料如海綿、紙、橡皮圈等等作大小、形狀、時限等對比,探討物料之間的關係平衡,例如這次Affordable Art Fair中展示的《內容III》系列,卻反而以玻璃為主。「這次的作品中,重點反而放在玻璃上,而陶瓷,我用了它另一個特性,是用它長久以來盛載的特性,放在這作品中,輔助玻璃的展示。」她又談到陶瓷的歷史:「陶瓷最基本,你想想幾年前陶瓷的用途,為甚麼會發明陶瓷呢?方便人類的生活,要盛載東西嘛,所以這兩個作品中我都是從它盛載重要東西出發。」這跟她探索書的功能一脈相承,書是載體,重要的是書的內容,這概念換了個樣子,竟成了一隻陶碟盛載著一塊晶瑩剔透的玻璃也是對書在她生命中的貢獻致敬。

大自然的平衡

另外,張煒詩也受奧地利的藝術家Hundertwasser一句說話所啟發:「我們不應被社會上一些死板的系統與框架破壞人的天賦本能,若能踏腳在一塊不平的地面上,能讓我們重拾所需的人性平衡感覺與狀態。」結果她用海綿和紙皮石做了一條石卵路,邀請人踏上去,讓人在始料不及的失重中體會平衡。此外,她探討平衡的概念,已漸漸擴展到世界生態平衡的層面上,例如她也曾以透明玻璃製的花、草、樹木等配件,配合陶磚作地,以玻璃若隱若現的特質無聲詢問觀眾現時的生態是否正在消失中,喚醒大眾珍惜大自然。「有時去一些平日比較少去的地方,看到那些地方,美到如此地步,你會感覺到人真的很渺小而大自然卻很偉大。」張煒詩的言語之間滿滿透著對大自然的敬意。

張煒詩的作品貼近自然的簡樸美,卻又如她好奇的思考一樣富有探索精神,如此種種就如跟觀眾玩一個一個哲學遊戲,玩味十足。「其實現在我放開了手就收不回來了,我已經估計不了下一步我會做甚麼。」她笑說:「我的平衡已經發展到宇宙層面了!」她眼裡閃著好奇的星火,明亮得叫人不由自主要參與她的哲學遊戲。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張煒詩 Rachel Cheung

在2001年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學士學位,主修陶藝,同年獲「香港藝術雙年展」獎,並在2002年獲選「藝游鄰里計畫II」演出者之一。隨後,她獲英國新特蘭大學頒發獎學金,2004年在該大學修畢藝術(玻璃)碩士課程。同年,她獲Gulbenkian基金贊助參加蘇格蘭North Lands Creative Glass的演出者注留計畫。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