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方力鈞眼中的人間世

文、攝:林琬娸 | 圖:漢雅軒/方力鈞 | 本文轉載自2017年12月號(vol 77)《△志》

漢雅軒現正舉辦的展覽「人間世」(展期至12月2日),展出當代中國藝術大師方力鈞新近完成的油畫及木刻版畫創作。從中可以看到畫家的創作脈絡,兩種媒介縱然不同,但顯示的風格與感情的投入卻是一脈相承。他對於造形的運動,色彩的情感,虛實與層次的淺深等考慮,都因為其豐富的情感和人生的意趣找到藝術的邏輯。在他的畫中,每一種顏色都把握了一定的彩度和明度,以表現色彩本身的振動感、張力、光彩、空間和活力。此外,他更創造了一種不尋常的色彩和諧的組合,這並不是一般傳統色彩的協調,而是經過創作的手法,有意地造成色彩間的衝突與不調和,而最後卻使畫面產生一種視覺上的整體感。那就是說每種顏色之間像是劃分出明確的邊界一樣,觀者可看到圖中每一個細節,可是整體合併起來,卻又毫不突兀。細觀其作品不難發現他偏好用強烈的對比色調,這令畫面顏色豐富,卻不複雜。

有些藝術家刻意疏離世事的紛爭困擾,藉由畫布與畫筆建構烏托邦,但方力鈞顯然不同,他更關心當下身處的時代。他的作品保持了一脈不斷的藝術線索,以幽默的機智和俗世的喜悅,對世事和人情作反思。他再一次質疑所謂「統一整齊的社會設計」,關心社會的錯落與矛盾,人性的複雜與糾葛。在他的作品中經常出現的光頭男子以及幻覺似的景觀依然存在,但是這新一批作品就如策展人張頌仁先生所述,給人的感覺比以前更為震撼,出現人食人、弱肉強食的場面,特別是畫中的嬰兒,好像被周圍的人與野獸虎視眈眈,令人觸目驚心。不禁令人猜想藝術家是否覺得在如此劇變的時代,人心和社會已經變得如此恐怖?「我沒有意識去營造一種恐怖的氣氛。藝術家的工作是甚麼呢?就是將自己對生命的敏感性,通過物化的形式表達出來,而我對生命的感悟是很強烈的。我們生存的世界是多變的,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在歐美,近年的改變都非常巨大,我嘗試通過藝術去討論而非刻意去批判。」方力鈞講話異常輕聲溫柔,與他有點粗獷的外表不十分吻合。他強調其作品主題是從日常生活取得靈感「生活也是動態的,我們能知道事情很少,而且是偶然的,不知道的事情更多,才是必然的。一幅畫是平面而固定的,內藏很多細節,我們卻視而不見。其實我覺得我們都像是畫中的嬰兒,對於這個世界我們的理解太少了,無論我們在社會多成功,我們知道的東西其實都只不過是一個嬰兒的程度。」是次展品中,特別是小幅作品有藝術家從2013年到2014年間起的草稿,為了展覽特意全拿到來香港,在談到對這批新作品的感覺時,他竟笑說捨不得「藝術創作是憑直覺和感受去尋找最合適的物化方式表達。像我會先起草稿,有甚麼想法就加進去,再有新想法再推進一些,起了個頭該如何進展自己也不知道,因為調整的樂趣是最完美的階段。」

回想起當年創作「光頭」系列畫作時,方力鈞說「1989年美院畢業,我的狀態相當於一個人喝醉了,一頭撞在牆上面,唯一的想法,就是翻越這面牆,可是一旦翻過去之後,又面臨去哪的問題。世界遼闊,而當時的藝術只有一種聲音。」這樣玩世不恭、嬉笑怒罵的形象,帶些卡夫卡式的怪誕與荒謬意味,用色艷俗,有點自嘲,也有點失落茫然,放在當時的藝術語境中看,無疑是另類新鮮的。對於藝術家來說,畫畫的目的不為甚麼,而是為了感覺幸福。當被問及光頭形象已成為他的標誌,會否創作新題材?他強調說,如今也有不少畫作已經沒有光頭,可是仍不會放棄相關的創作「一個畫家創作出非常強烈的個人符號,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既然大家都認為光頭是我的形象,我需要的時候便可隨時用它,我不需要的時候,則可把它放在抽屜裡面。我特別反對別人把我界定為某類型的畫家,一定要畫某些畫,我只想喜歡畫甚麼就畫甚麼。要不然就太不幸福了,如果不幸福,賣錢再多名氣再大,也沒甚麼意義。有了這個前提,我便能自由。」

 

在油畫以外,方力鈞一向都有水墨和陶瓷的創作,不過公眾收藏的並不多,所以較不為人熟悉。然而陶瓷與他的淵源更為深厚,早於十五歲入讀河北輕工業學校時,他主修的就是陶瓷美術。就算畢業後,也會偶爾跑到陶瓷廠去創作,作為閒暇的興趣。比起他的畫,其陶瓷作品表現方式更為抽象,都是與表現其日常的狀況有關,並沒有特別大件的成品,他笑著解釋到「平面的作品我做得比較多,所以控制力和判斷都能夠更全面。而換一種形式創作,碰到的全是新問題,就很有意思了,用腦的程度更多了,也更為興奮。如果一個藝術家只是不斷重複某一種技術性的工作,就浪費了腦子了。大腦也是按時間算的,如果不用的話,就會像個屁一樣揮發掉了!」近年因為做陶瓷多了,他在景德鎮成立了工作室。他在創作上經常要做出調整,以維持自己的動力和熱情,使用不同材料創作,也是他刺激自己思考,不讓工作停滯的方法。經常抱着懷疑態度看待一切的方力鈞,也經常用這種目光看待自己,因此創作常斷續。「懷疑是藝術家應有的特質,他們懷疑一切,有環境、社會及別人,當然也包括懷疑自己。如果花很多時間在同一幅作品上,總會有進行不下去的時刻,工作過程中也會麻木,不懂得想問題了。而且最要命的是如果這幅作品或許是一件失敗的、很平庸的作品,無論花多大力氣都改變不了,更甚的,是連續數次都創作平庸的作品,這時便會對自己抱非常懷疑的態度,所以我會同時做五十件甚至是八十件作品,某一件作品不能進行的時候,就改去做很有新鮮感的。只要十件作品裏有一件是我非常滿意的,縱使有七件是失敗,我還是覺得自己是個成功的藝術家。要不斷肯定自己,才會愈來愈喜歡自己的工作嘛。在很多日常的細節裏,都存在這樣的一種工作方法。」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策展人
張頌仁 (Johnson Chang)

策展人,中國美術學院客座教授,漢雅軒畫廊藝術總監,香港亞洲藝術文獻庫董事會成員。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an 15, 2018

珍貴的藝術,原來也觸手可及——尹麗娟「珍百貨」

藝術品以天價成交的消息時有所聞,但藝術的價值全由它的價格決定?對大眾而言,藝術品是否只能是遠觀的奢侈品?不是說藝術源於生活嗎?陶瓷藝術家尹麗...
Jan 04, 2018

【雕文嵐女】許願樹

我曾受新年展覽邀請,做過兩棵許願樹。今年再被邀做一棵許願樹時,我拿起那安放了五年的許願帶[1] ,細想該做棵怎樣的樹? 沒有署名之累,大家都...
Dec 29, 2017

方力鈞眼中的人間世

漢雅軒現正舉辦的展覽「人間世」(展期至12月2日),展出當代中國藝術大師方力鈞新近完成的油畫及木刻版畫創作。從中可以看到畫家的創作脈絡,兩種...
Dec 20, 2017

把藝術轉化為科學,解釋我們的世界—— 卡斯登.霍勒(Carsten Höller)「Double」展覽

Massimo De Carlo(MDC)最近期的展覽,是比利時布魯塞爾藝術家卡斯登.霍勒(Carsten Höller)「Double」,...
Dec 19, 2017

與時代共存的漫畫—— 《丁丁歷險記》展覽「 The World of Tintin」

《丁丁歷險記》是一部風靡全球的比利時漫畫,或許香港人對它不大熟悉,但它被譽為二十世紀最受歡迎的歐洲漫畫之一,在比利時甚至設有埃爾熱博物館來紀...
Dec 13,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電影與教學(三)

高中學生可以看些比較嚴肅的電影,其中一套我極力推薦的是:《烏龜也會飛》。導演Bahman Ghobadi是位伊朗籍庫爾德(Kurdi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