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朱銘-從一粒沙裡看世界

文:小米 | 圖:朱銘美術館 | 本文轉載自2011年5月號(vol 2)《△志》
朱銘美術館提供

朱銘說藝術即修行:「藝術不是學習,你要是想種活藝術的種子,你要修行。這跟向哪位大師學習或看什麼書完全無關。修行是要從每天的日常生活做起。這個沒有人能夠幫忙,一定要自己在生活中一點一滴去實踐。」

能夠與這位現代雕塑之父做訪問實在是本刊莫大的榮幸。自1976年第一個木雕個展中一鳴驚人後,朱銘的創作便遊走散佈於不同國家。從早期的「鄉土系列」,以斧劈技法簡化物象的「太極系列」,以及延續至今、運用多種媒體創作的「人間系列」,俱反映了他獨創的雕塑詞彙,和不同時期的藝術心境。不過若說及他的最得意作品,則非「朱銘美術館」莫屬,後者更是他對「天地有大美」的創作體現。。

 

這位享譽國際、穿樸素衣著在陽光下工作的大師,說藝術不是臨到要畫的時候才開始構思,找尋靈感,「生活若與藝術無關,等到走入工作室才要創作,哪來得及?一粒沙,一片葉子,可能就是一輩子要鑽研、解答的課題。」

人間的生命力

你的人間系列巳經創作了30 年,是甚麼驅使你對這個題目繼續創作下去?

 

朱:人間系列具有生活化,柔軟、可愛的一面,可以自由發揮,什麼材料都拿來運用,我用木頭刻、用海綿、用草繩綁、用不銹鋼、用布拼貼或用圖畫,要怎麼做就怎麼做,這樣的創作態度就是現代雕刻的理念-隨性而自由,也是屬於現代生活的精神。人間系列我會一直做,因為太有趣了,內容太多太廣泛了,下輩子我還想繼續刻。

在創作的時候,你有沒有試過把你生命中經歷過的事情注入作品中?

朱:我的創作常常與生活或我的生命體驗有連結,比方早期的「同心協力」,就是我回想小時候,看見牛載著笨重的貨物,爬坡趕路,牠已經很賣力還是拖不動,主人同時不斷鞭打牠。這一幕我印象很深刻,所以雕刻時就做出這個人幫忙牛一起往上推、同心協力克服困難的作品。後來我練了太極拳幾個月,整天滿腦子裡都是太極拳,記著太極拳的各種招式,自然手就癢,就想刻,因此創作了太極系列。用手比劃和用手雕刻對我來說是同樣的,他們都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到了「人間系列-三軍」,我把我幼年時對播遷來台的國軍印象轉化成三軍中的「抗戰英雄」,而服兵役時期的記憶則在三軍中的「陸軍」中重現,作品中對著軍隊發話的陸軍連長,就是我照當兵時連長的樣貌創造出來的。

在你的眾多作品中,哪些對你來說特別深刻、特別富意義的?

朱:1968年我帶著兩尊分別刻著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的木刻作品「玩沙的女孩」和「慈母像」,前去拜楊英風老師為師成功,這是我人生路上的轉捩點,楊老師帶著我從「工藝」進入「藝術」的領域,所以這兩件作品對我而言就更具有不同的意義,它們引領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日子。

有了你 世界更美

你曾在一個訪問中說過,雕塑是你生命中的全部。在這一刻,除了雕塑,還有 甚麼對你來說是很重要的?

 

朱:除了藝術創作,家人和我一手創立的朱銘美術館對我來說也是很重要的。由於我花非常多時間創作,因此更加珍惜跟家人相處和作伴的時光,而朱銘美術館則是我花了12年才圓的夢,希望提供給社會大眾更完整、多樣、及國際化的藝術環境,尤其我最新的作品也都會交給朱銘美術館典藏。

 

另外,我的生命中有兩位重要的老師:李金川和楊英風。我15歲時跟著李金川師傅在苗栗通霄廟裡學傳統雕刻,他是我在雕刻的啟蒙恩師,讓我在技術、技巧方面奠定了厚實的基礎;第二位是楊英風先生,楊老師是台灣當代雕塑大師,他教我兩件重要的事:第一,我的技術已經很好了,我那時候需要的並不是技術,反而要捨棄技術;第二,不要學他、不要模仿他,成了楊英風第二也沒用,因為沒有我自己的面貌。他的指導和帶領讓我慢慢領略重精神、重靈性的藝術創作理念以及藝術生命的本質。

 

1976年在台灣歷史博物館的第一次個展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那時有楊英風老師及許多藝文界的朋友幫忙,展出後社會觀眾的反應也很熱烈,都讓我的藝術生涯有了成功的開始。

有沒有一些令你很欣賞的藝術家?

朱:畢卡索與達利,他們突破藝術創作的概念,在生涯中也不停超越他們自己的作品,我很欣賞這樣創新、發掘的精神,以及展現這種精神的藝術作品。

除了雕刻作品,你有沒有其他的興趣?

朱:其實一直以來我對科學都很有興趣,如果當年沒有學雕塑,可能會學科學,我說不定能成為科學家。我常常觀察大自然,我的最新作品「立方體」,最初就是在觀察大自然時想到的,「立方體」或「方形」這個時常出現在人類社會中的基礎形狀,似乎未存在於自然生態中千千萬萬生物物種的外在形體上,然而我們人睡覺睡在方型的床上、看方形的電腦電視、住在方形的火柴盒房屋中,過世了則躺進方形的棺材中;如果放一塊方形的物體到大自然的環境,大自然自會把有稜有角化為圓融,我們人卻長期生活在方形的環境中,生也「方」死也「方」,且有形的方已轉為無形的方根植在腦中,演變成自我中心、佔有思維,發展到現在造成了濫用自然資源、破壞環境、甚至是戰爭侵略的行為,我們久久忽略了圓、和諧共處的重要性,這次藉由「立方體」這個作品,我將這個問題丟出來,希望大家能進一步探討這個命題。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朱銘 Ju Ming

本名朱川泰,1938年生於苗栗通霄。15歲時,師從雕刻師傅李金川學習雕刻及繪畫,30歲時,拜入雕塑名家楊英風門下。1976年朱銘在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辦首次個展,被視為1970年代台灣鄉土運動的重要象徵,之後逐步發展出日後知名的「太極系列」。1980年代初期,開始創作「人間系列」作品。近年來,朱銘的《人間系列—囚》及《立方體》作品,更提出了新的創作觀,作品跳脫造型思考,轉而探究人類內心的問題,顯示出他創作的多元發展及美學觀之深化。「藝術即修行」是朱銘的美學體悟,也是他的人生信仰。

西班牙著名畫家、雕塑家、版畫家、陶藝家、舞台設計師及作家,和喬治·布拉克同為立體主義的創始者,是20世紀現代藝術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遺作逾兩萬件。畢卡索是少數在生前「名利雙收」的畫家之一。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