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政策

Administrative Policy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林千鈴-換個藝術角度

文:小米 & 宏願 | 本文轉載自2011年7月號(vol 4)《△志》
蘇荷兒童美術館

在一個功利的、事事追求實際的社會,要喚起群眾對藝術的注意,殊不容易。 藝術令人覺得不實際,因為它不停留在事物的表面,而是帶領人探討或追求一些關乎生命的東西和價值。其實近年來,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看到藝術的好處,「藝術是重要的」這句話也不再只是出自藝術家口中,可能是教育家、社會學者、市場經濟學者也會如是說。甚至為人父母者,也熱衷張羅自己的孩子課餘的藝術活動。 今回我們邀來了台北蘇荷兒童美術館館長林千鈴,且聽林館長訴說藝術對一個孩子、甚至整個社會的意義。

 

當初為何有興辦蘇荷兒童美術館的念頭?

林:自八十年代起我在紐約教美術,在91年返回台灣時,發現父母的觀念構成了台灣美術教育的一個問題。我們父母年代的人,只重視常規教育,沒有音樂、美術或體育課。所以父母親對藝術的認知,也就非常薄弱。也許我們有上過美術課,然而非常的零散和片斷。所以我當初返台灣教美術,最大的困難,是來自家長不能溝通,還有老師也不重視。

其實用美術來教視覺的美感、訓練創造力,都為教育學家、心理學家和社會學家所公認的,因為用眼睛吸收和學習是最迅速、最直接的。而美術的教導,從幼兒塗鴉的階段已經可以開始,大約5歲吧,便可訓練出他們的想像力、創造力,把心裡所想的畫出來。孩子雖然畫得不像,但從小就能訓練出創造力。而且塗鴉畫畫沒有標準答案,不需要本錢也不需要基礎,是人的本能;從幼兒期就開始想像,他愛怎麼塗都可以。

可是有時往往給父母批評畫得差、畫得不好,這也就抹殺了孩子的想像…。

因此我決定成立一個兒童美術館,這個兒童美術館不單為小孩子兒童,而是為了所有的藝術的兒童,所謂藝術的兒童,即所有沒有學過藝術、沒有受過很好藝術教育的人。

此外,我覺得大自然是我們最偉大的藝術老師,過去的原始人沒有學校,也沒有美術館,但他們留下了很多藝術作品在山洞裡。我們的祖先都有廣闊的山巒和日月星晨,但現代人的生活,大自然已經被城市和工廠取代了。我相信台灣和香港的小朋友沒有多少機會看一眼月光,吹一下涼風,摸一下森林的樹木花草吧。所以我不得已只好把大自然美的元素和學問、美學的原則搬到美術館的空間,把高深的藝術化為簡單的語言,讓他們間接在我的美術館整理出來的美學去感受。

藝術在孩子的成長過程裡,除了培養創造力,還有甚麼重要的地方?

林:最重要的作用,相信是培養觀察力吧。我們是從眼睛所見的萬事萬物來學習,當視覺的敏銳度有被訓練,就能夠發現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比方說一個醫生,若他不能從病人的眼睛、容貌、表情,或氣息看出他的不對勁,那麼醫生的診斷也有問題吧。所以現在連醫生也要學美術訓練觀察力了。如果一個企業家的觀察力很敏銳,就可以洞觸先機。所以敏銳的視覺除了讓我們看出藝術的精彩,還有訓練我們反應快,觀察力強,分析力高。

在廿一世紀這個著重美術經濟力的時代,不像以前要累積現金、土地或者智識才有錢。生活好了,現在人們會告訴你要有美才會有錢,你造的東西柤糙不美,誰要呀?所以現在新興的國家都要能創造美感,符合人不斷提昇的需求,這樣才有競爭力。過去人們窮困的時代,美術被忽視,被當作副科;現在大家都覺得很重要,要來教自己的孩子,可是父母都沒有這樣的素養。父母親可以教小孩子學英文ABCD、一二三四、加減乘除,也可教小孩子中文怎麼認,可是父母沒辦法教美術。它在我們中國人,不管香港、台灣、大陸,經過幾十年的戰爭、窮困、競爭裡面失落了。現在大家才看到美學是致勝條件,真的要急起直追!

如你所說,我們都住在大城市裡,看不到大自然,父母對藝術的認識也有限,那如何可以引起孩子對藝術的興趣?

林:最好還是可以常常接觸大自然,搬到鄉間去住。每天看夕陽,吹吹風,淋淋雨,甚至自己下田種東西。如果這是遙不可及的夢想,那至少在學校裡面、幼稚園裡面要有非常有力度的美學課程吧。父母親要多帶孩子參觀美術館,接觸藝術。但小孩子不能直接去美術館,一定要先講故事,先在家裡看書,認識和了解這位藝術家的故事,了解他的畫的特色,才帶到美術館。否則孩子看不懂,覺得無聊,就會像在遊樂場裡般追逐、大吵,那就不好了。

最重要是父母親也重視,願意跟小孩子一齊再學習,不是叫孩子你自己學,爸爸媽媽看電視,這是沒用的。一個人不可能將他不會的東西教給小孩, 他要教孩子自己一定也要再學習。其實有很多老師也不懂藝術,但是要教,這是可怕的。

台灣、大陸、香港的狀況都一樣,因為我們的老師都是書唸得很好,才考得上好學校。我們過去的觀念是:玩物喪志,畫圖就是玩物,一喪志就考不好了,會被老師罰的。所以現在我們老師一樣都是「升學主義」的犧牲者。幼兒或者是小學的老師多半不是專業的美術老師,都是兼任的。到現在大家都講美學教育的年代,我們也趕上去學美,可是美不是一天兩天就成養的,美感是一個素養,要幾十年的功夫,這就是我們的問題。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現任蘇荷兒童美術館館長、蘇荷藝術教育聯盟總監,也是多家報紙雜誌美術教育專欄作者。這廿多年來,她不斷於舊金山、矽谷、台灣等地成立蘇荷藝術教育聯盟共三十多個教學中心,並於2003 年創立台北蘇荷兒童美術館,並著有多本關於藝術教育的著作。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