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林東鵬-中國畫的無限寶藏

文:小米
林東鵬

林東鵬說,他最初接觸藝術是從西方的梵高和畢加索開始。到中大選修這一科,他卻無意間遇見了中國畫,走入其中,始發覺內裡竟是一個七彩斑斕、閃閃生光的寶藏。 觀看這位香港著名藝術家的作品,你會很容易被他的畫吸引:不單在創作上他採用的新鮮媒材,也不純是其深具創意與趣味性的「立體」山水畫、動物畫;而是當你細看他的作品,你會不自禁地想走出繁囂營役的現實,尋回一份久違了的寧靜,還有純真。

最愛.木板

林東鵬打從畢業開始,就喜歡在木板這種媒界上進行創作。「我喜歡在木板上繪畫,用炭筆炭支去畫,還有塑膠彩,因為我覺得木面本身就好像一張紙。它更可以把塗在上面的顏色吸收,產生一種舒服柔和的感覺。作為一張『紙』,它很厚很實淨,更可添加其他東西在上面。木是一種很温暖的顏色,它能達到我心目中預期的效果…。」

以他早前在威尼斯藝術雙年展展出的一件得獎作品《移山者,愚公也》為例(這件作品現正在香港藝術館的《藝術對藝術》裡展出),其概念更是非常有趣:他先在板面上畫了一座山,再用橡皮擦把山擦掉,並將擦拭的痕跡及橡皮屑用光油封存在板面上。他就這樣把《愚公移山》的精神表現出來﹣山沒有被移開,反而更清晰,然而其堅毅的性格還是讓人欽佩。

為何是中國畫?

對於中國畫,林東鵬作過多番鑽研,然後嘗試在自己的創作裡,運用自己的媒界去畫,比如他的立體山水畫,注入了創新好玩的元素,「我試過將砌模型的概念放在空間裡,然後再畫。」

為何對中國畫情有獨鍾?「因為國畫有一種可讓人逃離繁囂的特質啊。」林坦言,在中大唸藝術系時,他的「中國藝術」科成績未算標青,但他發掘到當中有一些很想追求的東西。「又比如是線條的運用,令我覺得國畫實在是一個很大的寶庫。」

不過,韓國和日本的繪畫,對林來說也是吸取藝術養份的來源,箇中的寧靜,是他很想在創作裡表現的感覺。還有是意大利中世紀的壁畫,那種鈍鈍的筆觸,畫面上表達的生活狀態,也為他帶來不少啟發。

期待:亞洲的「文藝復興」

藉著國家的影響,中國當代藝術在國際間也越來越重要。林東鵬說,現時我們看到的中國當代藝術創作,多是有特定時空,對社會現況的反映。「不過,如果中國當代的藝術,能發展至連合過往的文化、歷史;地域上連合香港、台灣、澳門的藝術就更好。因為中國藝術在目前指的仍只是內地。如果中國藝術能結合出一種新的形態,令人欣賞這種藝術時能有一個完整的脈絡去追隨就最為豐富。也不純粹是中國藝術的,而是來一場亞洲藝術上的文藝復興,這個相信會很精彩,而其實香港也絕對有優勢去做這件事!」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林東鵬 Lam Tung Pang

林東鵬於2002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學士學位,並於2004年獲英國倫敦藝術大學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頒發藝術碩士。林氏的個展包括香港王屋村古屋的“邂逅!老房子—林東鵬 x 王屋村古屋”(2017)及美國三藩市舊金山中華文化中心的“好奇匣”(2013)。他曾參與的聯展包括德國杜塞爾多夫NRW Forum的“CHINA 8”(2015)。

荷蘭後印象派畫家。他是表現主義的先驅,並深深影響了二十世紀藝術,尤其是野獸派與德國表現主義。梵谷的作品,如《星夜》、《向日葵》、《有烏鴉的麥田》等,現已躋身於全球最具名、廣為人知的藝術作品的行列。他在2004年票選最偉大的荷蘭人當中,排名第十,次於第九偉大的17世紀畫家林布蘭。

西班牙著名畫家、雕塑家、版畫家、陶藝家、舞台設計師及作家,和喬治·布拉克同為立體主義的創始者,是20世紀現代藝術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遺作逾兩萬件。畢卡索是少數在生前「名利雙收」的畫家之一。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