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歐丁劇場之旅 - 黎青平專訪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你願意身處異國,與一群素未謀面的藝術家一同創作、學習、演出、甚至互相照顧起居飲食達五星期之久嗎?分別留學於法國賈克樂寇國際戲劇學校及英國中央演講及戲劇學院的黎青平 (Priscilla),在歐洲期間就參與了一個由歐丁劇場 (Odin Teatret) 主辦,名為「Crossing」的工作坊。想知道她的所見所聞,以及在這個工作坊有甚麼得著嗎?就請由她親口跟讀者們細訴:

初次接觸歐丁劇場

「這次經歷或許可以從我認識歐丁劇場開始說起。當時在英國另一工作坊認識了一位劇場藝術家,名叫Mia。她聲線富感染力,歌聲動人,形體表演亦了得,是一位很全面的表演者,熟絡下來才知道她曾經是歐丁劇場的演員。歐丁劇場在香港可能不太為人熟悉,雖然跟其他大劇團一樣會舉行巡迴演出,但事實是每年他們也吸引到大量觀眾和藝術家,前往其位於丹麥小鎮霍爾斯特布羅 (Holstebro) 的大本營欣賞演出和參加工作坊。Mia跟我分享了一個演出,說他們曾經將整個小鎮化成舞台,一次過將沙灘、咖啡店、魚市場等地方運用來舉行一個演出。由於歐丁劇場所在的小鎮面積很小,每當有演出時整個小鎮都會為之雀躍。他們甚至會邀請居民來『演』一些角色。例如一位魚市場清潔工角色,在現實中他的確是一名魚販。我認為這手法能融合專業演員及社區人士,也不需要社區人士特別去學一些新技巧,創作人便可以很巧妙的展現每一位表演者,令整個演出更完善。我覺得這樣很富啟發性,也是我希望發展的方向。

「另一個歐丁劇場的重要概念是“Barter”,意思是以物易物。據說歐丁劇場創辦人Eugenio Barba 早年到意大利演出時,一眾演員在劇院門前等候時因百無聊賴,於是便拿出樂器演奏,逐漸結集了一班觀眾在欣賞。意想不到的是當演出完結時,觀眾的反應不是拍掌或付款,而是借用演員們的樂器,並向他們演奏作回禮。Eugenio Barba很喜歡這種分享的概念,於是繼續以表演作交換。我自己最有趣的經驗,是演出後得到一條火腿!

五星期的經歷

「工作坊共有五位導師,分別負責音樂、發聲、形體及面具製作和表演等。因為我們會走到街上演出,所以造了一些較大形的面具和服裝,都是用紙製作的。製作主題是“Creature”,但又不希望太像人或動物,只想多點創作空間。面具要用紙張一層一層地加厚和加固,最後我們自行上色。有趣的是,整個過程會跟想像中的面具有很大出入,每貼上一層紙張,每上一種顏料都是一個變數,一日未完成都不會知道它的『真面目』。

「面具製作完成之後,大家就要一起探索怎樣去運用,每個面具都各具特色,要操控者自己去建立一種獨有的活動方法。我們準備了一些基本動作、音樂、隊形和演出內容,並根據個別演出地點而調整配合。演出時就由導師帶領著一群“Creature”浩浩蕩蕩地走到街上即興演出。我們到過醫院、老人院、博物館等。

歐丁劇場: The Chronic Life

演出體驗

「其中一個演出由我負責設計內容,而地點是一個墳場。歐丁劇場在該處擁有一個『家族墓園』,是供團員下葬的。那次演出我們運用了音樂、唱歌、形體和一些細小的木偶,感覺就像帶著小木偶去行墳場。而觀眾則是先人們以及來掃墓的家屬們,以示對先人的尊敬。整個演出在『家族墓園』前作結,一位已故演員的太太也來了,感覺莊嚴卻溫馨。

「另一次演出在一所老人院,我們演唱了好些歌曲。當日我負責彈琴,在表演的空檔中,我忽然想起一首由朋友教我的丹麥文歌曲,是一首有點像聖詩的歌曲,於是便唱出來。怎料所有在座的觀眾都會唱,繼而便一起大合唱,有些長者還感動落淚。我猜想,忽然一個素未謀面的亞洲女孩唱起自己熟識的歌,情況會否像一位外國人忽然向我唱《獅子山下》呢?之後我們分成小組,跟長者互相講故事。那一刻我感到我們之間的距離拉得很近,令我反思表演到底是不是一定要保持距離,一班人負責講,一班人聽?

感想

「整個工作坊是一個很有趣和難得的經驗,學員和導師朝夕相對,慢慢培養出感情來,就像一家人。五個星期的生活跟外界隔離,令人有機會靜下來,造就出不少創作靈感。工作坊鼓勵學員互相交流,創造出互動和自由的環境氣氛,令各人可以就自己對劇場的理念暢所欲言。在導師身上我學會將很零碎的概念重組的技巧,這種編作的方法在學校或社區演出中很合用。學員在過程中可能很迷茫,但當完成作品時大家都會很高興。我就跟幾位學員朋友,在同年的聖誕用同一模式在西班牙的學校作『交換演出』。

「歐丁劇場給我很強的『社區』感覺,或許可以想像牛棚藝術村跟土瓜灣民居的關係,然後要再強一點。另外我到過法國南部,探訪一位賈克樂寇國際戲劇學校的『大師姐』,以及她的劇作家丈夫。他們每逢暑假便會在自己的農場搭建一個舞台來舉行演出,觀眾就只有附近鄰居,但都要開車過來。這樣的演出或許沒可能找到資助,甚至觀眾也很有限。但對他們而言,這就是他們的劇場,創作就是那麼的『生活的一部份』!

「以前覺得在香港創作是件奢侈的事,但現在卻感到創作是必需的,因為不創作就不能生存。而困難在於要知道香港人的需要,是心靈上的安慰還是其他?土生土長,始終會想多一點,在外地會少一點顧慮,回到香港卻有『為這裡的人做點事』的想法。在香港亦想『瘋狂』一點,例如在巴士頂跳舞,我想我會很滿足!」

歐丁劇場網頁:
http://www.odinteatret.dk/

歐丁劇場:Itsi Bitsi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演員
黎青平 (Priscilla Lai Ching-Ping)

分別於法國及英國受訓,於法國賈克樂寇國際戲劇學校完成一年課程,獲取專業證書(形體劇場),英國倫敦大學中央演講及戲劇學院獲取應用戲劇碩士。社會科學碩士 (科技大學) 及工商管理學士 (科技大學)。曾任中英劇團高級教育及外展主任,負責編寫、監督教育及社區戲劇課程。2009年創辦綠葉劇場,希望能通過創作成為與不同國家的藝術家交流的平台。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5, 2017

大人物《搞大電影》

神戲劇場創團以來銳意創作,維持一年一劇的模式,而劇團創辦人之一的黃秋生當然是主打角色,而每次合作的對象亦是由星級人馬擔任,《EQUUS馬》的...
Aug 14, 2017

觀後有感—— 《Hello, Dolly!》

一九六四年的音樂喜劇 Hello, Dolly! 今年於百老匯重演,拿下了四個東尼獎,包括最佳重演音樂劇。上演的劇院 Shubert The...
Aug 11, 2017

快樂演出,《快樂抗爭》——蘇子情

獨腳戲在香港從來也不是熱門的劇種,最令香港人聯想到的莫過於舞台上黃子華獨自由頭講到尾的棟篤笑,又或是上年大紅大紫的電影《La La Land...
Aug 11, 2017

從雅娜•羅斯的《海鷗》談談搬演經典

如何衡量和評價一個經典劇作的搬演[1]?這是《海鷗》完場時在我腦中所浮現的第一個問題。 《海鷗》是俄羅斯劇作家契訶夫的名作,發表於1896年...
Aug 07, 2017

是美麗的謊言 還是坦白的傷害

Michael 戀上好友的太太,這一段已有六個月的婚外情,讓他沾沾自喜,以為能夠用一個又一個的謊言暪騙所有人,老婆不會發現,老友也不會懷疑,...
Aug 04, 2017

「行走江湖的悲劇」——中英劇團《水滸嘍囉》

說起水滸,大家必想到宋江及一眾梁山好漢,但在中英劇團的新作《水滸嘍囉》中,與宋江搭配的並非英雄好漢,卻是兩位嘍囉。該劇取材於《水滸傳》,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