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Danc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每個人都是小眾 — 藍嘉穎《左撇子》

藝頻:潘德恩

左撇子,佔全球人口十分一。他們與常人分別不大,只是日常生活慣用左手;唯在地鐵入閘、大夥兒圍桌吃飯、使用剪刀、罐頭刀時,才稍稍意識到自己獨特之處。然而,在部分左撇子初學握筆之際,總有老師想把他「矯正」,認為以右手為利手才屬正常。新晉編舞家藍嘉穎卻認為,縱是左撇子又如何?只要能活得好就好。她 4 年前的作品《左撇子之苦》,是為左撇子平反;今次的新作《左撇子》,則是探討身為小眾者在社會中的角色,將內容進一步擴展,在舞台上呈現出每個人的處境——畢竟,我們每人都可能是小眾,在不同的方面、在不同的地方。

《左撇子》乃「舞蹈新鮮人」系列之一,由康文署主辦,將為藍嘉穎首部長達 1 小時的編舞作品。主題與其 4 年前的作品《左撇子之苦》 有所聯繫,但在方向上卻作了改變。《左撇子之苦》主要呈現身為左撇子,被迫於社會中改造成右撇子「正常人」的身不由己。藍嘉穎指,上次的作品較為直接,而且盛載著一股怒氣;而今次這部新作,藍稱將有所改變:「相隔 4 年,我自己身體上如何郁動,都有很不同的地方;而對於 4 年後,我最不同的是,我感覺到『當下』更加多。所以,沒有了之前那份怒氣,我明白到其實真的不須理會別人如何看我,總之只須找回現在的我是如何、我現在的 statement(宣言)又是甚麼。」在這樣的改變下,新作會較為平和,涵蓋的主題亦從左撇子延伸到社會上的每個人。

每個人都是小眾

演出的內容可分兩方面,一是關於血統:「它是與生俱來的。因為我天生就是左撇子,我自己有些不明白,為何有些父母想改變自己的結晶品,他一些天生的基因呢?」藍認為,應珍惜自己與生俱來的獨特之處,不應僅為證明自己和其他人無異,而勉強作改變

二則關於少數族群:是次參與的舞蹈員有 5 位,藍將從他們身上找尋他們「小眾」的地方,加以發展,並鼓勵他們在舞台上顯示出來:「左撇子對我而言不過是個引子。我沒有刻意去表現一個左撇子的人,或要舞蹈員模仿一個左撇子……我們常常說『大眾』,但人不是任何時候都是大眾來的——而我,喜歡發掘人這些地方。」

若從利手的角度而言,也許身為右撇子的你,會是社會的大多數;但若從迥異角度觀之,如性取向、家庭結構、興趣、喜好、價值觀等,你總有無法歸類到主流的特質,必然是某方面的小眾。這些獨特的地方,並不值得羞愧,甚至應當自豪,因為這是你能從面目模糊的大眾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而既然自己也有身為小眾的可能,亦當尊重他人作為小眾的地方,如此社會才能平等、多元地發展。

發現自己獨特之處

藍指,自己在這次表演中,其實只是想作分享:「想分享我自己為何會這樣遲才意識到這個身份呢?原來,你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再能找到(作為小眾的地方)。」她亦指,今次參與的舞蹈員,有本來已很熟悉的,但亦有之前不熟稔的,她試著與他們深入交往,這種溝通很有趣。「大家可能看的時候,又會勾起自己的一些想法:原來我也是這樣的,和別人有些不同,在某些地方屬於小眾。」她認為,「小眾」未必需要一種具體的定位,可能只是一種感覺、一種與別不同的看法:「都是一個可以自己發掘的地方吧。」

更細膩地感受、編排

這是藍首部長篇編舞作品,所以是次對她而言是個挑戰:「上次(《左撇子之苦》只有 20 分鐘,當然容易處理很多、很多吧!我覺得上次那個作品,相對地偏向視覺多些。」舞蹈老師曾說藍較擅長從視覺出發的編舞;藍自己亦認為,其編舞很富畫面:「但今次我盡量不想那樣衝動——我想再仔細點去感覺舞蹈員、舞台的佈置、新的情節,我想再細膩一點去處理。之前可能是比較直接、衝動……4 年過後,老了,我可能會細心一點點吧!不知道呢。」她笑著說。

藍嘉穎舞蹈作品《左撇子》

日期及時間:12 - 13/9/2014   20:00

                    13 - 14/9/2014   15:00

地點:葵青劇院黑盒劇場(新界葵涌興寧路12號)

票價:$160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藍嘉穎 Blue Ka Wing

藍嘉穎是香港獨立編舞及舞者。十六歲開始習舞,2010 年獲香港演藝學院舞蹈藝 術學士(榮譽)學位,主修現代舞及編舞。曾發表的作品包括:東邊舞蹈團《鄰 居》、舞蹈新鮮人系列《左撇子》、2016 年香港藝術節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 的《時差》,其後獲邀到日本福岡舞蹈藝穗節、韓國亞洲新舞蹈國際舞蹈節演出, 並憑《時差》入圍2017 年香港舞蹈年獎候選傑出編舞。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