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每個地方也是《中轉站》——施標信

文:阿彬 圖:由一線劇團及廁格劇團提供

每個旅程裏總會有中轉站,即使風景多美好,也不會是遊人的終點,只是個稍為停留,等候啟程往目的地的地方。人生就有如旅程一般,每個階段也只是一個中轉站,永遠也要向前邁進。廁格劇團及一線劇團一同合辦劇目《中轉站》,由施標信擔任導演及編劇,講述一個關於人生的故事。

劇目名為《中轉站》,來自於施標信個人對生命的意像。他認為人生的不同階段,就猶如旅程中不同的中轉站。無論去到哪個階段,無論身處哪個地方,又或是短至一個旅行,居住在不同地方,甚或整個人生,也只是不同的階段。「我相信人是個過客,必須一一經歷某些事。就像我自己,在英國長大,其後回到香港,工作去到旅行,我發覺到每件事背後也有其原因,這些變遷就有如一個個的中轉站。」他在2013年出發往德國流浪,他發現原來由香港飛往柏林是沒有直航機的,必須轉搭。這令他想到機場、火車站、一個國家,乃至生命的每一個階段,也只是一個中轉站,沒有一個永遠的定所。對施標信而言,世界每一個地方也是中轉站。「英國也是個中轉站。我在該處讀書,畢業、工作,對我的影響很大,但那也只是其中一個中轉站。香港也是,人生每個階段也是中轉站。每個停留的地方也是命運的安排,暫時停留在該處。」

 

在德國的兩個半星期流浪中,施標信參觀了該處的一間猶太博物館。他只是本著理解多點德國歷史的心情而去,沒料到參觀中發現到原來二戰時期,有大約二萬位猶太人逃難到上海。原來德國對猶太人的屠殺中有一小部份與中國有關,是很神奇的體驗。但他試著身邊的朋友,卻沒有人知道這件事。他驚訝發現到所有東西也是環環相扣的。為了解這事,施標信看了很多紀錄片及書,在那個年代的猶太人要逃難到中國,是個慢長遙遠的艱辛過程,很多人在旅途中死去。而當時中國還正經歷日軍侵華,他們的生活刻苦異常,為了求存而用盡所有方法,令他十分敬佩。「我在想可否做一些事,讓多些人知道這段歷史,讓人思考一下。而我最擅長的便是劇場,所以便用劇場去講述給大家知道,這就是起點。但我又不想把它變成教育劇場,又或是歷史劇場,所以便把自己內心中最好奇的東西——夢與潛意識結合。」前世今生、夢、潛意識這些東西也沒有科學根據,但他並不介意。他認為不能因為科學未解釋到,又或是預想自己的意見遭人反對而先自行抹殺掉這些想法。正如《中轉站》海報上的字句:「如果連自己相信的也願意被否定,那你還剩下甚麼。」很多事物也沒有肯定的答案,只會有人所相信的答案。本著這個答案而去尋找及驗證,當找到自己認同的答案時,便能更加了解自己,找到更加想要尋找的東西。

《中轉站》這故事講述的是一個人去德國旅行,尋找自己靈魂的故事。很多人去旅行的目的是逃離煩人的工作,從中得到休息。但施標信認為一切的事物也有其原因,選擇旅行到哪個地方也有其原因的。故此他便借夢、潛意識、前世今生這些想法,再加上歷史事件串構成《中轉站》這個故事。這齣劇是以非線性結構來敍述,充滿不同片段,而背後則有一條主線帶領,如同夢一般。「對我而言入劇場看戲就如同發夢一樣。舞台空間能透過作品與觀眾對話,這段經歷如同夢境。要我形容這齣戲的話這會是一場夢。我覺得夢擁有的力量很大,夢有它的意思,在告訴我們一些東西。我們日常未必會想到的東西,也會透過潛意識於在夢中出現,這也是最人最赤祼最需要反省的一面。」施標信提到這齣戲是個機會,把內心的感覺與觀眾分享。「這是劇場最有力量的地方。劇中以表現主義方式表達,有很多精神暗喻,把劇場這個空間呈現不同的符號,表達我的獨白。透過自己寫的作品,自己導演,令我有更多空間與觀眾對話。」

在劇場中有不少的「意職形態」需要呈現,施標信坦言這是一個挑戰。「我自己演員出身,每年也會導一齣戲,但劇場是個無止境的探索。就算有幾多經驗也好,每一次也需要重新問自己『劇場是甚麼?』。」他的劇場風格是簡約主義,認為簡約主義能引發觀眾更多的想像力,也令劇場有更多的可能性。「我可以自行定義劇場的空間,這個空間不是寫實的,時間和空間可以隨意轉變。劇場這東西走到這個世代,所做的東西已不是很實在地寫實講故事。它可以隨意地使用空間,如歐洲的Non-Space(非空間)一般,在一個劇場裏,演員可以隨意進入演繹角色,有不同的玩法。空間是很重要的,透過空間運用玩形式,有多少實多少虛,在非線性結構中找出它的邏輯,是最有趣的東西。」

 

而除了這個挑戰外,施標信認為身兼導演及編劇也是一個大難題。「以往擔任導演時,收到劇本時能夠很抽離地去看這齣劇,透過文字與內心的想法對話並結合,再去演繹呈現它。但身兼兩職時,便會有很多掙扎,思考如何取捨某些內容或技巧。有很多東西要解決,但只有很少空間抽離。」但他也笑稱身兼兩職有其好處,當劇團綵排時發現有問題的地方可以馬上更改,不需要得到他人的同意。「喜歡點玩也可以,但變相自己的準則要拿得很緊,因為自己牽涉很多問題。有演員問我劇談的是否難民,那也是可以的,但轉念一想,如果自己把太多東西包攬進去,便會令劇本太擁腫,那倒不如有所取捨,待最後觀眾看過後再去感受。

 

一線劇團及廁格劇團合作 《中轉站》

日期:2017年8月31-9月3日(四至日) 20:00
日期:2017年9月2-3日(六及日) 15:00
地點: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賽馬會黑盒劇場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劇場導演, 演員
施標信 (Billy Sy)

畢業於倫敦大學Central School of Speech and Drama 戲劇碩士(主修表演)及英國諾定咸大學社會學學士,及以優等成績 (Distinction) 考獲Trinity College音樂劇表演文憑, 亦曾進修於皇家戲劇學院﹑俄羅斯莫斯科戲劇藝術學校 及 Trinity Laban Dance School及 IUGTE 形體劇場訓練課程(奧地利)。

......
一線劇團 (A Thin Line Theatre)

「一線劇團」以製作本地創作之戲劇演出為宗旨之一,亦是發展的大方向。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Sep 20, 2017

記下雙城的美麗與消逝——劇場空間《雙城紀失》

「這是一個台南年輕女孩派駐香港,及一個香港中年女子意外移居台南的故事。」劇場空間導演余振球回溯《雙城紀失》的創作源起,自從2015年劇場空間...
Sep 19, 2017

我們也是擱淺了的秋鯨 ——三角關係《秋鯨擱淺》

活在深海中的鯨魚,離開水面擱淺地上,承受自身巨大的重量,費力地呼吸;如同異鄉人,離開故鄉前往異地,承受對故鄉的巨大思念,費力地求存。《秋鯨擱...
Sep 15, 2017

有一種距離叫親密——orleanlaiproject《親密》

四個創作人,各自對劇場有不同的想法與執著,這次走在一起合作,可說是對劇場一次質問和試驗。 這似乎是近年劇場界的走向,再不滿足於講好一個故事,...
Sep 06, 2017

展現舞台上的無限可能——「多媒體無限」系列

跨媒體藝術包攬不同的藝術表現形式,不同媒介的互動配合及牽引下亦拼發了出奇不意的創作火花。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的「多媒體無限」系列,將於9月...
Aug 29, 2017

世界的蜷川:華麗的東方元素下的馬克白

自2007年開始邀約,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終於在今年為香港觀眾帶來揚名國際的《蜷川馬克白》。不巧,導演蜷川幸雄在一年前離世,這次已是追悼巡演。謝...
Aug 25, 2017

每個地方也是《中轉站》——施標信

每個旅程裏總會有中轉站,即使風景多美好,也不會是遊人的終點,只是個稍為停留,等候啟程往目的地的地方。人生就有如旅程一般,每個階段也只是一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