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沒有理由放過自己 訪劇場演員宋本浩

文:何阿嵐 | 本文轉載自2017年6月號(vol 71)《△志》

「你會怎樣形容現階段的自己?」,對剛獲取今年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喜劇/鬧劇)的宋本浩而言,戲劇之路從來不易走,由美國回流香港,兜兜轉轉,還曾說過要離開戲劇界。他笑言未到40歲,「已經開始感到要面對中年危機了。」

沒有理由放過自己

但戲劇已經佔據了他半生的時間,好像沒有退路,今次獲獎又是否令他看到前路?「但如果人生走的是主流社會的路,考入港大,成為專業人士,學會『識做人』,對自己,還有爸爸媽媽,生活可能會輕鬆點吧。」

憑藝君子劇團《竹林深處強姦》扮演的電視主持人獲男主角獎,再加上藝君子《罪該萬死》和眾聲喧嘩《菲爾德的微笑》的演出令他獲香港小劇場獎提名,這一年對他來說確實經歷了相當大的轉變。憶起踏上頒獎台一刻,宋本浩自言當時未有太興奮,「這結果我沒有預料到,當時的內心十分平靜。反而早前得知獲提名後那一段時間思緒十分複雜,不斷回想自己和舞台、戲劇的關係。」

聽他說往事,就像分析不同角色的狀況般,每一個階段如上演不同類型的劇種:有充满抑鬱和火爆的實況劇,也有追夢卻失意的黑色喜劇,總言之骨子裡都是反叛,不甘於社會主流的生活。在2003年在美國修畢戲劇課程回港,宋本浩最先走入的「舞台」,反而是香港就職市場:「我的第一個『舞台』,就是扮演一個合乎面試者心目中的理想人選:懂兩文三語,對工作充滿熱情。」及後他在電視台做文職的日子,宋本浩形容那段時間如身在地獄般,朝9晚5的日子他坦言無心上班,當中最有熱情去做的就是為英文台的節目改名——那個扮演著對工作充滿熱情的年輕人,變成一個不停討厭和虐待自己、更苦了身邊同事的人。「當日我的想法是,大學畢業後需要一份正職。但可能是嘗試過做不喜歡的事,才發現自己應該去做甚麼。」

表演有很多問題,也是生存的問題

就算回到自己喜歡的劇場,他面對的掙扎也不少,理想與現實的落差,往往令人手足無措,他後來再考入演藝學院,那階段的他就像叛逆的學生,執著甚至反抗老師的教學方法,「所以我收到好多警告信。」宋本浩談到這裡也不禁響亮的笑起來。在美國讀演員時,他著力分析文本,他認為作演員,要想的應該是契訶夫或莎士比亞怎樣構思角色,「當時以為『自己』一點不重要,但演藝學院的老師反而強調我們怎樣去探索『自己』。」

在學期間他的鬥心很大,不停看書,研究文本,爭取表演機會,只讀了兩年他就決定離開,與大部份表演工作者一樣,成了一個自由身演員。在這看似自由的生活,他也要解決謀生問題。在劇場工作,大部分以project形式合作,能「Show接Show 」的演員僅屬少數,每一個劇場工作者也要三頭六臂才能經得起漫長且不穩定的日子。「可能做劇場工作的,也不過是活在最低工資的邊緣。」宋本浩試過有半年時間沒有任何工作找上門,這是發生在拖糧欠薪一事後,在2015年尾,他於個人面書發佈了三段視頻,指斥曾長期合作的theater noir拖延最後一期共7000元的酬金,更控訴業界經年的拖糧惡習,當時他甚至在視頻說過想要離開。「但我仍然有信念,有些事想去做,這迫使我想到作為一個演員,究竟怎樣可以「持續發展」下去。」事件在業內有回響,但經過一段時間後問題依然存在,不過他仍苦思可如何改善,「這或許會得罪不少人,但無論如何都要說出來,大家都知道此狀況持續已久,但只要一天戲劇界的情況依舊,我仍會這樣碎碎念下去,就算這令人厭煩。」他說這不只因為自己喜歡戲劇,更希望把演員的角色跟社會連繫起來,發揮當中的存在意義。「這不是雨傘運動後大家經常說的,要回到自己崗位,做好自己的角色嗎?」

作為演員,如何能走下去?

宋本浩愛笑,在訪問期間笑得很多,連坐在我們身旁的人也不期然會看著他。每講到自己困難的日子,他也是一笑置之,但這樣的日子實在不好過,他所說的中年危機也是從那件事後開始發生,打擊其信心之餘,最直接是影響生計。「拖糧欠薪一事後,《菲爾德的微笑》的演出就像救生圈。」過往宋本浩曾與演戲家族、藝君子劇團,及一條褲等合作,而上年與眾聲喧嘩合作,讓他重建一點信心。由四位青年劇場工作者組成的眾聲喧嘩,作品向以實驗性見稱,積極嘗試劇場內各種元素的可能性。「我形容我們的合作是小型劇團遇上失意中年。他們知道自己的限制,錢和資源不多,但方向很清晰,最重要是整個過程裡,每個參與的人也很親密,不停去挖掘自己的內心。創作不是應該這樣嗎?」

但劇場人的實況是,過著一部劇接一部劇的日子,製作時間短,由開始到演出,也只有個多月時間。「每一次演出也只是一個周未,最多四五場就完結,我對演戲還有所追求,但這樣的狀態下,人怎樣能進步?我想像不到下一個十年,還要在這樣的狀態下生活。」令他有所卻步的,還有家庭因素,「父母年紀大了,我也開始老了,就算不是爸媽的縱容,我想我這年紀也應該要負起家庭責任吧。」問及得獎感受,他提到的還是家人。宋本浩笑說他的父母就像文藝復興時期供養藝術家的贊助人那樣,「他們就是我一生的贊助人,可能這個獎會為他們帶來一點安慰。」不過他對此還是有點懊悔,因為自己的自私,犧牲了家人的需要,也不能成為家人心目中的好兒子。

「我還想再演下去,我一直在想走下去的方法。」他說起這句話,多少有點猶豫,但聽起來,亦有走下去的慾望。沒有理由放過自己,和宋本浩聊天時,我腦海中總想到這句話,也可能因為這原因,他才能堅持到今天。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5, 2017

大人物《搞大電影》

神戲劇場創團以來銳意創作,維持一年一劇的模式,而劇團創辦人之一的黃秋生當然是主打角色,而每次合作的對象亦是由星級人馬擔任,《EQUUS馬》的...
Aug 14, 2017

觀後有感—— 《Hello, Dolly!》

一九六四年的音樂喜劇 Hello, Dolly! 今年於百老匯重演,拿下了四個東尼獎,包括最佳重演音樂劇。上演的劇院 Shubert The...
Aug 11, 2017

快樂演出,《快樂抗爭》——蘇子情

獨腳戲在香港從來也不是熱門的劇種,最令香港人聯想到的莫過於舞台上黃子華獨自由頭講到尾的棟篤笑,又或是上年大紅大紫的電影《La La Land...
Aug 11, 2017

從雅娜•羅斯的《海鷗》談談搬演經典

如何衡量和評價一個經典劇作的搬演[1]?這是《海鷗》完場時在我腦中所浮現的第一個問題。 《海鷗》是俄羅斯劇作家契訶夫的名作,發表於1896年...
Aug 07, 2017

是美麗的謊言 還是坦白的傷害

Michael 戀上好友的太太,這一段已有六個月的婚外情,讓他沾沾自喜,以為能夠用一個又一個的謊言暪騙所有人,老婆不會發現,老友也不會懷疑,...
Aug 04, 2017

「行走江湖的悲劇」——中英劇團《水滸嘍囉》

說起水滸,大家必想到宋江及一眾梁山好漢,但在中英劇團的新作《水滸嘍囉》中,與宋江搭配的並非英雄好漢,卻是兩位嘍囉。該劇取材於《水滸傳》,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