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泥地上戲劇重現土改歷史 《藤纏樹》刻劃家國愛恨

圖:三木劇作

在中國的歷史上,文化大革命是眾所周知的一道腥紅傷疤,然而在文革前土地改革(土改)、大躍進的那段歷史卻少為人知,連在中國歷史的教科書上也不過寥寥數字輕輕帶過,誰知在這段時期喪失生命的人,數目絕不比文革時的少,而且土改時的情況也隱然帶有文革的影子。三木劇作的藝術總監林倩嬌以朋友家人的真實經歷為藍本,寫成了劇本《藤纏樹》,在香港隱世的農場上重現土改歷史。

看清中國人的面貌

林倩嬌讀歷史出身,加上本就喜歡各種「老套嘢」,在聽到朋友家人在土改、大躍進以後生還下來的經歷後,興起了要把土改歷史記下來的念頭,當她和劇組成員一同搜集資料、仔細訪問過那年代的故事後,她發現這段歷史值得更多關注和研究,但是大眾對這段歷史的認識實在少得可憐,甚至劇組中也有不少人最初只以為土改、大躍進都是在文革同時期發生的,「很多人以為文革是中國最黑暗的時間,其實我不認同,其實文革只是這段時期的延續,1949年國共內戰至文革,就是形成我們所看見中國人精神面貌的那段時間,卻又不為人知。」當現在有很多香港人都想把中國的事情排除於外、只關注本土的事時,林另有看法,「現在我們香港政治社會環境,其實有很多事都可以這十幾年作借鑒,反思現時社會所發生的事,為甚麼今時今日我們會面對如此的政權。」

藤與樹的愛恨交織

既是有關土改歷史,內容應該相當沉重,然而劇名「藤纏樹」卻如此纏綿,原來《藤纏樹》是一首客家愛情山歌,而真實故事的主人正是客家人,「當我們一邊聽《藤纏樹》一邊做資料搜集時,我們發現這首歌很適合我們這個故事。」歌中藤與樹的關係微妙,藤常跟著樹生存,可以為樹帶來生機、營養,但藤太多、纏得太緊又會把樹纏死,故事便以此比喻人與國家的關係,「我們活在國家裡確實有權利也有義務,國家需要訂立法律也時共識,然而現時我們面對政府施行的政策,我們透不過氣,想想我們現在的新聞,我們甚至沒有祈求甚麼好事情,每天只是祈求不要發生那麼多事,政府你能不能給我們機會透透氣?」那被藤苦苦纏累的樹又該如何?「有些人任由藤纏,都麻木了,但有些人還是會感到痛的,只是被藤所纏,一方面愈掙扎愈痛苦,另方面不掙扎又會被纏死。」

陷於被纏累的痛苦之中,怨、怒籠罩著我們的城市,然而《藤纏樹》卻是一首情歌,人被國家所纏是怎樣的愛與情?林坦言為自己是個中國人而自豪,所自豪的不是政府,而是中國豐富的文化,「如果不喜歡一個地方,不如走吧!我根本不會為這地方發生的事而生氣,我只會剝花生睇好戲,事不關己,反之,就是因為愛,才會痛恨,為甚麼這地方不能做得更好,不在乎也就不會罵政府。」

農場泥地作舞台

為了真實呈現土改的歷史,《藤纏樹》將於元朗的一個魚菜共生的農場演出,「中國人主要是農民,毛澤東當年也就是憑著農民顛覆了整個中國,所以今次我們特地選擇了一個農場作演出場地,因為我想讓觀眾踩著泥地去想像當時發生甚麼事。」配合著故事的意象,甚至這農場裡頭正好就有一棵符合農村想像的大樹,「樹對於農村十分重要,因為每條農村都會有一棵樹,就像我鄉下,從前沒有冷氣,叔父們就會坐在樹下乘涼,聽聽故事,一切娛樂都在樹下。」劇組也為著能找到如此的一棵樹而高興。另外,劇組也在演出之後特地安排了一場素宴,林更指觀眾看過演出以後便會明白素宴的深意。

現時,《藤纏樹》尚餘少量門票,有興趣的朋友要盡快購票,至於素宴,食材都是出自農場有機出產,觀眾可在演出的週三之前預訂,費用為100元,詳情請參閱以下連結。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林倩嬌(三木) (Cathy SK Lam)

先後於加州大學及倫敦經濟學院取得政治及統計系一級榮譽學士及哲學系碩士學位,於大學期間副修戲劇及企業管理。於巴莎迪娜學院跟隨Anita Adcock及Whitney Rydbeck接受聲音及演技訓練,在校期間曾參與校內演出《李爾王》及《嬉春酒店》的幕後製作。回港後參演及創作多部作品。二零一一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新苗計劃資助創作及演出《末世愛情啟示錄》,並於同年成立三木劇作,任藝術總監。現為戲劇導師,並為社福機構設計及教授戲劇課程。除舞台劇外,亦從事廣告劇本創作及拍攝政府宣傳片。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Sep 12, 2018

兩條傻佬打怪獸? ——Philippe Gaulier x 詹瑞文x 陳淑儀《唐吉訶德》

「一生惑幻,臨歿見真。」——塞萬提斯《唐吉訶德》 提到「唐吉訶德」(Don Quijote),對熟悉文學的讀者而言先想到的可能是厚厚一本書,...
Sep 07, 2018

走進世界角落的藝壇新力量

藝術只可在劇場內發生嗎?只要細心留意,便會發現不少藝術活動現正向社區及校園延伸,泛起陣陣漣漪。由今年九月開始至明年一月,香港大型藝術活動「賽...
Sep 04, 2018

年老時的兩種死法:《爸爸》與《生命無限好》

年老是年少在照鏡,前者朝不存在而去,後者從不存在而來。戲劇是戴著面具照鏡,看到的是別人,其實那是自身。《爸爸》和《生命無限好》都是以面具劇場...
Sep 04, 2018

新編京劇《快雪時晴》的越界創意——訪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

正當暑假快要完結時,又是時候迎來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一年一度舉辦的「台灣月」,今年來到第十三屆,率先為大家帶來國光劇團的當代台灣京劇《快雪時晴》...
Aug 25, 2018

【雕文嵐女】曲終韻未散 布漂漬還在

七月十四日八點,當壽臣劇院再度打開門之時,我已無懼無怕了,輕鬆上陣,一個小時後,收起最後一段絲帶,鋪在交織的線與繩之際,盡量掩蓋不捨之情,告...
Aug 22, 2018

【創作雜記】音樂作品的設計

最近主要在忙幾套劇場作品,有剛結束為真光女書院所創作的英語音樂劇《光明旅‧樂》、香港舞蹈團的兒童舞劇《鬍鬚爺爺之詩遊記》、幾米音樂劇場香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