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消失的「維多利亞城」

文:阿角 | 圖:中華書局,取自《那似曾相識的七十年代》 | 本文轉載自2012年8月號(vol 17)《△志》

今天繁華的中環,曾經是個佈滿英式建築、不見半個華人的「維多利亞城」:郵政總局、香港會會所、木球會、美利樓……自七十年代起,這些甚具殖民色彩的建築物一一拆卸,換上平實的新建築,維多利亞城的名號也慢慢被淡忘。今天有人可能以為可惜,但其實當年「棄舊迎新」的理由,又豈止發展這麼簡單?

殖民建築該去該留?

香港社會學家呂大樂解釋,七十年代香港的殖民色彩濃得令人窒息,學生唸書要背英國的度量衡、貨幣、地理,又重英輕中:「當年的填鴨,或者以英語為主的教育制度,甚至是要移植他們某些文化,令人感到:這不是屬於自己的,這種疏離感很明顯。」自然地,他們對英國人的建築物,並沒有留戀。

這些建築可能很美,但對於活在殖民地的人而言,這些不過是標誌著階級觀念的「朱門」而已。呂教授在其新出版的著作《那似曾相識的七十年代》便談到,七十年代中期,殖民建築開始消失,除了要配合地產、經濟發展以外,市民對這些建築物亦相當冷淡,甚至反感:「政府也不會出聲,因為如果一個殖民政府說要保護一些有殖民色彩的文物,又怕惹人反感;當年的市民大眾也覺得:拆便拆吧,它又不是我的歷史。我們自己亦有份看著它消失。」

他記得,自己是少數對舊郵政總局有些感情的人,當時他有個親戚在那兒當廚子,每年聖誕也會給他們送一個牛油蛋糕,他與哥哥便會去拿:「後來搬去新的郵政總局,是一個極大的落差,它純粹是一個很有效率的『郵政場所』。那時我在高中階段,也心有戚戚然,但你看到當時市民的反應是:幾好啊,入去又方便。那時的人少有這些考慮,現在有是好事,但如何做得要求高一點,內容充實一點,便需要去思考。」

感情不是保育的唯一因素

「有沒有感情很主觀。」不同年代的人對保留的態度截然不同,呂教授認為,因為他們對「香港」的概念有著不同的理解。從前的「香港人」不一定在香港這個地方出生,還包括省港澳;我們對香港有一個本土的定義,是八十年代移民潮之後的事:「例如『港式奶茶』,六、七十年代並沒有這個概念,是香港人移民去溫哥華,覺得當地的不好喝,才開始強調『港式』的做法。」可以說,香港人對自己的認識,也是在互動中逐漸增加的。

今天要求保留舊建築的聲音愈來愈大,他覺得,當中需要多一點實質討論,因為單憑有沒有感情去分辨,其實很困難:「如果現在說有些建築物要保留,我覺得合理的。另一方面,例如香港現在大概有百多間天后廟,但難道間間也有價值?相信當中也有高低之分,那憑甚麼去分辨呢?我相信我們要認真一點去想。」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