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Music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港產指揮家 陳以琳 —— 指揮人生 不再是夢

【文:小米 / 圖片鳴謝:陳以琳】本文轉載自七月號(vol 50)《△志》

「彷彿指揮站在哪裡,哪裡就有音樂發生,哪裡就有魔法出現。」陳以琳Elim說自小已有當一個指揮家的夢想。

就是她,這位年僅廿八歲的港產指揮,於去年十二月在倫敦交響樂團指揮大賽中,擊敗世界各地二百多位年輕指揮,成為首位女性奪得冠軍,更因此獲得一年合約,出任樂團的助理指揮。然而陳在音樂路上也並非一帆風順,她三年前返港到各樂團求職便處處碰壁,獲獎後卻獲本地樂團邀約。香港不重視土生土長的音樂家是一直存在的問題,而陳大部分的音樂訓練均來自本地中學和葉惠康老師的音樂學院。而目前她已於美國密歇根大學完成管弦樂指揮博士學位。

對於最近因港樂新樂季只有極少本地音樂家參與事件,引發起本地音樂家不受重視的熱議,Elim的感想是千萬別低估自己的才華和能力,「我認為那些選擇逗留在本地發展的音樂人,必須以熱情堅持下去,以創新和勇敢的態度、嶄新的方法去將音樂帶給觀眾。」對音樂充滿熱情的她,更與筆者細說起她與音樂邂逅的過程,對擔當指揮的種種看法。


△:三角志    
E:陳以琳 Elim Chan

△:你的音樂天份是否遺傳自你的家人?
E:不是呢,我不是生於音樂世家,我是家裡唯一一個選擇以音樂作為專業的人。只不過,我父親也是一個藝術家,他教授平面設計的,這使我覺得我的音樂天賦某程度上也來自他的創意基因。

△:你還記得第一次與音樂邂逅的情景?為何你當日選了學鋼琴和大提琴,而不是其他樂器?
E:我也不太記得第一次遇上音樂的情景了,印象中音樂在我很年幼的時候便圍繞著我。不過我卻記得一次深刻的經驗,就是第一次去古典音樂會的時候。那場有教育成分的音樂會,是由港樂舉辦,而在音樂會開始之前,指揮會為我們介紹他們即將演奏的曲目,並解說何為管弦樂,當中包含了甚麼樂器等等。我為那次演出,特別是指揮的表現深深著迷。另外,我也記得每當我爸爸工作的時候,總是播放著音樂(古典或其他類型也有)。不過,我一定要說的是廸士尼的《幻想曲》(Fantasia)對我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我學鋼琴也全因為我很喜歡寫給它的音樂。然而,我覺得大提琴是芸芸樂器中,擁有最美、最具人性的聲音。我也很喜歡唱歌,在我心目中,人聲是獨特和有力量的樂器,我還很小的時候已經加入了合唱團。

△:為何選擇成為一個指揮?誰對你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E:如之前我提過第一次聽古典音樂會的經驗,我開始迷上管弦樂,並夢想有一天能成為指揮。彷彿指揮站在哪裡,哪裡就有音樂發生,哪裡就有魔法出現。我愛音樂,我也喜歡與人在一起,而作為一個指揮是有責任將兩者二合為一——將每一個人也帶進管弦樂團/合唱團當中,一起做一些事,和整個音樂廳內的人,一同創造和分享一個經歷。
我覺得每一個生活上的經歷,遇到的每一個人,都以不同的方式影響並塑造成今天的我,當然,我的指揮老師是不可缺少的:Dr. William Weinert、肯尼斯.基斯勒(Kenneth Kiesler)、 古斯塔夫.邁耶(Gustav Meier)、 伯納德.海汀克(Bernard Haitink);而我亦從已不在人世的傳奇人物身上學到了許多:克勞廸奧.阿巴多(Claudio Abbado)、 卡洛斯.克萊伯(Carlos Kleiber)、倫納德.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從每一個人身上,總是有些事情是你可以學習的。

△:你在去年十二月因為勝出了倫敦交響樂團指揮比賽(Donatella Flick LSO Conducting Competition)而獲得了為期一年在倫敦交響樂團(LSO)助理指揮的合約,你對此有何感想?
E:哈哈,我想說的是,我在這一刻能身處其中,和出色的LSO一起工作,我實在感到非常幸運,這是無比珍貴的機會。我會珍惜和這個樂團一起的每一分鐘,因為這不是一件簡單和容易的事。當然,艱苦過後必定有美好的收成,我對此非常感激。

△:你心目中對指揮的定義?
E:指揮工作已令我著迷了很長一段時間,然而坦白說我仍然在當中摸索它是甚麼,並每一天也在想如何能成為一個更好的指揮。一個指揮不會發出任何聲響,但他/她卻能夠找到方法令樂師們創造他/她腦海裡的聲音。要做到這個效果,指揮們要懂得運用他們的面孔、雙手、姿勢、身體、說話,這工作也不只是令到每一位樂師在準確的時刻彈奏即可,還要從作曲家譜寫的作品帶來生命。我相信指揮為音樂服務,是音樂的僕人、作曲家的擁護者。當我站在管弦樂隊面前,我也是當中一員,而指揮,是促使音樂在製造過程中,在音樂家之間導航著一個包羅萬有的精神,一個對音樂的視野。
 
△:指揮在台上要協調上百個樂師奏出音樂,你認為當中的挑戰是甚麼?
E:指揮的難度就在於此——尤其這百位樂師在他們的器樂演奏方面同樣是專家,當中有部分人演奏某些作品的次數絕對多過我指揮該作品的次數。所以我站在這些樂師面前,我必須要徹底了解這個作品,充份預備好以最有效的方式,去解決可能發生的問題。音樂以外,能夠快點去認清樂團的強項和弱項也是非常重要的。我甚至認為,作為一個指揮家,最好能閱讀整個樂團的心理狀態,知道應何時練習,何時休息,何時以笑話來調劑,何時放手給予信任也是非常重要。說到尾,我們與人相處,就必須對一個團體有充分的了解,還有不可或缺的,是對音樂要有豐富的知識,以上一切對協調一個樂團很有幫助。

△:你認為如何能確切地將你對一個作曲家作品的想像與樂師們分享?
E:我首先盡量以雙手向整隊管弦樂團表達我的想法,我也盡全力以我的姿勢去傳達作品的聲音,音樂所走的方向,它的顏色和重量……我的面孔也會給予很多提示。當所有不用口說的方法也失敗了,我才會以說話去解決,這樣做最起碼對我來說是可行的,但當然每一個指揮各有不同的方法吧。

△:在古典音樂的世界,作為一個女性指揮家,你曾否懷疑過女指揮家為何為數如此少?
E:一開始我沒有怎樣去想作為一個女指揮所遇到的困難,可能是因為我在香港唸的是女校(德望學校),到美國升學時也是一所女子學校,當中亦受到很多出色的女老師教導和啟蒙,她們更鼓勵我要勇敢和堅持不懈去實踐自己的抱負。我覺得這個世界對女性指揮家抱持愈來愈開放的態度,這是好的,而我也很感激那些在前面開山劈石的前輩,令我今天能夠站在這裡。不過我認為這一條路無論對男性或女性指揮來說也是不容易的,而來自一些假設性或陳舊的想法總會對女指揮家荒謬地產生過低或過高的期望。所以我今天依然提醒著自己,不用去低估自己的能力。我認為當中關鍵的一步是,認真看待自己,知道自己和男指揮們享有同等的權利去踏上台板,追求夢想。

△:哪些指揮家教導你良多,對你來說是一個典範?
E:我必須感謝在密歇根大學擔任我導師很長一段時間的基斯勒教授,他教授我的技巧令我受用不盡,他也教會我如何透徹地看樂譜。他實在影響了我對指揮的想法:就是指揮是音樂的一個渠道,故我們要抱開放態度,被音樂所用。另外我心中還有兩個典範人物,他們分別是著名指揮家張弦,她給予我很多在音樂和商業方面的深入分析,以及伯納德.海汀克,一位深受世上重要管弦樂團喜愛的指揮家,他教我如何更深入去思考音樂及聲音,以及如何在音樂面前成為一個謙虛的僕人。

△:作為一個指揮家,你的終極目標是甚麼?
E:我的終極目標是將人們聚合在一起,透過饒有意思的方法去製造和分享音樂,我希望能帶領這類項目,為別人的生命帶來改變。在深層的意義上,我希望每個人能在音樂之中尋找一些與他/她有聯繫的東西,我想為他人帶來這樣的體驗。

△:你在LSO現正參與的事?
E:我在這個月有數場校園音樂會演出,我亦會帶領LSO在BBC Proms夏日逍遙音樂節其中一次綵排,我很開心和興奮能夠認識這個新家庭!

△:作為一個在香港出生的指揮家,你早前在一篇南華早報的訪問中說過,你對於香港的音樂環境感到挫折,「本地音樂家對比來自西方的,總比視為低一點,如果他們住在外國可能會好一點,如果他們贏過一些比賽又更好一點」,「比如現在看港樂,有半數都是外國樂手。」你覺得香港音樂人才可以如何抗衡此等音樂風氣?
E:這在最近香港的音樂圈確是一個備受爭議的話題,我認為那些選擇逗留在本地發展的音樂人,必須以熱情堅持下去,以創新和勇敢的態度、一些嶄新的方法去將音樂帶給香港觀眾。要將我們並我們的作品與社會上的人連繫起來並不容易,但我們可以一同聯手去做,成為一道橋去和觀眾作聯繫,令我們更加平易近人和容易接觸。永不要低估你的才華和能力,不論對本地人或外國人來說,最終好的作品便是最好的證明。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指揮家
陳以琳 (Elim Chan)

在香港出生,於2014年12月成為首位贏得倫敦交響樂團主辦的Donatella Flick指揮大賽的女性指揮家,亦為她帶來在倫敦交響樂團出任助理指揮一年的合約。她於2013年獲得布魯諾.瓦爾特指揮獎學金。 她近期參加了在琉森音樂節為期一周的Bernard Haitink大師班,亦將於2016年夏天重回琉森與琉森音樂節學院管弦樂團作首次演出。今年內其他演出包括班洛桑室內樂管弦樂團,法國德里爾國家交響樂團和香港管弦樂團的合作。

......
藝術類型: 作曲, 音樂監製
葉惠康 (Yip Wai-hong)

葉惠康博士是本地傑出的音樂教育家,他曾任香港浸會大學音樂及藝術系系主任幾近三十年,並成立泛亞交響樂團、香港兒童合唱團、葉氏兒童合唱團及香港兒童交響樂團,以栽培香港少年人才為宗旨。最近又成立了香港專業管樂團。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30, 2017

驚慄的《國慶音樂會》

我看這場演出前,未有聽過《愁空山》,完全沒有原先由中樂團演奏的印象、聲音和意義。吸引我入場的並不是這首相當出名的笛子協奏曲,更不是耳熟能詳的...
Nov 22,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四)

上一篇和大家談過吹管樂組,今篇和大家談談敲擊樂。中樂團的敲擊樂組陣容龐大,通常會有四至六位成員,差不多是西方管弦樂團敲擊樂組的兩倍。為甚麼要...
Nov 16, 2017

卡夫卡身後秘史——愛麗絲劇場實驗室《卡夫卡的七個箱子》

獲奬無數的《卡夫卡的七個箱子》自2008年首演後,九年以來只在學校及外地演出,並未在香港作任何公演(除2009年重演外)。今年難得載譽重演,...
Nov 13, 2017

瑞士指揮大師杜托華與港樂奏出色彩瑰麗的法俄樂章

港樂在梵志登的帶領下不斷帶來令人驚喜的音樂會。譬如即將於十一月中舉行的喝彩系列音樂會,其中之一是瑞士指揮大師杜托華,與鋼琴家魯根斯基帶來的一...
Oct 26,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三)

這一篇想談談如何編寫樂曲中吹管樂的和弦。上篇提過中樂團的拉弦樂組在演奏和弦時效果沒有西方弦樂團般理想。但用拉弦樂組配合其他樂器演奏和弦有時就...
Oct 19, 2017

台灣音樂的聲音《樂見台灣- 作曲大師之夜》——簡文彬、林惠珍、高雄市交響樂團

在古典音樂界的國際舞台上,多年來也由西方人主導,或多或少也與文化背景及教育程度相關。而在近年來文化風氣及教育普及下,不少華人逐漸登上國際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