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滯留機場的小飛俠們 林奕華打造無愛都市童話《機場無真愛──歡迎來到薄情國》

文:橙 | 圖:非常林奕華 | 本文轉載自2017年1、2月號(vol 67)《△志》

人總是喜歡緬懷童年,在面書一談起童年看過的卡通片、玩過的玩具、聽過的流行曲、上課做過的傻事,總有很多人讚好、轉發,樂此不疲。這個時代的人們是不是都不想長大?林奕華賀歲喜劇《機場無真愛──歡迎來到薄情國》,帶領一眾長不大的小飛俠們在機場徘徊在想飛與怕飛之間。

小飛俠不完整的童年

林奕華今次的劇作探討「彼得潘症候群」,談到拒絕長大的小飛俠,其實就是一個童年殘缺的小孩子:當他還住在英國的某一天,他離家到仙子王國去玩,回家時卻發現家中的窗子關上了,還看到母親抱著另一個小男孩睡在他的床上,他以為自己被遺棄了,便傷心離開,不再回家,並帶同一群無家小孩建立他的王國Neverland 永無島,自己不再長大,也勸別的孩子一同拒絕長大。林指,小飛俠沒有父親作成長的模範,卻遇見溫蒂以針線為他補回影子,溫蒂更給小飛俠甚至是永無島的無家小孩說床邊故事,無疑是一個母親的形象。

拒絕長大的時代

這個經典的英國故事和現今的香港又有甚麼關係?林指,香港作為英國殖民地近一百年,英國的文化對香港上一代有不少影響,例如說床邊故事,本應是父母與子女關係的橋樑,現在卻演變成床邊影片、床邊手機遊戲等等,「小朋友的純真已不再建立在媽媽和自己中間,可能是建立在菲傭和自己之間,或是這些代替品和自己之間,所以他們成長中要被人聆聽、關注的需要很早就斷了。如果小時候不能跟最親密的人建立這種關係,長大後很可能有更多不安感,更想得人注意。」林指,現時社會出現了愈來愈多無家可歸、自覺沒有價值的人,例如所謂廢青,不就是被放逐、心靈上無家可歸的小孩嗎?「自從有了Facebook, 你會發現一般人Facebook 裡頭的內容不外乎兩種,一是炫耀,但不一定是自覺的,第二是抱怨,自己受了氣,覺得委屈就會發洩在自己的Facebook 上。」林指,成熟是比較能自己跟自己分享感受,而不需站在舞台中央和所有人分享以得到眾人的關注,然而現在無論老少卻都同樣急於向人表達自己,十分自我中心。

 

拒絕時間 拒絕成長

那麼,這些長不大的人們,你遇過嗎?比如像小飛俠一般的伴侶,「男生如果長不大,令女朋友覺得好像湊仔,是因為我們文化中,男生在成長過程中對自己媽媽有一種情意結,就是他在母親身上想得到的還未得到,例如哺乳,如果他在媽媽身上未完成戒奶期的話,便產生依賴性格,希望有人照顧自己,很多事情希望自己不用面對,有人能替他面對,那人不替他面對他就發脾氣、焦慮、失控,這就是彼得潘症候群形成的原因之一。」就如原著中,雖然溫蒂與小飛俠的身份就如永無島上小孩們的父母,但溫蒂為小飛俠縫影子、為小飛俠和一眾無家小孩說床邊故事,溫蒂既如小飛俠的女朋友,更是母親的替代品。

現時的社會,很多男女都長不大,要是小飛俠遇上小飛俠又如何呢?林讓一眾小飛俠滯留機場,是以機場比喻人生的來來往往,「如果你要離開一個地方,你要做離開一個地方和將要到另一個地方的準備,這就是收拾行李,但現在很多人不準備行李就去。」市場導向的速食文化,讓人們的眼光愈來愈窄,「我們對自己人生的控制愈來愈少,我們日日被網站吸引我們去的那些旅程,比我們執拾行李準備去的旅程快,所以我們常常按鍵就去到目的地,令我們無法在去過的那麼多地方之中整理去時所見所想。」當人生各事都沒有過程可言,旅行如是,戀愛如是,才因一個感覺開始,轉瞬因一個感覺而終結,脆弱一如小飛俠的記憶。

「依家係我飛你,唔係你飛我!」

 

一趟又一趟沒有準備的旅程,小飛俠們如何看待飛這回事?「依家係我飛你,唔係你飛我!」這金句,是不是說出來就真的代表自己比較有自信有價值?「其實因為人很怕被飛,心理上還是一個被動的人,才會說這句話,以正視聽,所以這『飛』字也是個比喻,如何我們才能離開comfort zone ?」飛,離開了地面,也就離開了comfort zone,人們現在卻都害怕「離地」,怕與大多數的人不同,斷開連繫,卻在怕飛的過程中失去自我,「飛,在我們口中十分嚮往,因為是自由,但實際上現在很多人都在逃避自由。」結果,人們現在都為自由而跟愛情、婚姻表示「依家係我飛你,唔係你飛我」,其實都是因為怕真實的自己被愛情、現實丟棄。

林奕華打造的無愛都市童話中有你的身影嗎?把握機會進場,經歷一次飛與怕飛之間的掙扎旅程。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林奕華 (Edward Lam)

林奕華,香港出生,中學畢業前曾在前麗的電視及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擔任編劇。畢業後與友人組成前衛劇團「進念.二十面體」。1989至95年在倫敦居住,期間組成「非常林奕華舞蹈劇場」,先後在倫敦、布魯塞爾、巴黎與香港發表舞台創作。94年憑電影《紅玫瑰白玫瑰》(關錦鵬導演)獲台灣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獎。95年回港後致力推動舞台創作,編導超過五十齣作品,並與不同媒體、不同城市的藝術家及團體合作。2010年與2012年兩獲上海現代戲劇谷「壹戲劇大賞」年度最佳導演獎。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Sep 20, 2017

記下雙城的美麗與消逝——劇場空間《雙城紀失》

「這是一個台南年輕女孩派駐香港,及一個香港中年女子意外移居台南的故事。」劇場空間導演余振球回溯《雙城紀失》的創作源起,自從2015年劇場空間...
Sep 19, 2017

我們也是擱淺了的秋鯨 ——三角關係《秋鯨擱淺》

活在深海中的鯨魚,離開水面擱淺地上,承受自身巨大的重量,費力地呼吸;如同異鄉人,離開故鄉前往異地,承受對故鄉的巨大思念,費力地求存。《秋鯨擱...
Sep 15, 2017

有一種距離叫親密——orleanlaiproject《親密》

四個創作人,各自對劇場有不同的想法與執著,這次走在一起合作,可說是對劇場一次質問和試驗。 這似乎是近年劇場界的走向,再不滿足於講好一個故事,...
Sep 06, 2017

展現舞台上的無限可能——「多媒體無限」系列

跨媒體藝術包攬不同的藝術表現形式,不同媒介的互動配合及牽引下亦拼發了出奇不意的創作火花。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的「多媒體無限」系列,將於9月...
Aug 29, 2017

世界的蜷川:華麗的東方元素下的馬克白

自2007年開始邀約,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終於在今年為香港觀眾帶來揚名國際的《蜷川馬克白》。不巧,導演蜷川幸雄在一年前離世,這次已是追悼巡演。謝...
Aug 25, 2017

每個地方也是《中轉站》——施標信

每個旅程裏總會有中轉站,即使風景多美好,也不會是遊人的終點,只是個稍為停留,等候啟程往目的地的地方。人生就有如旅程一般,每個階段也只是一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