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漫談黑盒劇場現況

圖片提供:香港話劇團、同流

提起黑盒劇場,或許會令人聯想起實驗或前衛演出。其實黑盒劇場一詞,純粹指一個空間——一個靈活多變、可更改座位安排、空間比較細、以及牆身(通常)是黑色的表演場地。本地兩個背景截然不同的專業藝團均設有黑盒劇場,當中的節目有何不同?運作的理念又是否相同?

道雖不同,卻目標一致
香港話劇團為香港政府直接資助的主要藝團,乃香港歷史最悠久及規模最大的專業劇團。而同流則以藝術發展局的兩年行政資助應付日常運作開支,屬中小型藝團。兩者雖然背景迥異,但開設黑盒劇場的原因,卻同為加強藝術創作的自主性及開拓表演空間。專責統籌及策劃黑盒劇場節目、香港話劇團駐團導演馮蔚衡回憶說:「話劇團於成立初期,已經有小型創作劇,但演出場地並不太合適。到八十年代末期,話劇團遷入現址,並擁有一個較大的排練室。到了2010年,我們決心將排練室改建成觀眾今日見到的黑盒劇場。」

另一邊廂,資源相對緊絀的同流黑盒劇場,則開設於新蒲崗工廈內。訪問之時,同流藝術總監鄧偉傑正在親自搬運儲物櫃,他說:「(開設黑盒劇場)是我的夢想。我相信很多劇團都希望可以擁有自己的劇場,因為租用其他表演場地有很多限制,我希望可以靈活點。」

鏡框式劇場 vs 黑盒劇場
幾經艱辛都要設立黑盒劇場,除了因為主導權外,還因為兩位資深劇場工作者均深信黑盒劇場可以跟觀眾建立一種「親密關係」,演員亦必須調整其表演方式。馮蔚衡以榮獲多個獎項的《最後晚餐》作例子:「劇中兩母子在自殺前享用最後一餐晚餐,兩個角色圍繞著一張餐桌對話。在走動極少,與觀眾距離極近的情況下,演員必須演得非常『真』。試想像,假如將演出搬到較大的劇院,演員講對白都得提氣,『表演』的味道便會濃了。」

除表演方式外,各項設計也需要作出調整,因此黑盒劇場的靈活性確實非常重要。鄧偉傑在製作《魂遊你左右》時,更從整個布局著手。他安排觀眾乘坐載貨升降機到達劇場,親身體驗晚上人流稀少的工廈,是何等孤寂和陰森。在燈光效果配合下,演出還未開始已令觀眾不寒而慄。但他指出,最重要還是帶出原著的味道:「《魂遊你左右》是一個只有幾個演員的演出,在此細小的場地演出才能演繹出原著的神髓。」

戲劇試驗場
被問到黑盒劇場在整體戲劇發展的角色時,馮蔚衡稱它無疑是一個試驗場:「新的作品、舞台技術及演繹方式都不能一下子放上大舞台。但可以透過黑盒劇場裡,以小眾測試效果及反應,從中窺探哪一種新形式、新風格有望能夠成為主流。」在馮蔚衡的統籌下,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有其清晰的定位:「多年來,話劇團都非常著重『文本的演繹』。我們首要的任務是給新晉編劇一個展演作品的平台。另外,由於話劇團每年的演出甚多,團員會被外界評為變成了『表演機器』。但實情是我們並沒有忘記創作的重要,因此黑盒劇場亦是展演團員創作的重要平台。」

鄧偉傑同樣希望藉黑盒劇場提供更多演出機會:「新畢業的演員有時會不懂得吃苦,但我認為每個演員在起步時都必需吃苦,因為當中可以增進經驗、提升文化修養及累積自己的觀眾。我明白製作演出的財務及行政工作繁瑣,但黑盒劇場要照顧的觀眾較少,製作負擔已經相對地低。新演員要爭取機會,就必需克服此難題。」

除此之外,鄧偉傑竟將西方劇院慣常的運作模式,放在香港當作「實驗」。他容許觀眾在席上食雪糕及飲紙包飲品,試圖讓觀眾在一個輕鬆的狀態下投入演出。他亦嘗試以長演期來改善觀眾不足的問題。可是,對於習慣了一個製作只演四場的香港觀眾來說,怎能理解明明演四場都不滿座,卻偏要演五個星期?鄧偉傑說:「《許三觀賣血記》演了五個周未,最後兩個星期的入座率明顯較高,令整體入座率提升到六成。長演期給演出有機會作自我完善,同時容讓時間來建立口碑。」看來事實已經證明了一切。

節目方向與質素
製作方面,鄧偉傑指同流每年會根據一個主題去選擇劇目:「今個劇季我們以喜劇為主題,下一季則上演有關存在主義及荒誕劇。細劇團的優勢在於題材不需要太廣泛,可以集中培養某一戲種的觀眾。」香港話劇團方面,除了「新戲匠」系列及新劇發展之外,還有一件國際盛事:「明年年初的國際黑盒劇場節會以『身體和表演』作主題,參演的劇團都是專家。更值得高興的,是除了演出之外,他們還會主持工作坊。此舉一方面可以提昇觀眾的欣賞能力,亦可為劇場工作者提供養分。」

或許有人覺得,一個演出好與不好純粹是個人口味。但總得有一些客觀準則讓觀眾去欣賞和討論,演出才得以進步。鄧偉傑就此提出了三點給觀眾參考:「其一是內容能否感動你,又或者能否引發思考。其二是表演者的技藝,是下過苦功還是當表演是茶餘飯後的玩意。還有就是有沒有勇於嘗試的心態。」關於勇於嘗試的心態,馮蔚衡亦非常認同:「黑盒劇場的節目是絕對容許失敗的。因為既然是試驗,即是有失敗的可能。話劇團的主劇目需要照顧較廣泛的觀眾群,因此不能太冒險,但黑盒劇場就可以,當然還得靠資深的藝術人員把關和協助新晉藝術家。」

後記:
馮蔚衡:「我覺得,香港在培育新劇作方面仍然只屬起步階段。以英國The Royal Court Theatre為例,他們每年收到的新劇本高達五千份。與此相比,『新戲匠』所收到的劇本暫時還有一大段距離。」

鄧偉傑:「在歐美等地,小型表演場地多不勝數。據知,政府亦了解此類劇場的重要性,只是未能有實際改善行動。營運一個黑盒劇場雖然困難重重,但只要尚有一線生存空間,我都會努力堅持下去。」

 

補充資料:

就管理而言,表演場地可大致分為製作場地(Producing House)和接待場地(Receiving House)。製作場地指有劇團留駐,或聘有藝術總監或節目總監的場地,會主動安排演出,文中兩個劇場均可以歸類為於此。接待場地則純粹出租予租用人,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及葵青劇院黑盒劇場均為接待場地。(嗚謝鄭新文教授提供詞彙翻譯資料)

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葵青劇院於1999年啟用,當時並未設有黑盒劇場。有關方面接到小型實驗劇場供應不足的意見,加上租用需求不斷上升,因此決定將展覽廳改建為黑盒劇場。工程由2007年10月開始,為期約半年,並成為我們今日見到的黑盒劇場。

The Royal Court Theatre
英國一所以培養新劇場作品而聞名於世的劇場,培養對象包括英國本土及世界各地的劇作家。被美國紐約時報形容為「歐洲最重要的劇場」。(www.royalcourttheatre.com)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鄧偉傑 (Desmond Tang)

同流藝術總監,先後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法國巴黎馬塞.馬素默劇學校、英國Middlesex University,是香港首位跟隨已故國際默劇大師馬塞馬素(Marcel Marceau) 研習三年的舞台藝術工作者。1992-1998年曾任教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1998-2007年穿梭於港、英、韓國從事劇場創作及教學工作。2007年回歸香港。現為香港戲劇協會評審。

......
馮蔚衡 (Fung Wai Hang)

香港話劇團駐團導演,集演員、導演、創作人、節目統籌於一身的劇界精英。英國艾賽特大學舞台實踐藝術碩士(MFA)及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首屆畢業生。1988年加入香港話劇團,曾任首席演員、藝術總監助理、創作統籌等職位;10年出任駐團導演,負責統籌及策劃話劇團黑盒劇場的節目。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Youri Lenquette
Oct 13, 2017

世界文化藝術節2017「躍動非洲」——從閃亮耀眼的藝術,展現非洲的現代多元性

兩年一度的世界文化藝術節(下稱藝術節),不經不覺邁入第七屆,今年的主題為「躍動非洲」,於10月20至11月19日期間,向觀眾呈獻十三個別出心...
Oct 09, 2017

重新認識《父親》——毛俊輝

隨歲月流逝,年紀增長,家族中長輩漸趨老邁,是每個家庭也需要面對的事。銀髮滿項,除了容貌上的轉變,內在也會有所不同。香港話劇團最新劇目《父親》...
Oct 06, 2017

在言語之外尋找真相──評Project Roundabout《謊言》

Project Roundabout的《謊言》翻譯自法國劇作家Florian Zeller的作品The Truth(La Vérité)。「...
Sep 30, 2017

在家鄉漂泊《漂流溪澗》——余翰廷

身處流水間,隨水漂流,是意料之內的事,但如果整個溪澗也在漂流又能否預料到呢?《漂流溪澗》,是劇場工作室本季度首個作品,講述的正是一班自以為身...
Sep 27, 2017

偶戲的藝術——無可言喻之美 道出人生百味

俄國偶戲大師歐不拉佐夫曾為偶戲下了這一番註腳:「……使無生命物轉化為有生命物的一項奇蹟,觀眾為物體展現出生命而感到驚喜,演員的喜悅則來自於賦...
Sep 20, 2017

記下雙城的美麗與消逝——劇場空間《雙城紀失》

「這是一個台南年輕女孩派駐香港,及一個香港中年女子意外移居台南的故事。」劇場空間導演余振球回溯《雙城紀失》的創作源起,自從2015年劇場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