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為何要從頭來過?— 何博欣「不如,我哋由頭嚟過。」

何博欣(Vivian)於Artify Gallery辦了其個人展「不如,我哋由頭嚟過」。在七彩絢麗的美麗筆觸下,在王家衛的電影對白氛圍中,何博欣繪畫了不少香港草根人物的輪廓。

不少藝術家在繪畫人像前,都會嘗試和模特兒聊聊天以了解他們,可是這卻並非何的用意。對她而言,人物本身的故事並不重要,王家衛的電影亦非主題,而是要將沉悶的草根人物浪漫化,重新演繹電影情調,讓人的生活有所感受。

何:何博欣   藝:藝頻

 

何︰展覽的名稱「不如,我哋由頭嚟過」,其實就是《春光乍洩》裡張國榮時常和梁朝偉說的一句話。其實整個展覽都和王家衛的電影故事無關,只是取其對白,再聯繫到一些香港都市人的場景入面。即是取其電影情調,它本來是很超現實、很虛浮的,接著把它帶回一些香港,我們日常會見到的、真實的城市入面。「不如,我哋重頭嚟過」,就是取其字面上,將整個王家衛的情調重新再演繹。

藝:王家衛電影本身是很超現實的,你把它帶回到香港城市的現實場景中,其實有何用意?

何︰因為他的電影全是帥哥美女,根本都與你無關。《花樣年華》出現很美的長衫,但它根本就不會在現實生活中出現。而今次在其對白的氛圍下,畫中的人變成了一位師奶,反而能讓人可以聯繫到生活上吧。好像每一個人都有他自己的感情和故事。

藝:你特地去選草根一點的人物,其實就是想觀眾感覺較容易親近?

何︰其實就是想讓大家都能與一些在電影中與我們無關的事,重新聯繫上吧。

藝:你是否將,本來與大家距離較遠的王家衛電影,嘗試拉近距離?

何︰是的。

藝:你本身對王家衛的電影有何感覺?

何︰我其實沒有的。我純粹只是看而已。我不是他狂迷,但我也有看過、咀嚼過他的電影。因為王家衛拍過的電影不多,但是它們都在一個主題的框架下。每套電影都有其自己獨特的說話方式,都是很vague(模糊)的。我就覺得,他看的故事都很地道、很屬於香港。雖然他找的演員令人感覺很surreal(超現實)。整套電影,那些光影,好像在拍雜誌時裝照片似的。而我就好像幫他拍一個另類的shot(鏡頭)吧。

藝:其實你是想觀眾感受到一些地道的香港故事?

何︰我是想將那些草根階層的人變做主角吧。像這幅,他本來是在中環街頭等著過馬路,他就抬頭看自己的傘——只是一個很平常的人,接著把他浪漫化。那些元素,其實都是為了浪漫化吧,令人物變成很magical(奇幻)的一個場景的主角。

藝:但是,你為何要這樣做呢?你為何要把一些草根階層的人浪漫化呢,要將他們變成王家衛電影的主角?

何︰因為我是想拉近關係吧。將王家衛這些飄浮的情懷——他是想說香港故事的,但我們無法與之聯繫上——我便想將它與我們能夠接觸的東西連繫上。

藝:所以,王家衛的電影是一個主體?是想讓人們去貼近王家衛的電影嗎?

何︰不是,其實真的與王家衛無關。只是想將香港一些很悶的人浪漫化。而那個框架,就是用王家衛的對白。因為他的電影,其實很有香港的特色。接著,他的情調又很浪漫。

藝:其實你想藉這個展覽,帶些甚麼給觀眾?

何︰我是想他們沒有那樣死板吧。可以感覺到一些mood(情調)——因為畫中人都不是會被留意的人吧。全部都是坐在地鐵上的阿叔、師奶、阿婆,他們的世界不是我們眼中那樣容易dismissible(被打發的)。我是想藉著這些畫,令他們變成主角吧。他們平日不會被留意的,但現在就讓他們under spotlight(站在聚光燈下)。

藝:可以說說你的作品嗎?例如這張(《瀑布》)?

何︰這其實是一張在籠屋拍的照。雖然不是我拍的,但攝影師就有一輯相片,是拍那些中年漢如何在籠屋裡面生活。而其中一張,就是那個人在床上躺著。我把背景都剝下了,畫上一些像鑽石、水晶的東西。接著,就像有結晶的煙在吹吧。

藝:也是因為浪漫化的意圖才這樣畫?

何︰對啊,其實因為在籠屋住是很悲慘的,但他現在就好像很「嘆」似的。

藝:那《櫻花》這張呢?

何︰那是一個師奶來的。這其實是《花樣年華》裡面一句對白來的。其實是一個,好像是被人迫遷,然後很悲慘的師奶,她站在街頭,被一個記者拍下了。好像很慘,看著那些樓宇——但是我卻把它拿走了,然後將她變成一個愛情故事的女主角似的。是將所有事情打亂,然後重新來過,卻是用王家衛的情調將之框住吧。

藝:但如果說,你是被人迫遷的那位,然後有人拍了你照片,再將你放在展覽當中,說「不如,我哋重頭嚟過」,將你浪漫化……

何︰這個問題很敏感啊。我覺得是沒有offensive(攻擊性)的目的。其實,這不過是,你在攝影中拍下了別人,然後變成你自己的作品,看別人ok或不ok吧。

藝:即是很純粹的?

何︰對,我純粹是拿他們的五官而已。我不會做其他的事的。

藝:那你對那些人的背景有沒有認識?你知道他們本身的故事嗎?你有沒有和他們聊過天?

何︰不一定知道的。其實是不需要的,因為故事,已經重新被包裝過了。本來怎樣是不重要的,只要那燈光、五官擺得漂亮,我就會拿來用的了。

藝:其實,你為何要創作呢?對你而言,它有甚麼意義?

何︰喜歡創作,然後創作有人看,其實是很幸福的事。我想每一個人都是喜歡創作的,像你寫稿也是一種創作吧。

 

何博欣個人展「不如,我哋由頭嚟過。」

日期:11/12/2013 - 30/1/2014

時間:10:00 - 19:00(星期二至五);11:00-19:00(星期六)

地點:Artify Gallery(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0樓)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画作
何博欣 (Vivian Ho)

本地新晉藝術家,於香港出生及成長,畢業於美國衛斯理大學。她喜歡透過具象油畫、紙張炭畫以及多媒介創作探討生死,當中亦表達了她對香港的情意結。何博欣的作品捕捉了香港真實的一面,由平凡人物的生活點滴,以至街市裡每天上演牲畜屠宰的場景,作品表面上看似是一種對生活的純粹描述,但實際上是對更深層次的文化和社會問題提出質疑。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Oct 20, 2017

場域的意義?—— 卓穎嵐、卓思穎的medialogue

甫踏入香港視覺藝術中心,就傳來尤似風鈴之聲——那是自八月開始「medialogue」展覽的其中一個作品——卓穎嵐的作品《貪婪.寂靜》。深綠色...
Oct 19, 2017

八和會館不满藝術總監人選 西九管理局回應

(香港──2017年10月18日)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管理局)關注到香港八和會館有關管理局新近委任藝術總監的新聞公佈,並作出以下回應: 戲曲中...
Oct 18, 2017

如果記憶不可靠——第三腳本 2.0:巫俊鋒和黎肖嫻聯展

腦海裡的記憶,是過去曾存在的憑證。人依靠記憶索引,回想一刻前、一個月前,甚至一年前發生過甚麼事,以往發生的一事一物重疊起來,構成我們的歷史與...
Oct 17, 2017

現場藝術的反思——《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2017-電元種生》

本年度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主題展覽於10月13日至22日舉行,至今已是第21屆,「電元種生-Cyberia」是本年度主題,Cyberia源自...
Oct 13, 2017

繪畫作為一種視覺語言——楊東龍個展「只是繪畫」

楊東龍於個展「只是繪畫」中將展出13幅油畫作品,以具象風格畫下他周邊的人及景物。若你細意觀賞,你會發現楊氏的畫不止捕足人的日常,純粹說故事,...
Oct 13, 2017

連繫真我的野牛精神《覺醒》——李美蓮

野牛,不少人也在電視記錄片或書本上見過,但卻沒多少人把內心與野牛的型態相結合去想像並進行創作。李美蓮以野牛作為主題,連結人的內心情感,創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