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為初識的你,造一份禮物 — 「Affordable Art Basel 藝術巴塞爾:買不起,送給你」

【部分圖片來源︰互聯網】

生日了,朋友試著猜你喜歡甚麼,想送你一份禮物。最後,無論他有沒有送上你期待已久的東西,大概已不重要,而你怎樣都是會快樂的。原因在於,你知道對方花了心思選禮物,只為令你快樂。

而由城市創作實驗室舉辦的「Affordable Art Basel HK 藝術巴塞爾:買不起,送給你」(下稱 AAB),大概可謂一送禮大行動。話說有 27 個人參加了去年 Art Basel,找到了心頭好。可惜太貴了,只能兩手空空走出展場。於是城市創作實驗室,便舉辦了今次活動。它先請那 27 個觀眾填寫欲望回條,介紹自己的心頭好,解釋喜歡原因;再請來 27 組藝術家,為他們度身訂造出獨屬於他們的藝術品。於是,本來互不相識的 27 組藝術家與填寫欲望回條的人,因為是次計劃被串連在一起。 藝術品可能有價,但用心為對方做的禮物,大概是無價的? 

方向的改變

在一年前,當黃宇軒萌生辦 AAB 的想法時,他關心的是:人們有否了解自己的欲望、藝術品吸引自己的是甚麼、藝術市場機制帶來的限制。然而來到現在,當展場已經佈置好,他卻說重心有所轉變:「單單看到 27 個藝術家在有限制的情況下創作,已是很快樂的事。每個人思考的東西,原來可以這樣不同,我覺得這是最好玩的。」

限制=以對方欲望為基礎

黃所指的限制,大概不只是在資源上,而是指書寫欲望回條的 27 位朋友的要求,將令藝術家費煞思量。 例如其中一位參加者 Michelle Hon,她在 Art Basel 看中了何翔宇的作品《馬拉之死》,那是一個模擬艾未未而製作的真人尺寸樹脂雕塑。她如此理解自己的欲望:「因為我也挺喜歡何翔宇」、「因為藝術品吸引我的眼球」、「因為行完(Art Basel),我只記得它」、「因為我們都忘了重點」、「因為我想擁有一個真人大小的假男人」、「因為我想看藝術品的正面」,另外還註解「我不想要艾未未,我想要金城武」,又說想「易於收藏」。

要求甚多,大概很難一一滿足。於是收到其欲望回條的藝術家黃榮臻,便抽取了她其中的一些要求,製作了一個能夠自由縮收膨脹的男人頭汽球。雖然不像金城武,但至少也是根據對方的欲望度身訂造,再加上自己的創意完成的吧。

在限制以上再創作

雖然黃認為那對藝術家而言,是一種限制;但有些藝術家,並不這樣認為。像藝術家黃智銓,參與其中就因為:「就當今次是一種新嘗試,擺脫自己過往做的東西吧。畢竟,自己做創作,與大家一起做一個回應展,是有些不同的。而我其實並不感到有限制,都是用自己的直覺去接收對方的意思。」

與藝術家黃智銓和卓思穎配對的,是參加者何佩縈。何最喜歡的是藝術家 Jin Meyerson 的畫作 Arcosanti,原因是令她想起「落葉歸根」的概念。於是黃與卓,便一起思考如何用自己的方式,去詮釋這概念。黃智銓道:「看這幅畫的時候,我已感覺到其動感。」於是他便想到去製作一電動的裝置 Shuffle Shadow,模擬畫裡的樹根動態。

與陌生的你,成為朋友

黃宇軒指,一開始以為藝術家收到各欲望回條,是不會主動聯絡對方的。「然而,原來他們會自動自覺去尋找對方的,且似乎不太願意只面對那張欲望回條。」據他所說,有部分藝術家因是次機會,而和對方成為朋友;亦有藝術家,甚至和對方一起創作。 如 Michelle Hon 和黃榮臻,因為今次的計劃,他們認識到彼此。為了感謝黃製作藝術品的用心、或冀可與對方交流,Michelle 曾在旅遊時寄明信片給黃:「跟藝術家做朋友,也算是參與活動一個得著。」友誼隨藝術品意外附送,大概也是無價,亦是無可代替的。

不過也有藝術家刻意不與對方聯絡,不去探知對方的欲望,如何兆南。他認為若與對方溝通,將令作品失去驚喜。縱然如此,他亦有費心去揣磨對方的欲望,用自己的方式加以回應——縱成品非觀者所能預期的,但心意仍舊存在。

感受對方的心意

27 個配對,背後有 27 個建立關係的故事,當中或有喜、有悲、有誤會、有失望、有驚喜。而其中願意溝通的心思,或是細心經營的驚喜,或會帶予參與者暖意吧。像 Michelle ,就如此回應:「對於我來說,如果在 Art Basel 買一個爆炸貴(極昂貴)的假男人,而其背後又帶著沉重的信息;倒不如得到一個快樂而實際的藝術品,讓我可在生活中使用它——黃想到我可把這作品帶去沙灘玩,是想帶給我快樂吧。所以,我還頗滿意這作品的。」

展覽帶來的延伸思考

除此之外,這展覽大概可引領我們思考更多問題:在藝術市場以外的場域,應如何衡量藝術品的價值?將藝術品置離市場,藝術家可如何獲取收入、生存?藝術家的收入該如何衡量?眾籌和資助的方式,會否如何影響藝術的意義?此外還有,一般人期望擁有藝術品的欲望,應如何才可被滿足,又或者,是否應該被滿足?

有趣的是,展場內竟也有藝術家思考這欲望的問題:何兆南,收到楊天帥的欲望回條後,先是試著去研究對方喜愛的奈良美智;接著甚至嘗試用自己不熟悉的陶泥媒介,嘗試模擬楊所喜愛的藝術品。創作期間,他意識到所謂欲望的虛無、創作的虛無,便索性將那模仿品搗爛,用相機拍下那搗毀的過程,用創作去回應、反抗那份欲望。

Art Basel 天價的藝術品,終究對一般人而言,的確是注定失望的欲念。面對必然存在的失望,我們該如何看待藝術市場?參與者,Michelle 說出了她的看法:「若我很有錢,我會捐款給有需要的人,如窮記者。這不代表我不支持買藝術品,只是當世界仍未夠美好——我還未學懂,為何要買很貴的藝術品。」

城市創作實驗室「Affordable Art Basel HK 藝術巴塞爾:買不起,送給你」

日期︰即日起至 9/8/2015

時間︰12:00 - 19:00 (31/7-8/8) ;12:00 - 17:00 (9/8)

地點︰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L0 藝廊(九龍石硤尾白田街 30 號)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楊天帥 Yeung Tin Shui
黃宇軒 Sampson WONG Yu-hin

藝團「城市創作實驗室」(前身為香港城市研究室)總監、「空城計劃」成員。畢業於香港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為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研究生。同時進行當代藝術創作、策展、研究、書寫、教學等,醉心於城市空間和文化生產。

黃智銓 Kenny Wong

香港本地多媒體藝術家。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的創意媒體學院,渴望用藝術探討和呈現感官與日常生活的密切關係。其有關神經科學的作品"10Hz",在第16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中獲得金獎;錄像作品"Human Body"於香港及韓國均有展出。最近的展覽有和Marco De Mutiis合作的「][LIMINAL][」、群展「起動!油街實現」、「海馬赫茲科技藝術表演」等。

何兆南 South Ho

何兆南,攝影工作者。出身於1984年,第4代香港人。2006年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社會工作高級文憑,曾任雜誌編輯及攝影師。現專注攝影,酷愛黑白,偶爾在紙上寫點字,喜歡發掘各類寫實的攝影題材,表達自我存在的觀點。2007年開始參與攝影展覽,於2008參與香港大型攝影展覽《影像香港–當代攝影展》。

何翔宇 He Xiang Yu

內地藝術家,出生於遼寧,畢業於沈陽師範大學美術學院油畫系,後來卻投入創作裝置藝術。作品曾在中國、德國、法國展出,是備受關注的年輕當代藝術家之一。

艾未未 Ai Wei Wei

生於北京,是中國當代觀念藝術家、建築設計師,為詩人艾青與高瑛之子。在中小學期間,曾在新疆居住16年,之後返回北京就讀北京電影學院,並且曾在1979年參加大陸中國美術館牆外舉辦的「第一屆星星畫展」,可視為早期藝術創作背景之濫觴。 1981年,艾未未前往美國紐約的帕森斯設計學院研習,隔年他在舊金山「亞洲基金會」舉辦首次個展。

卓思穎 Chloë Cheuk

卓思穎的創作媒介涉獵裝置、互動媒體、攝影和錄像。她專注以情感連結動力機械裝置,探究平凡物品或媒材之間相碰產生的對話和多重意涵。情感和質感同時揉合在她的作品裡。她探索電子,圖像及混合媒介,以觀察社會和自身為主題,積極探索聲音和物件之間的語境的可能性。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香港舞蹈概述2017及2018」誠邀計劃書

香港藝術發展局 Nov 14, 2019

【雕文嵐女】恐懼

林嵐 Nov 11, 2019

香港舞蹈年獎2020 公開接受提名

香港舞蹈聯盟 Nov 08, 2019

藝能發展資助計劃 現正接受申請

民政事務局 Nov 05, 2019

三角志 - 第98期 | Nov 2019

三角志 Oct 31, 2019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