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政策

Administrative Policy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為甚麼還要讀電影?

文:阿角 | 圖:網絡圖片 | 本文轉載自2012年8月號(vol 17)《△志》

作為藝術,電影有一個很特別的定位:除了是創作之外,它還是一門工業。過往,香港的電影人往往從低做起,俗稱「紅褲子」出身,穩打穩紥;現在,來自學院的電影系畢業生愈來愈多,卻面對不夠經驗的煩惱。拍電影,究竟為甚麼要唸書?

舒:舒琪

為甚麼電影教育仍重要呢?

舒:一直以來,修讀電影的大學課程不多,入電影行業比較困難,晉升時間很長。比如說你想做導演,由場記開始做,做第二副導演、第一副導演……幸運的也要十年八年。跟師傅學的東西也可能比較狹窄,要是做攝影的,便只學攝影,不會學到其他東西,但其實崗位與崗位之間也是interrelated 的。做攝影,要熟悉剪接,具備看劇本、分析的能力,也要經常與美術指導合作;做剪接,便要懂得編劇;做收音,也要懂剪接……電影學院好在比較全面,在專修一個部門之前,可以先打好基礎。它有理論、歷史,作為電影工作者,可以開拓你的思維。而且也比較循序漸進,所以花的時間會較少,較為濃縮,學生也容易點吸收。

但它有一個很大的問題: 拍一部電影所牽涉的人力物力很巨大, 學校去不到一個真真正正professional scale,所以學習經驗無可避免會受限制。舉例說, 學生的畢業作品最多也是30、40 分鐘,但入行的話,拍的卻是長片(90 分鐘)。箇中牽涉的複雜性與規模、需要的韌力與專注力,不是三倍的分別,而是三十倍,這是一個剛畢業的學生不能想像的。所以一入行,個個也要捱,個個也要做。

 

有人會認為做三年好過讀三年書,你怎樣看這種想法?

舒:如果我們的電影工業是很興旺,可能紅褲子出身入行,反而會好一點,因為你開工的機會很頻密。像以前八十年代,日日也有工開,你一日開兩組(戲)也行,所以你累積經驗會很快很快,而且很有用。你今天做錯事,明天就可以糾正。學習的速度其實快很多,表現自己的機會也多很多。不過現在的問題是,整個行業不發達,所以更需要把機會給予一些學院出身的同學。

而且這個趨勢愈來愈明顯,幾乎全世界電影工業比較發達的地區,大部份電影工作者其實也有學院背景。例如韓國,除了最老那一批外,全部也是讀書出來的;美國、日本也是。

你說過在技術訓練以外,文化修養也很重要,能說多一點點嗎?

舒:如果我們承認電影是藝術的話,其實任何一個藝術到最後,仍是關於人,尤其是電影。不只因為它說人的故事,就算是拍生態紀錄片,仍是與人的生態有關。而且,在一部電影當中,你也要尊重團隊的每一個人、學懂跟他們相處,他們才會把自己最好的東西給你。不止要圓滑應對,而是尊重他們作為同等的藝術家、創作者,與演員的關係也一樣。

所有事情到最後也是,作為一個人,你要抱甚麼態度去看這個世界、這個社會呢?你用甚麼目光、甚麼心情呢?所以我覺得,作為主創人員,如不去接觸其他的藝術,不去看書,不去很認真的看其他創作,其實我不相信他會做到一個很好的藝術家。

現在中小學都提倡「創意教育」,電影教育也可從小開始嗎?

舒:一定需要的。在落手落腳做之前,要培養的其實是「鑒賞力」,如你對電影或其他的藝術有鑒賞力,代表你對生活、質素有要求。現在香港的中小學教育最大的問題是,根本缺少了這一塊。這是所謂critical thinking 的一部份:批評是你看到它有甚麼問題,提出相反的意見;鑒賞是懂得欣賞之餘,也懂得解釋為甚麼好,它的價值在於甚麼。這樣很簡單,壞的東西自然會被淘汰。

我們一年20 至25 個同學畢業,不可能全都進入電影行業。但對我來說,最大的目標不是為工業去訓練人材。我常常跟同學說,即使到70 歲仍拍不到一齣戲也不要緊,因為我們的同學至少學懂了甚麼是好的電影、甚麼是不好的。要是他們抱著這個原則和知識做人的話,便已經是一個很好的觀眾。如果大部份的觀眾也懂得分辨甚麼是好電影,那些不好的電影自然會被淘汰。為甚麼某些地方主流的商業電影與小眾的電影可以並存?因為市民有鑒賞力、有分析力,在觀眾的分層上很平均,比較多元。我們就是在教育上缺少了這一塊,所以只有主流電影,非主流或者小眾的電影變得很小很小,很難生存。

你對學生們有甚麼期望?

舒:對我來說,是否同學拍到一齣很好的戲或者成績很好,才會開心?其實不是,我更重視同學在這數年間的轉變和成長。例如今年我們有三部畢業作品,三部不能說是很理想的作品,但今年我是比較開心的。因為他們有進步,這才是我覺得最重要的東西。這代表他們明白了自己的問題在於甚麼,懂得吸收自己的失敗,往好的方向走。

我常常引用一句說話,是許鞍華導演跟一班年輕人說的:「你們可否不要常常想著入行?可否不要常常想著這個工業?你們讀完電影或者很想拍電影,為甚麼不去創造自己的工業呢?」我很相信這句說話。當「規距」已經出現問題、千瘡百孔的時候,是否一定要依附原來的方法去做?做這件事需要很堅決的信心、很大的毅力和很強很強的韌力。這種與過去傳統因循的方法和制度say no 的決心,是我覺得七、八年前開始,大部份年輕人都缺乏的。有沒有想過,怎樣去團結一班志同道合的人?有沒有很銳意、用一個吃苦的心情去投入創作,完成一件事?這是我到目前也看不見的。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電影導演
許鞍華 (Ann Hui)

許鞍華,(英语:Ann Hui,1947年5月23日-),出生於遼寧鞍山,香港著名女性電影導演、監製、編劇。七、八十年代她是香港新浪潮電影製作人中的著名一員。

......
藝術類型: 電影導演
舒琪 (葉健行) (Shu Kei)

舒琪(1956年-),原名葉健行,香港導演、影評人。畢業於香港華仁書院和香港大學英文系,先後加入過佳藝電視、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及嘉禾電影公司擔任編劇及副導演,1981年執導第一部作品《兩小無知》,迄今共導演了六部電影。成立「創造社」發行藝術及獨立電影超過200部,1996年在《基佬四十》宣傳時公開表明其男同性戀者身份。1997年開設電影專門書店「壹角度書店」。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May 11, 2018

回憶電影最純粹的感動:《星光伴我心》

你還記得第一次進電影院時,是興奮,是驚嚇,還是目定口呆?我的第一次是《小魔怪》,五歲時跟家人看的——其實也不過看了十五分鐘,在醜陋的變壞小魔...
May 09, 2018

68過後 「M+ 放映:路磚之下」

由M+ 主辦的放映節目「路磚之下」,於短短三天映期,選映16部電影、電視以及廣告作品,藉由今年是五月風暴五十週年,除回顧當年法國學運情況,並...
Mar 19, 2018

「全港中學微電影創作大賽」賽果揭盅

由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智權教育中心及香港微電影學會合辦之「第五屆全港中學微電影創作大賽」已圓滿舉行,於3月18日假城景國際舉行頒獎典禮。比...
Mar 15, 2018

為香港電影未來開綠燈

以自閉症為題材的香港電影《黃金花》在今年的香港電影金像奬獲得四項提名,包括最佳男、女主角、最佳新人和最佳新導演奬。這齣本地小品結合了弱勢群體...
Feb 23, 2018

73分鐘的生命可能性── 專訪《燈亮時》導演羅展凰

燈亮時,是表演之始;亮燈背後,是累積近一年的努力。《燈亮時》是羅展凰首次執導的長篇紀錄片,以四位「無障礙劇團」成員的真實故事,展現出視障、聽...
Jan 09, 2018

Oh Hi Mark!爛片可以是好電影嗎?——《荷里活爛片王》

爛片界《大國民》The Room在外國早已是cult界經典。與大眾一般認知不同,The Room能升上神枱,不是因為此片夠前衛夠血腥夠c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