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王無邪﹣半杯水的藝術

文:阿角
王無邪

看王無邪的水墨畫,你很難將它們歸邊為「國畫」或者「西洋畫」。一方面,它們富有濃厚的中國味道,用上皴法等國畫技法、着重水墨的濃淡;另一方面,他於光線和幾何線條的運用,又帶有西方藝術的特色。這種多元特質,也許與他的背景有關:曾經寫詩、出版文學雜誌,又跟隨新水墨大師呂壽琨習畫,後來再到美國學習西洋畫及設計。「因為覺得自己不足,所以想學多一點。」這位現代水墨大師把自己形容為半杯水 ﹣沒有注滿,才能夠盛載更多。

文學.設計.繪畫

少年時期的王無邪,最初鍾愛的,是詩歌。「王無邪」這個筆名,便是當時起的:「《論語》有幾句:『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即是思想是沒有邪念。」他辦過文學雜誌:《詩朵》、《新思潮》……在香港早期的文壇留下了不少足跡。然而,他卻在二十歲的時候毅然轉往繪畫發展:「我覺得我在文學上也不能有很高的成就,因為我是香港人。香港人在文學上有幾個基本上的問題,不易克服的。」

「起初我跟着香港美術會的寫生團去寫生,很快我便感到自己在這方面行得很快,覺得自己有機會做到一個相當好的畫家。」在1958 成立的「現代文學美術協會」,王無邪便擔當了美術的部份。後來他遇上香港「新水墨」大師呂壽琨,便跟他學習水墨畫:「他是當年一個比較前衞的國畫家,他有一點是學英國的Turner ( 特納),然後他找到Monet ( 莫奈) 的資料,也有興趣。當時他差不多是第一個走現代水墨這條路線的人。」

雖然王無邪是水墨畫家,但其實他的繪畫的根基是來自西方:「那時我覺得,如果我想學西洋畫的話,在香港是學不到的。」當時香港的西方繪畫還是處於寫實的階段,然而王無邪卻早已對歐美的前衞藝術產生興趣,便決定到美國學習西洋畫:「有機會接觸到它們的環境、技巧以及原作。當我去到美國的時候,看到一些西方藝術的原作,覺得很震撼,在香港沒機會見到。」

在那兒,他遇上了人生另一個重要的領域 ﹣「設計」:「我pick up 了一些學分,是屬於設計的,那時我特別有興趣於西方Bauhaus 的思想。可能我自己本性也有一些理性化的傾向,所以當時Bauhaus 的教育方式 ﹣很systematic 地在設計方面教一個人﹣令我學到一些東西。當我回來香港以後,我便運用了這些東西再重組另外一套設計理論。」

除了教學以外,他也嘗試把這些設計理論融入水墨畫裏面:「我的興趣純粹是用一種思考方式,如何將形像組織到一個地步,可以產生美感。用另外一個講法,我的興趣是『設計美學』。」例如在設計中將一個形象重覆多次,變大變小,或者作少許改變,便能夠產生美感;於是他便在畫面上將山水的不同部份重覆,或者加入不同的幾何元素……這種突破的手法,亦令他建立起個人的現代水墨風格。

「我的水杯只是半滿,但那是一個強項。」

也難怪有人形容王無邪的畫是「融貫中西」,然而,他自己卻有另外一種看法:「首先站在香港人的立場,香港人有一個特色是『不問中西』,根本分不清楚,我讀書的時候上完中文又上英文,我們說話也是一句中文一句英文。」他把自己比喻為一個半滿的水杯,雖然起初在很多方面沒有很深入的認識,甚麼也只懂一點,但這卻變成了他的優勢:「很多在香港長大的人也是這樣,英文不是很好,中文也不是很好,變了『半桶水』。『半桶水』本來是一個缺陷來的,但假如你有自知之明,你便知道自己有很多空間去裝新的東西。當我去到外國,裝了他們的東西,我知道自己本身的不足,便去學。國學不夠,我便去刨四書五經;英文不好,便去外國鍛練,也讀很多外國的書和雜誌。中西兩邊的東西,我也有位置去裝。有一句成語『海納百川,有容乃大』,我的風格就是這樣發展出來的。」

他曾經花了數年去研究西方古典油畫,也是因為覺得自己有不足:「當時我便研究油畫該怎樣去畫,買了不同的溶劑、去試不同的東西,又買一些書看、去藝術館看畫。結果我也懂得畫古典油畫,可以畫得很精細。」但最後,王無邪仍然選擇以水墨來創作,是因為他覺得,這是認識中國文化的原點:「比如一個人要學油畫,任何學院老師都會叫你去看古典、近代、現代或者前衞的畫,但是不會叫你去看范寬、李成、郭熙或者(清初)四王那些,你一定是從外國的油畫入手,於是去到一個極點,你完全不懂得中國的東西。」

「例如我用水墨去畫抽象畫,無論我畫甚麼,我也會看中國古畫、近代、現代,不一定要去看Picasso。我有傳統的根底,大概75 年的時候,我自己很想追回中國傳統,便畫了很多很古典的作品。」也是因為如此,王無邪才可以在中西方的繪畫藝術之間特立獨行,建立起他既古典又富現代感的水墨畫風。

「因為我的杯不滿,甚麼東西只要我努力,我便可以學得到。我學過古典油畫,學過古典山水,這兩樣東西就讓我變化了很多東西出來。」

中國水墨的發展

王無邪認為,人對藝術的需要,其實是與生俱來:「愛美是一種天性來的。但『愛美』也分很多種層次,每個人對於美的需求都不同。就像我們未有繪畫藝術,便有器皿,甚至部落也有紋面,穿的衣服五顏六色。人有這個天性,希望做出來的東西會令人覺得美。繪畫再發展下去的時候,便多了一種感情上的東西。」

現在,世界又再次把眼光放在中國畫壇之上,他覺得這與近年世界形態的轉變有關。中國經濟崛起,除了勾起大家對中國文化的興趣以外,亦令能負擔起購買藝術品,甚至以此為投資的人大增:「當美國人、歐洲人很有錢的時候,他們可以搶Picasso 的畫搶到過億,但現在中國人有錢了,於是中國人開始買藝術品。齊白石的畫在我的時代值幾百元,但現在已經過千萬。」

「這給了我們一個信念:重新再畫水墨畫是否可行呢?」藝術,除了講求欣賞的價值,還在於市場上的價值。這樣說好像很「現實」,但當有生存空間的時候,藝術才能繼續發展下去,而水墨畫便是一例。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王無邪 (Wucius Wong)

王無邪原名王松基,香港著名作家、設計理論家及畫家。1958 年創立現代文學美術協會,為創會會長,1961 年到美國留學,學習繪畫及設計,回港後教授設計理論,更出版多套設計理論書籍。另外,王氏的水墨作品同樣成就超卓,他以西方畫法入畫,革新傳統水墨創作,多年來出色作品無數,其藝術成就在本土及國際層面上備受認同。

......
藝術類型: 藝術家-中國書畫

齊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湖南湘潭人,是當代中國的國畫畫家。原名齊純芝,字渭清,祖父取號蘭亭,老師取名齊璜,號瀕生,別號寄萍老人、白石山人,後人常將「山人」二字略去,故後常號「白石」。齊白石也和張大千並稱「南張北齊」。

......
藝術類型: 藝術家-画作
呂壽琨(1919-1975) (Lui Shou-kwan)

呂壽琨被譽為「香港新水墨運動」的先驅,培育了無數的香港水墨畫家,包括王無邪、周綠雲、梁巨廷、靳埭強等,對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影響深遠。呂氏出生於廣州,父親是畫家和學者呂燦銘(1892-1963),於廣州經營古董書畫店。呂氏自幼受其薰陶熱愛繪畫,臨摹歷代國畫大師的傑作,包括明代八大山人、清代石濤和近代的黃賓虹,亦曾短暫拜師黃賓虹學畫。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May 19, 2018

還原 基本 — 電視撈飯

油街實現與錄映太奇協作以「社區影院」模式製作《電視撈飯》,挑選一系列流動影像作品置於尋常生活環境中播放,運用社區資源及原有特色展開各種可能性...
May 15, 2018

【仁云亦云】盛事和奇觀

踏入4月,藝術界朋友都稍稍能喘一口氣了,因圍繞著大型藝博會的一連串活動,甚至官方機構也因湊熱鬧而衍生的忽然藝術月通通落幕了。急趕到來、匆匆離...
May 10, 2018

詩集以外的補完——《自由之夏》詩畫展

《自由之夏》是璇筠所寫的詩集。上網看過好些評論,詩集本身卻沒看過。見富德樓有辦《自由之夏》的詩畫展,感到好奇就前去看看。本來總覺得,要為一本...
May 08, 2018

還原 基本 — 丹尼爾.克諾︰藝術家的書

《藝術家的書》計劃由2007年於羅馬尼亞展開,為世界十一個不同國家製作它們獨有的書籍。為配合《還原 基本》計劃,藝術家丹尼爾‧克諾為油街實現...
May 03, 2018

一場尋覓之旅:關尚智的《宇宙飄流記》

故事發生在3047年,香港人移居至月球1000年後,這年,他們發現了K星,一個比月球更宜居住的美麗星球,但她非常遙遠,在太陽系的最邊緣。所以...
May 02, 2018

剪不斷的煩惱絲 ——梁嘉賢個展「毛島風光好」

「毛島好風光」是香港藝術家梁嘉賢於嘉圖現代藝術畫廊第五次個展。她擅長畫工筆畫,作品懷古成份不多,亦非向某個畫派致敬,以獨有的巧妙嘲諷,呈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