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現代都市仕女圖——石家豪「稱身大廈」展覽

文、攝:阿度 | 本文轉載自2018年7月號(vol 83)《△志》

一直很喜歡石家豪的「建築系列」工筆畫。在藝術家細緻含蓄的筆觸下,一棟棟冰冷的水泥或玻璃建築,頓化成一個個神態各異的苗條女子,把大廈披戴上身當作外衣,成為一幅幅摩登仕女圖。所以我找了一個炎熱的中午,走進藝術中心實驗畫廊,去看「稱身大廈——石家豪的工筆人物畫」展覽。這次展覽由藝術家自資舉辦,一次過展出多幅藝術家近年創作的「建築系列」人物畫。展覽空間有限,展期也很可惜只有短短一星期,但最簡單的環境 ,反襯出畫作本身的純粹與可愛。

假如建築是女子

如果城市裡高聳入雲的高樓大廈,就如原始部落裡祈求生育的神象一樣,體現了父系社會的陽具崇拜,那把大廈描繪成陰柔女性,會否打開我們對城市的不同想像?我們對當代都市的印象,常常停留於「規劃」、「發展」、「實用性」與「流動性」裡——所有建築鱗次櫛比、井井有條,單是一幢摩天大廈,就能容納數以千計的人,裡頭的人上班下班、營營役役,如像輸送帶上的貨物一樣,一切以效率與利益為先。我們對城市的想像,就是一個「石屎森林」,整齊而冰冷。

但是在石家豪的畫筆下,一幢幢我們熟悉的高樓大廈,例如IFC 一二期、康樂大廈、中環中心、中國銀行、ICC等等,都紛紛變女子身上的衣飾,賦予這個石屎森林一個婀娜多姿的面貌。本來筆直的強化玻璃或混凝土外牆,變成柔軟的衣料,襯托著腳踏高跟鞋的女性之姿態。建築物本來宏偉懾人的氣勢,融化為長裙下的飄逸。女身與大廈,是陰柔和陽剛的結合,一方面既打破我們對城市先入為主的無趣印象,另一方面以人性化的方式,把都市景觀優雅又幽默地呈現出來。

例如藝術家把香港六幢最高大廈並排,突顯出它(她)們的高度有何分別。本來以數字標示的高度差異,在畫紙上卻變成了女孩子的高矮之分:最高挑的ICC,只比排第二IFC二期高一點點,比第三高的中環廣場只高半個頭……你不會知道每一幢大廈真正的高度,也不會知道每幢大廈相差多少米,只有一個模糊的高與矮印象。但我們要這麼多資訊又有何用?倒不如把高樓們當成一個個不同高度的人還更有趣。

 

城市變遷的印記

其實是次展覽展出畫作的主角,並不只是女性。在兩張分別畫上九七前後落成的香港建築之畫作裡,藝術家把主角通通換成男性,身形瘦削、臉上留著小鬍子,沒有女孩的靦腆,卻同樣人性化了香港這個石屎森林。九七前有會展新翼、匯豐總行、中銀大廈等等;九七後則包括ICC、IFC、賽馬會創新樓等新近建築。藝術家讓兩個時期的標誌性建築並排,以主權移交為分野,突顯過去數十年香港城市面貌之變遷。以前的建築物也許沒那麼高大、沒那麼多摩登的強化玻璃外牆,然而外表形態各異的舊式建築,看起來卻比一式一樣的新建築有趣得多了。

而另一組新作品也非常調皮,石家豪把大樓的簡稱作為靈感,為大廈女孩們添上熱帶新裝。例如ICC就是「冰啡咯嗲」(Ice Coffee Cocktail)、IFC是「冰火椰奶」(Ice Fire Coconut ),HSBC更是「熱辣蕉杯」(Hot & Spicy Banana Cup)!看著這些標誌著社會進步的高樓,打工仔日常進進出出的高級寫字樓,頓時變成雪糕美食的宣傳照,也不禁莞薾。

這次展覽由藝術家自資舉行,所以很平實,沒有刻意的策展方向,沒有仔細的作品介紹,據說甚至開幕活動也欠奉,只有入口一小段介紹藝術家的文字,卻給予觀眾與作品直接對話的空間。無論你視這次展出的作品為顛覆男性主導的都市形象,或者香港都市景觀的演變,抑或只是美麗細緻的工筆畫,以至於其他聯想,也通通沒有大礙,只要你喜歡就好。今天,當代藝術越來越重視作品中的社會性與顛覆性,也越需要觀眾主觀聯想,去了解作品背後的信息與巧思。這很多時也要靠策展人的方向或藝術家自述來補充背景資料,但我們還能不能擺脫越見繁複的輔助資訊,讓觀眾跟作品面對面直接溝通?石家豪這次非常簡樸的展覽,也許只是藝術家一個個人的小結,卻給了觀眾這樣一個珍貴的空間。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画作
石家豪 (Wilson Shieh)

石家豪生於香港,獲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的文學士及碩士學位。他於1998年在香港藝術中心舉辦首次工筆畫作個展,其後廿年間參加多次本港及海外展覽。石家豪的畫作現於英國牛津大學艾希莫林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展出,展題是「過去一世紀中國藝術裏的女性形象 (A Century of Women in Chinese Art)」。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5, 2018

重塑時間與記憶——白立方作品與文獻展

白立方畫廊為慶祝成立25年,特意在香港於即日起至25日舉辦紀念展「溫故而知新:作品與文獻回顧」。畫廊挑選了超過30位藝術家共展出36件作品,...
Aug 13, 2018

荷蘭與佛蘭芒黃金時代

五月尾香港蘇富比在其金鐘藝術空間展出一系列荷蘭與佛蘭芒油畫鉅作,展現了西洋藝術史其中一段重要時期的珍貴作品。十七世紀的荷蘭正值黃金時代,無論...
Aug 04, 2018

懷念及延展「丁公」 慷慨精神 「筆墨留情——丁衍庸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門生友好的藝緣」

被譽為「東方馬蒂斯」及「現代八大山人」的丁衍庸,既是西方現代藝術傳入中國的先驅,亦為中國水墨開拓新風的功臣。適逢丁公辭世四十周年,他的學生兼...
Aug 02, 2018

如果城市可重來——“Post-Industrial Landscapes 5.0: Urban Scan”

那天我走進Osage的白盒子,看見了一個感覺陌生的景色——展場裡有一個個捲成圈圓的圖畫,上面有對內、對外的一幅幅城市景象。彷彿你擁有走進去,...
Aug 02, 2018

共存的意義——馬玉江「夜未央」

才踏入「夜未央」馬玉江個展展場,就教人感到有點壓迫。空間小小的,三面牆都貼滿了黑黑白白的紙,上面依稀印有些模模糊糊的字。望向左面的白牆,寫著...
Jul 30,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2)

每次世界發生大型社會運動,藝術與音樂都從不缺席。1968年法國學生運動,出現了大量精彩海報,而音樂人亦以音樂回應。 就以2014年香港佔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