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現代都市仕女圖——石家豪「稱身大廈」展覽

文、攝:阿度 | 本文轉載自2018年7月號(vol 83)《△志》

一直很喜歡石家豪的「建築系列」工筆畫。在藝術家細緻含蓄的筆觸下,一棟棟冰冷的水泥或玻璃建築,頓化成一個個神態各異的苗條女子,把大廈披戴上身當作外衣,成為一幅幅摩登仕女圖。所以我找了一個炎熱的中午,走進藝術中心實驗畫廊,去看「稱身大廈——石家豪的工筆人物畫」展覽。這次展覽由藝術家自資舉辦,一次過展出多幅藝術家近年創作的「建築系列」人物畫。展覽空間有限,展期也很可惜只有短短一星期,但最簡單的環境 ,反襯出畫作本身的純粹與可愛。

假如建築是女子

如果城市裡高聳入雲的高樓大廈,就如原始部落裡祈求生育的神象一樣,體現了父系社會的陽具崇拜,那把大廈描繪成陰柔女性,會否打開我們對城市的不同想像?我們對當代都市的印象,常常停留於「規劃」、「發展」、「實用性」與「流動性」裡——所有建築鱗次櫛比、井井有條,單是一幢摩天大廈,就能容納數以千計的人,裡頭的人上班下班、營營役役,如像輸送帶上的貨物一樣,一切以效率與利益為先。我們對城市的想像,就是一個「石屎森林」,整齊而冰冷。

但是在石家豪的畫筆下,一幢幢我們熟悉的高樓大廈,例如IFC 一二期、康樂大廈、中環中心、中國銀行、ICC等等,都紛紛變女子身上的衣飾,賦予這個石屎森林一個婀娜多姿的面貌。本來筆直的強化玻璃或混凝土外牆,變成柔軟的衣料,襯托著腳踏高跟鞋的女性之姿態。建築物本來宏偉懾人的氣勢,融化為長裙下的飄逸。女身與大廈,是陰柔和陽剛的結合,一方面既打破我們對城市先入為主的無趣印象,另一方面以人性化的方式,把都市景觀優雅又幽默地呈現出來。

例如藝術家把香港六幢最高大廈並排,突顯出它(她)們的高度有何分別。本來以數字標示的高度差異,在畫紙上卻變成了女孩子的高矮之分:最高挑的ICC,只比排第二IFC二期高一點點,比第三高的中環廣場只高半個頭……你不會知道每一幢大廈真正的高度,也不會知道每幢大廈相差多少米,只有一個模糊的高與矮印象。但我們要這麼多資訊又有何用?倒不如把高樓們當成一個個不同高度的人還更有趣。

 

城市變遷的印記

其實是次展覽展出畫作的主角,並不只是女性。在兩張分別畫上九七前後落成的香港建築之畫作裡,藝術家把主角通通換成男性,身形瘦削、臉上留著小鬍子,沒有女孩的靦腆,卻同樣人性化了香港這個石屎森林。九七前有會展新翼、匯豐總行、中銀大廈等等;九七後則包括ICC、IFC、賽馬會創新樓等新近建築。藝術家讓兩個時期的標誌性建築並排,以主權移交為分野,突顯過去數十年香港城市面貌之變遷。以前的建築物也許沒那麼高大、沒那麼多摩登的強化玻璃外牆,然而外表形態各異的舊式建築,看起來卻比一式一樣的新建築有趣得多了。

而另一組新作品也非常調皮,石家豪把大樓的簡稱作為靈感,為大廈女孩們添上熱帶新裝。例如ICC就是「冰啡咯嗲」(Ice Coffee Cocktail)、IFC是「冰火椰奶」(Ice Fire Coconut ),HSBC更是「熱辣蕉杯」(Hot & Spicy Banana Cup)!看著這些標誌著社會進步的高樓,打工仔日常進進出出的高級寫字樓,頓時變成雪糕美食的宣傳照,也不禁莞薾。

這次展覽由藝術家自資舉行,所以很平實,沒有刻意的策展方向,沒有仔細的作品介紹,據說甚至開幕活動也欠奉,只有入口一小段介紹藝術家的文字,卻給予觀眾與作品直接對話的空間。無論你視這次展出的作品為顛覆男性主導的都市形象,或者香港都市景觀的演變,抑或只是美麗細緻的工筆畫,以至於其他聯想,也通通沒有大礙,只要你喜歡就好。今天,當代藝術越來越重視作品中的社會性與顛覆性,也越需要觀眾主觀聯想,去了解作品背後的信息與巧思。這很多時也要靠策展人的方向或藝術家自述來補充背景資料,但我們還能不能擺脫越見繁複的輔助資訊,讓觀眾跟作品面對面直接溝通?石家豪這次非常簡樸的展覽,也許只是藝術家一個個人的小結,卻給了觀眾這樣一個珍貴的空間。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画作
石家豪 (Wilson Shieh)

石家豪生於香港,獲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的文學士及碩士學位。他於1998年在香港藝術中心舉辦首次工筆畫作個展,其後廿年間參加多次本港及海外展覽。石家豪的畫作現於英國牛津大學艾希莫林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展出,展題是「過去一世紀中國藝術裏的女性形象 (A Century of Women in Chinese Art)」。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an 11, 2019

打開生活的想像——「放浪城市」

記憶的城市 虛構的城市 從虛實交錯的角度,和大家觀察耳熟能詳的城市景觀及其聲音建築。藝術家將呈現如何以超編碼的方法,把有形與無形的平行空間置...
Jan 08, 2019

行得快就好世界?──梁基爵《順時針逆行》

置身時代巨輪中,社會氣氛充斥着「天天迫我上路」的氛圍,要進步、難避免捲入時代之中而加快腳步,正面說來這個城市相當有「動力」,但我們可曾停下來...
Jan 02, 2019

藝術不藝術,重要嗎?——小克「Affordable Art Like」

藝術是甚麼?這問題很難答:為甚麼畢加索的作品一定是藝術,多啦A夢的漫畫稿卻不是?為何新晉藝術家掛在畫廊裡的作品是,但在公開考試裡拿5**的作...
Jan 02, 2019

藝術是靈性的修煉——朴栖甫「描法 1967−1976」

白立方香港在這個冬季帶來被認為是韓國現代、極簡和抽象藝術奠基人的朴栖甫(Park Seo-Bo),三年前他已在香港舉行其首次個展。今次追溯他...
Dec 31, 2018

【雕文嵐女】時勢造藝術?

在最近的策展講座中,我以“Social Transformation”(中譯:社會轉化/轉型)為主軸,請來四位講者:黃國才、張怡敏、盧樂謙和...
Dec 24, 2018

面對災難,藝術家如何自處——森美術館15周年記念展:災難與藝術展

不論是天災還是人禍,災難亦是藝術創作其中一個恆常主題。 當災難和危機往往讓人們感到絕望,藝術也為我們記下人面對災難時的情緒、痛苦,甚至以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