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甚麼是Dramaturgy ?

【圖:網上圖片】

在香港的戲劇界,Dramaturgy 仍然是一門非常冷門的專業,冷門得讀者基本上很困難從宣傳單張或場刊上找到這崗位。從字典上得知,Dramaturgy 且翻譯為「編劇法」,但其準確程度則暫時仍未獲得普遍認同。然而,從本網站的性質也可以得知,這裡所談及的Dramaturgy跟社會科學範疇上,以劇場表演角度研究人的互動行為是沒有關係的。

概念與現實之間的橋樑

Dramaturgy 是一門戲劇製作或劇場表現的藝術專業,是創作人的主觀願望跟現實情況之間的橋樑,令兩者結合成一個有機的整體。一般認為,Dramaturgy 一詞源自18世紀德國作家、哲學家、戲劇家Gotthold Ephraim Lessing 於1767 – 1770年間的一系列名為 “Hamburg Dramaturgy” 的評論文章,內容包含分析、評論及將德國劇場理論化,而Lessing亦被視為是現代Dramaturgy 之父。當然,基於各地的劇場發展及歷史原因,Dramaturgy 的定義和功用在個別地方都會有所分別。而劇場既然是一種集體藝術創作,因此像導演或編劇等崗位一樣,每個劇團和製作的Dramaturg (從事Dramaturgy工作的人) 所肩負的工作亦會有不同程度的分別。在今日美國,Dramaturg的工作一般指對一個劇本的多方面研究及資料搜集,當中包括對作者、內容、風格、詮釋,以及劇本的歷史 (historical)、劇場(theatrical)、和智慧 (intellectual)背景。搜集得來的資料,在加以分析整理之後,可以 (1) 為演出選取和準備文本,(2) 為導演及演員提供意見,及 (3) 教育觀眾。

Dramaturgy 報告例子

以上片段是美國一位大學生就劇作《豆泥戰爭》(God of Carnage) 的Dramaturgy 報告簡介。當中他以搜集得來的資料,分析及理解劇本中一些對白用字選取,相信可以令讀者更了解Dramaturg的工作 – 他指出,God of Carnage 劇本源自英國劇本The God of Carnage (而更早則是法文及德文原著)。透過將英國及美國版本作仔細對照,他發現當劇本從英國版本改成美國版本時,不少重要對白作出了修改。例如英國版本的一句 “in short you look permanently pissed” ,美國版本改成 “in short you look completely retarded”。 “Pissed” 是英文俚語,指喝醉,而且是粗俗的用字。但如果在美國版本,用美式英語而改成 “drunk” 或 “wasted” ,就不能夠表現角色的粗俗,因而改成 “Retarded” 是為了凸顯角色的粗俗和冒犯。

塑造劇本

然而,一個演出不一定是搬演現成或經典劇本,Dramaturg 的另一個重要工作便是跟編劇合作,以其專業的戲劇理論知識和搜集得來的資料,為編劇提供多個角度,協助編劇將想表達的意念化成可以演出的文本。西方戲劇史上,將戲劇理論化的做法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35年,當時已經出現由亞里士多德所著,有關戲劇理論的書Poetics。他以《伊迪帕斯王》為悲劇經典,分析了角色、行動、說話及舉例分析了何謂好的劇情,以及劇本如何牽引觀眾。此亞里士多德戲劇形式亦影響了往後多年戲劇發展,而當中很多「規則」亦成為無數當代電影及電視的指引。紐約Ithaca College 劇場藝術教授Jack Hrkach 在訪問中總結了Dramaturgy 的工作,當中包括:資料搜集、撰寫演出資料、教育、協助新劇本創作。

電視劇出現Dramaturg 角色

美國NBC頻道播放過一套電視劇 “Smash”,內容講述一班創作人要製作一個以瑪麗蓮夢露為主線的新音樂劇。故事發展到中段,劇中的編劇開始有創作上的障礙,於是監製請來了一位Dramaturg 協助她。電視劇對角色的處理當然非常通俗化,而且加入了雙方衝突而最後成為好友的劇情,不過也可以對Dramaturg 的工作有一點概念。而事實上,在荷李活電影中亦會有Script Doctor 負責修改劇本或給予意見。但傳統上,他們的名字不會在片尾甚至工作名單上出現,是不少電影背後的無名英雄。

電視劇Smash 宣傳片段

參考資料:

Cardullo, Bert. What is Dramaturgy?. NY: Peter Lang Publishing, Inc. 1995.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5, 2017

《禁式極樂園》迷失在現實與擬真中間的科技匱乏

當人把虛擬世界的事件視為真正的罪惡,那科技就接近了信仰。一如《美國眾神》(American Gods)所描述的新神,科技成為一種神話性崇拜,...
Dec 14, 2017

《不是女僕》 紀錄劇場搖擺於紀實與概念之間

《不是女僕》是一個誠意可嘉的作品,從四語字幕(中英加上印尼語和菲律賓語)便可見一斑。摒棄單向的線性敘事,角色扮演與疏離效果結合,呈現訪談所得...
Dec 07, 2017

「用120﹪的力量去演好每個角色」——林澤群專訪

臨近聖誕,總令人想重温經典的聖誕故事,狄更斯筆下的A Christmas Carol當然是其中之一。香港話劇團將於12月重演音樂劇《奇幻聖誕...
Dec 06, 2017

「企硬」、「不認命」的真.香港精神——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三位劇場人,同時是三位爸爸;四年前一次家庭聚會,由「湊仔經」談到各自心目中的夢想音樂劇,幾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彷彿注定會有事發生!音樂劇《一水...
Dec 04, 2017

建構跨文化交流網絡《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榮念曾、進念・二十面體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
Dec 04, 2017

「成長就是不斷地打碎又重組自己」——訪《培爾.金特》導演鍾肇熙

天邊外劇場請來鍾肇熙參與其舉辦的「新導演運動」計劃——在一個三四百人的中型劇場,執導這齣享負盛名的《培爾.金特》,他對此深感興奮。鍾肇熙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