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用水墨道出生活- 歐陽乃霑

文 : 小米 . | . 本文轉載自2011年10月號(vol 07)《△志》
歐陽乃霑

由幼年畫畫至今、已經80 歲的本土畫家歐陽乃霑,對畫畫的熱情依然充沛,閒時最愛做的,便是相約友人出外寫生。無論油畫、水彩、素描、版畫、鋼筆、水墨…他也能畫,他的畫更充滿了生活質感。不過近年來,他對水墨的興趣大了,在自己雅緻的畫室裡也擺放了許多山水和字畫。談及水墨創作,霑叔說,國畫重視臨摹,不過畫水墨的人,也不應只臨摹前人的作品,「畫家本身對真實的景物也要有所體會,我自己更會把生活畫進去呢。」

愛畫大城小景

由七歲畫畫至今的歐陽乃霑,自覺語言能力不好,卻又發覺自己對圖象的觀察和敏感度得天獨厚,所以畫畫也就成了他的表達工具,「就好像小說家用文字、音樂家用音符一樣。」

他由幼年開始便到處塗鴉,「我小時候在街市長大,我的父親叔伯也是在街市做小買賣: 酒舖、豬肉檔、魚檔等,於是我在街上看到的,也想把它畫出來。」他笑言只得幾歲已可把鷄腳、鴨腳、豬腳、牛腳和馬腳等分辨得很清楚,還問身邊的小朋友知道不知道。除了上課時學畫石膏像,他真正學畫的地方其實也在街頭,「畫街景是我練功夫的時間!」

擅畫速寫的他,早年已把香港不同大街小巷畫過了,甚至如今已消失了的香港風物和建築,比如說皇后碼頭、尖沙咀的舊九廣鐵路火車站等,也能藉他的畫重温。多年來對藝術的推廣和貢獻,也為他帶來了一個政府頒授的榮譽勳章。

用畫說故事

問畫畫多年的霑叔,可否分享一些印象深刻的作畫經歷 ? 他笑說:「我的畫不是很刺激,多數是平平靜靜的,有些像『作古仔』般畫出來。」然後絮絮分享一張在白沙灣構思的畫:一個風和日麗的夏日午後,有一艘快艇匆匆駛過,那時是荔熟時節,這令他想起一個楊貴妃吃荔枝的故事—唐明皇為搏妃子笑,幾乎跑死幾隻馬。於是他畫了一艘快艇飛快地駛過,然後用畫說了一個為討女子歡心而捉河鮮 ( 不是海上鮮) 的故事。

還有一幅在流浮山畫的日落。他那時候因眼前的景物憶起一些令人悲傷的往事: 在文革時期,這裡有很多從廣西漂來的浮屍。「那時我約朋友畫畫,每星期也會去同一個地方畫,連續一個月看見很多屍體浮上來。」他於是為此而畫了一幅淡淡的、悲傷的畫來。

「我的水墨不只有山川雲煙,還有生活。」

提及他的水墨創作,霑叔說,水墨在他眼中是一些形象符號來的。「所以若你要畫水墨,必須先理解這些符號,運用時便很靈活了。」他指出,其實中國古代畫師的筆墨,都經過很多的印證和歸納,比如以山水畫中的『皴法』為例,「這種筆法是前人積累下來的經驗,例如『馬牙皴』的筆法像一顆顆馬的牙齒,或者『披麻皴』,是想表達長滿了草的山丘。」

他指出,這不能只求形似:「筆墨不能只從古畫裡抄出來,我覺得這經驗在運用的時候不能沒有真實的體會,否則畫作會變成空殼,失去內涵。」對於一些大師的徒孫,沒有接觸真山水,卻只在摹本裡臨摹,他感到非常可惜。

問霑叔怎樣寫一幅山水畫的? 「比方說我去過長江三峽、福建、武夷等很多次,沿江的風光我見過很多,有時我的畫會綜合了河流的特點。我會先畫許多速寫,回到畫室會不斷翻看,讓腦海裡有一個總印象。」然後便勾畫一個輪廓: 怎麼畫一條河、怎麼畫遠山近山,「我會把一些小屋畫進去,因為我想我的水墨不只有山川雲煙,也有生活。」他自言曾有人批評他的畫中一些小船小屋容易成了一些「敗筆」,「但我就是要有人在我的畫面內活動,我還是想畫生活呀。」

後記

對於兒子歐陽應霽愛畫漫畫,歐陽乃霑笑言當時自己也沒有教他,只為他請來一個老師。「因為兒子通常不聽父親說的 ( 笑)。我當時為報章畫漫畫插圖,他小時候便看著我畫畫,我相信這個也有影響吧。不過我覺得他像他母親多點- 喜歡吃、喜歡寫文章。其實我的三個子女也愛畫畫。話說回來,我覺得教養兒女,不是用口教,當父母日夜爬格子、看很多書,兒女便會覺得生活模式本該如此。」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歐陽乃霑 Auyeung Nai-chim

歐陽乃霑通過素描、水彩、水墨等工具在香港寫了大量作品,甚至在外地旅行也以速寫形式搜集素材回來整理為作品其中有《雁山行》、《共聽長江月下聲》、《黔山印象》、《長卷式的冊頁》、《太行山調》等畫輯。他在九十年代曾以五年時間走遍港九大街小巷、山川田野,用鋼筆速寫記錄見聞,每日一幅在報章刊登圖文,並結集成書出版《素描香港》系列四本。香港藝術館、香港文化博物館、北京中國美術館也收藏了歐陽乃霑的作品。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