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畫筆下的瞬間與永恆 ——卓有瑞最新個展「霧雲心迹」

擁有卓絕繪畫功力的卓有瑞,最近於新藝潮畫廊舉行個展《霧雲心迹》,展出兩組合共14幅全新作品《霧影系列》(2020)及《蒼穹系列》(2021),以她既寫實又帶點抽象的筆觸描畫最輕最柔的雲與霧:「風景畫從來不是時髦話題,不是新鮮研究出來的主題,今次被邀請展出主要是我在疫情期間還未發表過的作品。」她自言是個每天也畫畫的人,愛畫自然風光,冬去春來,萬物榮枯交替,她說風景一直都存於生活每一個角落,可是如何將風景表達出來,可以很不一樣,「用哪一個視覺去畫,對我而言也是一個挑戰。」

《香蕉連作》揭示生死輪替的過程

卓有瑞出生於台灣屏東,70年代在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從事藝術至今四十多年,回首過去豐富的藝術歷程,她還是覺得,藝術家最重要是做些前人未做過的事,創作沒有人做過的作品。這也解釋了她當日如何受到紐約照相寫實主義藝術家Richard Estes, Mcqueen等影響,畫出當時極具震撼力的《香蕉連作》——一系列200公分、比人還大的巨幅,放大香蕉由青綠到熟成、及後腐爛的肌理畫面,呈現了生死輪替的過程。當時作品引起很大回響,但也引來衛道之士評擊,指它帶有女性主義的象徴意涵。不過原來一切只是無心插柳,「只因我的出生地屏東盛產香蕉,從前蕉農會將香蕉外銷到日本,這在當時是大生意來的,因為香蕉的造型繁複且變化多端,我於是選取這日常可見之物來畫。」

愛畫風殘破敗的歷史感

這組香蕉畫作使那時剛畢業的她聲名鵲起,很快便在台北的美國新聞處舉行個展,亦推動了她兩年後到紐約唸藝術碩士,去拓闊創作視野。此時她亦展開了她另一具代表性的作品《牆》系列。「我那時候專注畫城市風殘破敗的角落,喜歡那些班駁的痕跡,還有那一份人文氣息和蒼桑感。」她於是以精緻細膩的繪畫技法畫出一堵又一堵堅硬的牆,而那些鏽蝕班駁的牆身更表現了歲月痕跡的意象,在陽光映照下的光影幻變間,呈現出一直致力探索的「時間」主題。

「我喜歡旅行,喜歡尋找充滿歷史感的角落,開始時從生活的周遭發掘,但原來全世界也有這種角落,後來我從歐洲、西藏、絲路、峇里島、台灣等,畫著不同地域的牆角門扉。」從中她捕捉了不同牆面肌理的光影變化,表現不同城市的氛圍。到了2005年,她移居到香港,「因為浸會大學聘請我來教書,那時他們的視覺藝術院才剛成立,我就住在學校位於火炭的宿舍。」宿舍從旁有小徑上山,可走到城門水塘,她繪畫的主體於是從城市景觀變成山水、郊野公園的風光,藝術家於此經歷了一種心靈上的反樸歸真:從紐約繁華的藝術之都,回歸自然的懷抱。

留住雲霧變化的瞬間

今次展出的《蒼穹系列》,便是描繪香港郊野公園天空的雲彩,卓有瑞細心分辨陽光的強度和天空不同藍色的氣息溫度,創作出不同形態的雲霞,比如是一縷輕雲、高空的捲雲,或低壓的積雲等。她自言用的不是油彩而是塑膠彩來畫又輕又軟的雲,難度亦有所提升,而不同畫面上的「水漬」,實屬她近年作品的簽名式——畫出來的水漬,既像透明玻璃的水痕、或是飄浮的光印,使作品顯得更有詩意,亦豐富了觀者的視覺體驗。

她旅行時拍下的東西亦是作畫的題材,另一組《霧影系列》中煙霧迷離的意境,便取材自紐西蘭的風景——她拍下當地的火山地貌,再用投影機將照片投影在畫布上,然後將風景的細節和色彩勾畫。要繪製一幅寫實作品要耗上長時間,而精細雕琢如卓有瑞更黏上陶土和細砂,然後打磨,再一遍一遍地重複黏貼和上色的過程,可見她對質感、色彩的層次、細節及氛圍極為重視,所以一幅作品往往花上兩個月來畫。

從事藝術多年,她覺得藝術最重要是讓人感動、產生愉悅及反思。她對自己的作品亦有一定要求,是那種「做不出那個感覺誓不擺休」的心態。「或許外行人覺得根本沒甚麼大不同吧,可是我自己知道,這一種對自我的要求,為達到對作品滿意的程度,我的產量很少,一年畫六幅算不錯了。當然去年疫情下終日留家,也畫了八幅出來。只為做出這種感覺,也不是想要表達甚麼,我想這是一種對藝術的追求吧。」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卓有瑞 Cho Yeou-jui

1950年生於台灣屏東,現創作生活於香港。1973年於台北師大藝術系畢業。1975年個展於台北美國新聞處,以“香蕉系列”畫作在台灣首次出現的超寫實風格。1976年赴美取得紐約卅立大學藝術碩士,自1986年成為OK 哈里斯畫廊的代理畫家。多年來在美國、台灣、中國、香港、日本、韓國舉辦二十多次主要個展及百次聯展。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