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百年大夢如何醒?——《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大夢初醒」,陳曙㬢、黃國鉅專訪

文:阿彬 | 圖:天邊外劇場 | 本文轉載自2018年2+3月號(vol 79)《△志》

香港由小漁村,經過百年歷史,發展成今日的國際大都會,不少人為這個地方奉獻了他們的青春及心血。可這些人所作的,是為著香港這個地方,還是為了自身利益?《漁港夢百年》首兩部曲的「初入夢鄉」及「噩夢連場」,以獨特的方式詮釋不同歷史人物,由鴉片戰爭到日本佔領,由1947年到1997年,讓觀眾以批判角度重新思考以往教科書上所學的一切。當描述到最近2017年事件的第三部曲「大夢初醒」,導演陳曙㬢及編劇黃國鉅笑言不敢說得太盡,「因為大部份當事人還在生,所以我們也不會對他們下定論,反而是希望透過這齣劇令大家多點思考他們的言行,是否真的為了大家好。」

大夢如何與現實接軌?
作為《漁港夢百年》三部曲的最後一部「大夢初醒」,承接著「噩夢連場」,故事由97回歸起至2017。在這十年間,半人半魚的主角盧亭,對自己的身份、族群命運等有著與以往不同的看法。「大夢初醒」是自己真正的醒覺。黃國鉅表示這齣戲中發生的事大家也很明白,故此在內容方面不需要集中在歷史描述,「而是主角盧亭在這些事中所作的決擇,於不同力量、想法之間周旋,藉此表示香港人心態上的轉變。」

首二部曲均利用了一些與大家既有印象不同的角度來演繹某些角色,例如孫中山或司徒華,陳曙㬢解釋到這種處理建基於真人真事、再混合了他們的看法來展現人物。「今次第三部曲所涉及的歷史最接近我們,故此我嘗試用一種不同的方法去表現,而非只重現發生過的事件。我們不希望告訴觀眾誰是好人或壞人,而是希望觀眾多加思考。」黃國鉅也表示,由於第三部曲述說現今,很多當事人尚在生,他不希望對他們進行評價,「重心反而是放在他們的想法,如何影響了主角,影響了香港人。」他希望採用不同的手法來處理這段時間,不會直接評論,借用盧亭這虛構的角色,給觀眾更多想像。

大夢過後掌控命運?
首二部曲上演時,陳曙㬢曾接受訪問,提到香港「百年繁華不過是一場夢」,指香港的繁華是向英國借來的短暫美夢。他解釋香港由一個漁村發展成現時這樣一個夢幻之地,世界金融中心,感覺很不真實。「發展期間,一切東西也是其他人、國家所給予,而非香港自身發展出來,當中有好有壞,成就了香港,就像是做夢般。所以在這齣劇中,我會以夢百年的立場創作,以夢作為動詞,夢到百年的事,而不是單純百年的夢,結束了一般。」黃國鉅對於香港的繁華夢,認為是只得百多年的短暫繁華,是短暫的夢境,而夢醒後則仍然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像是我們以為一些政策及常識的認知、承諾也不過是場夢來的,現在夢醒了,是時候要面對了。」

《漁港夢百年》講述盧亭與這漁港的歷史及命運,陳曙㬢坦言:「我們沒有能力去告訴觀眾命運是怎麼一回事,應該如何掌握。但希望從歷史去觀照當下,從中得到一些線索去想像未來。」他提到自己不是想找答案來為此下定論,而是希望與觀眾一同思考,尋找一條出路。黃國鉅也認同掌控命運是個大難題,「在雨傘時我們嘗試這樣做,但始終未能如願。現在變成了等待,等中國改變,但這不是掌握自己命運的方法。」他補充除了具體行動外,心態的調整亦很重要,「心態上認了輸,認為沒辦法勝出,便是放棄了。事實上運動做成的失望,其實是不合理的,是我們期望過高罷了,希望數十天便能成功,這是不設實際的。」當我們面對一些難題,縱使人們未必能掌控甚麼,但至少可以調整心態學習如何去面對。

大夢過後的崩壞與身份重建?
面對最近香港社會時事,陳曙㬢表示擔心是一定有的,「近年發生了很多事,看到香港價值正在崩壞當中。」他特別提到與他同年代的人,很多都有種無奈感。「並不是說以前有多好,但當對照過往所發生的事,很容易便看到很多價值觀也走向崩壞的局面。」故此他認為做劇場的便是把自己看到的情況呈現出來,期望有些行動者或思考的人能從中得到啟發。黃國鉅表示自己對將來經已由擔心、轉變成預計還會有甚麼壞的情況出現,「所以在劇中或多或少會反映到一種比較消極的想法。劇中會經常提及到一種叫犬儒主義的想法,我最怕的便是人們在心態上變得犬儒,認為做甚麼也會失敗,變得經不起嘗試與失敗。當一出現這種想法,便會未打先輸了。」

一直以來,陳曙㬢觀察到香港人對身份的定義十分模糊,雖夾雜在中西文化中成長,但又不是英國人,回歸後,卻又不願說自己完全是中國人。所以借用了傳說中半人半魚的人物,暗喻港人的矛盾感。「香港人可能是永遠也找不到自己的身份,但近年青年人開始對『香港人』這個身份多了不少認同感,可以看出是個趨勢。大家也不再甘於被統治,被灌輸思想,被安排將來要怎樣做,所以能看到不少本土派青年人開始走出來。」這也解釋了今次演出的演員大多是二十多歲的青年人的原因,他們都受近年發生的運動影響,改變了他們對社會的看法。陳曙曦希望透過他們對當時人物的演繹,引發他們與觀眾一起深入探索這段歷史。黃國鉅提到對於身份認同,三部曲中有著漸進式的不同處理:首部曲是與英國人的關係,盧亭依附於港督尋求協助的關係;二部曲中日治時期,給予了契機讓盧亭尋找國家的保護,對國家的意識上升;來到三部曲中,便是本土意識,對盧亭而言甚麼才是本土。「這也反映了香港人對本土意識上的矛盾與疑惑,當中有不少的搖擺,而所謂本土化的過程中,不斷排除整體割離他者的情況下,到最後又會是怎樣呢?這是我們希望觀眾思考的。」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劇場導演, 藝術總監
陳曙曦 (Chan Chu Hei)

1991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主修表演,獲頒演藝深造文憑(優異)。畢業後再赴當時在英國的 Philippe Gaulier 學院進修戲劇。九三年參與創辦「劇場組合」,曾擔任創作、導演、編寫及演出多個角色,於04年創辦天邊外演藝教室,06年創立天邊外劇場。2012年創立香港藝穗民化協會。

......
藝術類型: 劇作家.編劇
黃國鉅 (Wong Kwok Kui)

德國圖賓根大學哲學博士。現任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副教授,通識及文化研究課程主任,曾出版《尼采﹕從酒神到超人》。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2, 2018

舞蹈與劇場的自我尋探——黃大徽《觀/照系列》

甫進文化中心劇場外,只有一個身型筆挺的男士靜靜地坐着,臉龐瘦削,膚色略暗,卻不知怎的予人一種如鋼鐵般強韌的生命力,這就是且舞亦編的黃大徽。我...
Nov 08, 2018

《原則》引起的校園風暴 擇善固執下的花火

「著體育服先可以去操場打波。」看似簡單的一個新校規卻暗藏危機?新人事,新作風,新校長帶着連串新校規來上任,由不准著校服去打波的規條開始,為這...
Nov 07, 2018

100種生活,100種可能——前進進戲劇工作坊《會客室》

「你覺得香港還有希望嗎?」一個填海計劃,加上民間特首作旁白的廣告搞得滿城風雨,片段伊始的這句話,好像再無出路,將所謂的「希望」和「未來」寄托...
Oct 23, 2018

百年後的寓言故事——綠葉劇團《狂人》

一百年前,魯迅筆下的狂人在日記本子上,留下粗糙的五四式白話文,大聲疾呼他看見的中國文化千百年來無法改變的根本問題。人吃人的社會在不同時代上演...
Oct 16, 2018

室內歌劇《天使之骨》 直搗人性黑暗腐朽

「藝術並不能解決問題,卻可為人們帶來激發和暗示的作用。」2017年普立茲音樂獎得主、現年39歲美籍華裔作曲家杜韻,在當代室內歌劇《天使之骨》...
Oct 15, 2018

創意與能量的無限延展 《幻之森》的舞台奇觀

漆黑一片的舞台令人充滿懸念:隨後台上的舞者四肢發出閃亮如星的白光,他們的肢體躍動,恍如夜空上的星座圖,在萬花筒般的鏡子裝置下,舞動的投影與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