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直面人性之惡——歐斯特麥耶的《理查三世》

文:鄧正健 | 圖:Arno Declair | 本文轉載自十二月號(vol 66)《△志》

理查三世是莎劇之中最邪惡的角色,他弒君奪位,殺人無數,但比起莎劇中另一著名弒君者馬克白,劇中的理查三世則沒有多少心理矛盾。全劇大部份情節都在描述他怎樣謀奪王位,鏟除異己,最後在眾叛親離、亡靈纏擾之中,才隱隱透露出他一絲為時已晚的悔意。此劇被歸為莎劇中的歷史劇一類,但據近世考證,歷史上的理查三世並非如此十惡不赦。當然成王敗寇是歷史常識,莎士比亞作為都鐸王朝的子民,對這前朝末代君主頗有抹黑,亦不足為奇。

但史歸史,戲歸戲,《理查三世》中這奸邪之徒一直深得導演垂青,其中一個就是德國導演歐斯特麥耶(Thomas Ostermeier)。身兼德國劇場重鎮柏林列寧廣場劇院 (Schaubühne Berlin)的藝術總監,歐斯特麥耶長期展現出他驚人的戲劇視野,一方面他導演了大量歐陸新文本作品,並以強橫精奇的導演構作開掘文本的種種可能,另一方面他亦擅於重導經典劇作,並以暴力化的手段重挖劇作中的當代意義。例如他曾在易卜生筆下的娜拉手上放了一把手槍,著她的抉擇由「是否離家出走」變成「是否開槍」;他亦曾將一襲西裝披在頭戴王冠的哈姆雷特身上,叫他變成一個沐猴而冠的胖瘋子。將戲劇衝突轉化為肢體暴力,正是歐斯特麥耶藉經典文本揭露當代社會攻擊性的一把鑰匙。

就此而言,《理查三世》中所呈現的邪性跟歐斯特麥耶的美學基調是同一路子。理查三世為登大位而不擇手段,其性似是惡,但歐斯特麥耶卻認為,理查三世一直在扮演一個只對王位感興趣的人,而為了達到目的,他必須假裝自己心無惡念。換言之,此角色的戲劇性恰恰在於,演員其實是要飾演一個行為邪惡但不能將邪惡表現出來的角色,否則他就無法得到王位了。在歐斯特麥耶的這個版本裡,他更著眼於重塑理查三世知行不一和自我欺瞞這一內心向度,因此有評論指出,當觀眾最後看到理查三世被幻象纏擾,高呼其經典對白:「一匹馬!一匹馬!我願以我的王國來換一匹馬!」之時,觀眾難再覺得大快人心了,反而會對這個體型傴僂的惡魔同情起來。

劇本改編由當時得令的德國劇作家梅焰堡(Marius von Mayenburg)主理,他將莎劇中的中古英語改成散文化的現代德語,省掉過多的詩化對白,使角色的戲劇處境更見精煉。梅焰堡以《醜男子》(The Ugly One)等新文本劇作享譽歐陸,也是歐斯特麥耶的長期合作者,火花可期。飾演理查三世的艾丁格(Lars Eidinger)是柏林列寧廣場劇院的資深演員,劇中他刻意扭曲身體形態,將這個莎劇裡的經典歹角演繹成一個既自閉又自大的人物。在一片激揚鼓聲之中,艾丁格延綿不斷地唸出獨白,將理查三世一角的「自我扮演」演繹得淋漓盡致,亦隱然呼應布萊希特的德國戲劇傳統。

在投入、旁觀和同情之間,觀眾自得直面關於人性之惡的來龍去脈,而不會片面地將經典劇本視作一個刻板角色的古老搖籃。這是歐斯特麥耶構作經典劇作的常見手段。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an 16, 2018

經典之重構《聊齋 Why We Chat?》 林奕華、黃詠詩 創作是寄托自己

“Midnight, not a sound from the pavement / Has the moon lost her memor...
Jan 09, 2018

貓出沒注意!史上最受歡迎音樂劇之一《CATS》再度來港演出

“Midnight, not a sound from the pavement / Has the moon lost her memor...
Jan 08, 2018

異世代的創作者舞曲——訪《迂迴曲》編劇許晉邦、導演余翰廷

作為職業演員,許晉邦笑說這身份看似風光,但實際而言卻十分被動,往往也是有劇團邀請才能全情投入到演戲中。於是他決定作主動——從戲劇中不能缺少的...
Jan 08, 2018

重塑徐訏撲朔迷離的仙氣愛情——室內歌劇《鬼戀》

繼2013年《蕭紅》和2015年《大同》之後,作曲家陳慶恩的第三套室內歌劇《鬼戀》將於月內首演。之前兩套作品刻畫的,是近代為人認識的歷史人物...
Jan 03, 2018

花非花霧非霧

《親密Claustrophobia》是一場既疏離又親密的感官旅程,踏進劇院帶起耳機一刻,觀者已把感官交給作品。帶著耳機的我就像走進不同人物的...
Dec 27, 2017

《等待》中的女人

一生裡數不清的等待 以「等待」為題,著名演員Thembi Mtshali-Jones以獨腳戲娓娓道來她一生的故事。一個南非黑人女人可以經歷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