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Movi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真實的味道——賈樟柯

文:阿角 | 本文轉載自2011年5月號(vol 2)《△志》

當中國大導致力歌頌今天的繁華盛世,紛紛追逐華衣、美女、大製作,拍出一齣齣所謂「大片」,幸好我們還有賈樟柯。自第一套作品《小山回家》開始,賈樟柯鏡頭下所凝視的,正正就是社會真實蒼涼的一面。中國著名畫家陳丹青曾說過:「和凱歌、藝謀比,和馮小剛比,賈樟柯是不同的一種動物。」

你的作品紀實性很強,甚至《二十四城記》有一半以上的訪談對象是真實的人物(當中只有三段虛構人物訪談)。可不可以說說這種風格是怎樣開始的?

賈:我特別喜歡紀錄這種美學。因為在電影這種技術被發明以後,人便認為它可以還原人類自然的生活。比如說照片,它也有人的面貌、世界的面貌,可是它是靜態的,沒有時間,不能夠動。但電影不斷地變得完善,從黑白到彩色,一直接近把我們自然的樣子呈現出來。

我覺得在電影裏面,保持人的自由自在,還有真實性,是我們看電影一個很重要的美感。當然我們中國觀眾受到過去看的電影影響,比較多的時候看那種劇情非常激烈、戲劇衝突很強的影片。但是電影有它獨特的美麗,而紀實就是其中一種美麗。

比如說,如果到街上,我們看到一個人在吃便當,他不說一句話,我們只要看他吃飯的模樣,他的表情,我們就能夠感受、理解他的生活,我覺得這就是電影最美的地方。

在紀錄片和劇情片之間,其實你比較享受拍那一種?

賈:都享受。所以我從《二十四城記》開始,在很多影片裏面有虛構的部份同時也有紀錄的部份。

我覺得拍紀錄片的時候,有種累積的快樂:每天去拍誰,拍甚麼人,他怎麼樣,拍甚麼樣的空間,會發生甚麼事情,你都不知道,你要第一時間去捕捉、去感受。那種突然發生的拍攝的快樂,是特別強。

而虛構是無中生有的過程,你去想像一個故事、想像一個人物,你用筆把劇本寫下來,慢慢這個世界變為了這個人物真實的世界,這也是另一種快樂。

你的作品常常圍繞「變遷」這個主題,那你怎樣看中國這十多年來的變化呢?

賈:中國從90 年代以來一直到現在,發生了很大的經濟變革。從過去國家的計劃經濟到現在市場經濟,在新的情況下衍生很多問題,包括很巨大的貧富差異、地區的差異:延海的開放地區、珠三角跟長三角,就比較發達一些;而西部地區又非常的貧困。

面對變革,就是要面對在變革過程裏面,給具體的每一個人帶來了怎樣的影響。就好像《三峽好人》,因為要修大壩,幾千年歷史的城市就被淹沒了,很多人要移民。像《二十四城記》裏面,因為城市要發展,就把有十萬人在裏面工作過的工廠裁掉。在變革裏面,我們中國人顯得非常的被動,也有一些悲情,所以我自己意識想面對這種變動。

在這麼多作品之中,賈導演最喜歡的便是《站台》:「因為那個電影是說從1979 年,剛剛改革開放,一直到1990年,中國社會變革開始這十年的一個故事。它紀錄了我個人的成長和變化。」

這次於香港國際電影節(HKIFF) 放映,應世博委員會邀請而拍的《海上傳奇》,談的不只眼見的繁盛:「我覺得上海是個有很多創傷的城市,戰爭、災難、爭取運動,讓這個城方的居民在不同的時代來來去去。比如說抗戰的時候,戰爭爆發了,上海人遷到了香港;1949 年新舊政權轉換,很多人來了香港,很多人去了台灣。它就像碼頭一樣,每個人都是過客,有一種很強的飄泊感。所以在《海上傳奇》,我就把中心放在上海人的離遷上面,在上海、香港、台北三個城市中,有關上海人的一個故事。」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賈樟柯 Jia Zhang Ke

1970年出生於山西汾陽,1997年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他的首部長篇電影作品《小武》旋風式於柏林、多倫多、釜山等各大影展為各界矚目。他的作品多參與歐洲各大影展,亦於當地首映。《三峽好人》於2006年榮獲威尼斯影展金獅獎,《天注定》於2013年於康城影展獲最佳劇本獎。賈樟柯的電影風格類近於紀錄片,展示中國現代鄉城發展的不同面貌。

馮小剛 Feng Xiaogang

中國導演、編劇,祖籍湖南湘潭,出生於北京。現任妻子是演員徐帆。馮小剛作品風格以北方京味兒喜劇著稱,擅長小品喜劇片,是早年較有票房號召力的中國導演之一。

陳丹青 Chen Danqing

陳丹青1978年考入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文革後首屆研究生班,1980年畢業後留校任教,留任油畫系第一工作室。早在1980年,陳丹青便以油畫《西藏組畫》蜚聲海內外,成為中國油畫界的巔峰人物,甚至直至今日,油畫圈仍存在著「陳丹青情結」。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