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Music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空城計劃工廈音樂會 工廠裡聽音色迴蕩

藝頻:潘德恩

3月30日空城計劃舉辦的「宏開工業大廈」音樂會,由史嘉茵、Nelson Hiu、Bill Hsu、Les Fong等人在工廠內演出。那裡沒有華麗的裝飾、沒有消滅回音的設備、沒有舒適的觀眾席、沒有表演的舞台——但在那封閉的工廠單位裡,卻可聽到音樂一波又一波如海浪般向你襲來。流離在耳朵裡迴蕩不去的即興音樂及呢喃聲,或不簡潔、不優雅;卻教某種迷離模糊的空洞感,在整個空間內不斷漫延。

空洞的回音

「我們覺得這空間比較特別。如我們要作即興聲音或錄像演出,若找一些有趣的地方去做,效果應會更好。」空城計劃的史嘉茵如是說。他們本來找了兩個地方,一是於西環的貨物起卸區︰「但它在戶外,天氣很難預測,而且那裡比較空曠。但這裡(宏開工業大廈)是很空洞的……在這裡產生的聲音可以很有趣,我們能嘗試不同的效果。」

宏開工業大廈,乃觀塘區一即將被拆卸的工廠大廈。單位內除空城計劃搬置的音響器材外,裡面只剩下幾面赤裸的白牆,空間恍如密室般封閉︰「在這裡說話,和你平日在其他空間接收到的聲音很不同。」若在正式的音樂演奏廳內,人可專注、純粹地彈奏,環境不會產生太多回應。史卻指出,在這樣空洞的環境內,當你彈奏出一個音符,它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會逐漸消逝︰「那你,會如何回應這空間的時間及聲音,並即時作出反應呢?這是我們這次很想嘗試的。」聲音的確與空間息息相關。工業大廈中密封的空間,為回聲的反射與流動提供了有利的條件。

平日參與即興音樂的 Bill 也道︰「我們試音時曾擊打手鼓,它產出的回音的確很特別。聽下去,我覺得那不像是敲擊樂的聲音——它的回音和共鳴,改變了它的音色。」史指出,他們還帶來了各種樂器,包括鋼琴、小提琴、電腦、一些在城市錄下的聲音,以及其他敲擊樂器︰「我們找來一些具有相似音質的樂器,那呈現的效果會平衡一點。」史刻意挑選能生產相似形狀的樂器,避免聲音過於混雜。

著重互動的即興藝術

「宏開工業大廈」是一即興演出,音樂及視像元素交錯其中。喜玩即興音樂,與 Nelson Hiu 為多年好友的 Bill,簡介即興音樂的本質︰「這是一種很社交性的音樂。那當中存著很多合作。它建立在人與人之間的友誼之上,是以關係為基礎的。」演奏者間,必須存在默契,對彼此的演奏夠敏感,又要有和應對方的心思,才能奏出吻合的樂弦。

而表演即興視像,亦是同一原則︰「即興音樂表演中,如我是做音樂的,我要考慮到其他樂手在做甚麼。那像在聊天吧︰若我中途加入,便要配合他們說話的內容、談話的快慢、頻率——而我做視像,也在考慮著這些東西。若音樂節奏較快,當中有很多變化,那我也希望能用錄像,呈現出類似的感覺。」

善用空間的拓展者

空城計劃一直志在潛入城市中被忽略的各線縫隙,從中發掘可被使用的空間。這次的「宏開工業大廈」亦延續著他們的信念︰「如有些有趣的地方,那就使用它們吧。」史認為,香港各個角落裡,其實表演場地有很多,只視乎人有否好好利用它們。

她又指出, 在非正式空間如工廠內表演的好處,在於可自由發揮︰「在正規的表演場地內,往往有很多限制。」此外,她亦想為他們的音樂,找尋適合的演奏空間︰「正式演奏空間內的裝飾實在太美,有些錄像、音樂、藝術形式於那個環境中發生,其實未必好看——它們會完全不配合彼此似的。」除此之外,亦與資源有關:「在香港若從事表演藝術,其實很辛苦。你要找到地方去排、去演,都要花很多金錢。」史希望,大家也能多運用這些被忽略的空間。她相信不同環境的土壤,能夠滋養出各種靈感,叫嶄新意念開花結果。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史嘉茵 Sze Ka Yan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主修音響設計及音樂錄音。在學期間曾到蘇格蘭皇家音樂 戲劇學院作交流生。曾擔任香港演藝學院《日落音樂會2008》監製,以及《魔 方變奏》和《無際空境》之音響設計。舞蹈製作包括香港舞蹈年獎2011、《3D動 屋》、《簫邦 vs Ca幫》、《英雄@降E大調》和舞在平行線系列《流。白》,並於 《同闖新天地II:我的身體版圖》中擔任工作坊導師及展覽聲音裝置設計。

方亦光作專業鼓手,從事娛樂表演,超過三十年,現時他在香港演藝學院為音樂劇場課程擔任舞蹈伴奏,同時亦積極投入多項音樂計 劃。他生於美國加州三藩市,曾於美國、蒙特里爾、波多黎各等地表演,他喜愛各種形式的音樂,演奏由爵士至流行曲,傳統至實驗音樂,他尤其對帶著強烈節奏的 音樂著迷。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