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Danc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穿梭香港與倫敦的編舞之路 - 藝術新秀馮樂恒專訪

【圖片由受訪者及藝發局提供】

本屆藝術發展獎「藝術新秀獎」(舞蹈) 得主馮樂恒 (Victor),近年一直穿梭於香港及英國兩地進行創作及參與演出,不時還會到歐洲其他國家參加工作坊和交流。作為獨立藝術家,Victor 沒有經理人,卻同時在兩地成功獲得不少委約創作、藝術資助及演出機會。到底是甚麼推動著他?在歐洲的藝術生活又是怎樣的呢?

SC:Seth Chan 陳健迅
VF:Victor Fung 馮樂恒

SC: 先恭喜你剛獲得今屆藝術新秀獎!可以分享你近年在香港及英國兩地創作及演出的經歷嗎?
VF: 謝謝!要將工作分配在兩個城市,令我要花更多氣力去安排時間和資源。但在兩地創作和演出一直是我的願望,因為長時間停留在同一地方,我怕會傾向安於同一圈子。經常跟同一群藝術家合作,久而久之便會局限了創作。穿梭兩地可以和更多人合作,甚至將一個創作分開在不同地方進行。例如在香港開展了一些動作意念,之後到倫敦找另一群舞者去繼續創作,然後分別在兩地演出。這樣創作能令我有兩個觀點去看作品,能為舞作帶來不同元素,令作品更豐富。

SC:你近年參與了甚麼藝術項目?
VF: 我花了三年時間,斷斷續續地完成了碩士學位。另外在英國演出和編舞,可以嘗試很多在香港較少機會參與的項目。例如我參演了在Royal Albert Hall 演出的歌劇Aida。演出很大型,共演了三個星期,當中還有一段很重要的舞蹈。另外參演了洛李維斯主演的荷里活製作《浪魂47》。參演了Tino Seghal在倫敦Tate Modern 的These Association。他本身是個「舞蹈界」的人,但現時大部份作品都在美術館演出。作品很大型,最多表演者的時候有一百五十人,作品每天由上午十時演到晚上關館。編舞方面試過跟視覺藝術家合作,也參與過舞蹈錄像的編舞。總括而言比在香港的創作多元化,香港的作品多是舞台作品,例如2012年為城市當代舞蹈團編了一個作品,分別在香港和中國演出。

SC:那一個項目印象最深刻?
VF: 其中一個項目叫「Spazio」,我們到了歐洲四個城市,每個城市逗留三星期左右去探索編舞跟其他藝術形式的關係。難得的是計劃並非要創作一個演出,而是去審視自己的創作意念和實踐之間有沒有出入。舉一個例子,在其中一個城市我們集中探討燈光設計。我們反思到底燈光設計是否只能在當編舞家編好了舞之後,再加燈光令作品豐富?還是燈光設計師其實可以參與在創作過程之中?我們反思創作人到底只是創作動作、還是一個畫面、抑或整個體驗過程?「Spazio」給我機會沈澱一下自己的工作,思考創作是甚麼回事。畢竟在一個專業編舞環境中,要很仔細去編排舞蹈動作,很少有機會去反思為甚麼要這樣做,為甚麼有這個選擇,思考未能去得很遠。但藝術家卻必需爭取時間和空間,令自己在思想上流浪一下。兩者彷彿都是香港最缺乏的,幸好今次計劃集合歐洲多國資助,再公開招募參加者,才令我有機會可以參加。

SC:你所接觸到的香港和歐洲藝術家,兩者有甚麼分別?
VF: 歐洲藝術家的創作路向以及對編舞的定義也比香港較廣闊,例如有編舞聲稱自己要探索的是身體和動作而不是舞蹈,以及有藝術家以研究身體與社會的關係為己任。他們不再以一些傳統舞蹈動作去創作,而是每次創作都會重新去研究身體,以身體作為媒介來創作。他們亦不在意如何界定自己的作品是舞蹈或是形體等等,不願意由一個標籤去開始創作,而是以身體為原材料來創作。原成品在何處演出,被視為舞蹈作品,還是在美術館的「Movement Sculpture」也好,都不會限制了他們的創作。

SC:英國的舞蹈發展給你怎樣的印象?
VF: 我想最強烈的印象,是每個舞團的定位都很清楚,有很明確的理念和方向。觀眾自然會因應自己的喜好而入場欣賞,而不是舞團因應觀眾口味去做一些演出。有些團歷史悠久一些,會有較強的風格,例如Rambert比較重技巧和舞蹈動作多一點。Hofesh Shechter同樣著重身體動作,但風格很不同,較粗獷,像以色列的舞蹈風格。他們的觀眾年輕一點,加上他自己負責作曲,所以同時吸引了欣賞他音樂創作的觀眾。還有Richard Alston,承襲了較多Merce Cunningham 的技巧而來。另一方面,而例如Punch Drunk,他們會在特別地方演出一些很大型的作品,而且加上戲劇元素,並要觀眾四處找尋場景。他們較大眾化,娛樂成份重一點,不常看舞蹈演出的觀眾也能享受。所以說每個團的著眼點都不同,能吸引更廣泛和不同口味的觀眾。

SC:你如何界定自己的風格?
VF: 我曾經跟好些藝術家朋友傾談過這問題。我現時31歲,到底是否需要為自己定下一些風格?現時對我來說,每個新創作都是從一個新的出發點出發,因為每次出發點不同,所以每個作品都不同。我認為「歸類」是要在有了一定數量的作品,才能檢視和歸類自己的風格,而不是自己定下一個風格來然後跟隨。這個檢視亦是一個反思的過程,發現自己的創作開始呈現規律時,到底是要跟隨還是打破它?暫時我每次創作都希望跟之前的有所不同。當然我也會擔心自己的作品如何定位,會思考想觀眾對Victor Fung作品的期望,或許就是每次都有新體驗吧!

SC:除了創作,你還在進行研究工作?
VF: 是,我正在為我的博士學位進行Middelsex University與Dance4 合作的研究工作。主題是如何發展青少年的創意,特別是研究Dance4旗下的「Centre for Advanced Training 」項目。它是一個全國的計劃,性質跟香港演藝學院的GYDP差不多。學生每星期上課,有芭蕾舞、當代舞等,還有一個「創意環節」。我的工作就是去研究這個計劃如何發掘學生的創意。「創意」一詞經常被提及,每人也有不同定義。到底是否藝術家才需要創意?一般人是否需要創意?生活上可否有創意?數學是否需要創意?在研究中,我會嘗試了解老師、藝術家與學生上課或創作過程,會用甚麼方式跟學生互動。編舞家跟學生排舞時,學生的身份到底是學生還是舞者?抑或兩者都是?身份不同會跟作品有甚麼不同?同時我亦會參與教學及編舞。預計需要三年時間完成我的博士學位。

 

馮樂恒個人網頁:http://www.victorfungdance.com/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編舞, 舞者
馮樂恒 (Victor Fung)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及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並於 London Contemporary Dance School 完成編舞(優等)碩士學位,現正於 Middlesex University 修讀博士學位。2013 年獲頒發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新秀獎」,以表揚其對舞蹈藝術發展的貢獻。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12, 2017

漫遊純真的世界 探索愛與責任——城市當代舞蹈團合家歡舞劇《小王子》

「我就在其中的一顆星星上生活。我會站在其中的一顆星星上微笑。當你在夜晚仰望天空,就彷彿看到每一顆星星都在笑,而你,唯獨是你,才能擁有會笑的星...
Jun 12, 2017

Being There 2017──聲音掏腰包、ART CAMP TANGO

由聲音掏腰包及ART CAMP TANGO所主辦的Being There 2017主要分成兩部份,其一是於夏天到日本京都府京丹市舉辦藝術家駐...
Jun 05, 2017

跳入劇場的《大娛大慾》──陳頴業

八、九十年香港經濟發展蓬勃,上流人士天天大魚大肉,低收入人士則幻想著要成為有錢人,渴望著有甚麼時機輪到他們去大魚大肉。然而,經歷過經濟衰退後...
May 19, 2017

兒童遊戲入舞 解放肢體語彙 ——法國五月《西門說》舞蹈劇場

法國五月藝術節的表演節目包羅萬有,除有法國藝術家的精彩演出,也有不少是由法國與本地藝術家共同創作的成品——比如由不加鎖舞踊館聯同Emmanu...
Mar 07, 2017

觸摸實相?還是拆解?──《後感性‧實相》舞作中的戲劇訓練

「實相」到底是甚麼?這佛家用語,我不能說我完全懂得。「實」相對的是「虛」,從實相我反而想到現實種種虛妄。心經說「五蘊」,說色、受、想、行、識...
Feb 10, 2017

俗文化的對壘:評《佛‧像》

流行文化,泛指當下盛行的生活文化,特別是廣為大眾接受的文化產品或活動。千禧年以降,南韓成功通過電視劇、流行曲打造「韓星」、製造全球性K-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