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Danc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穿梭香港與倫敦的編舞之路 - 藝術新秀馮樂恒專訪

【圖片由受訪者及藝發局提供】

本屆藝術發展獎「藝術新秀獎」(舞蹈) 得主馮樂恒 (Victor),近年一直穿梭於香港及英國兩地進行創作及參與演出,不時還會到歐洲其他國家參加工作坊和交流。作為獨立藝術家,Victor 沒有經理人,卻同時在兩地成功獲得不少委約創作、藝術資助及演出機會。到底是甚麼推動著他?在歐洲的藝術生活又是怎樣的呢?

SC:Seth Chan 陳健迅
VF:Victor Fung 馮樂恒

SC: 先恭喜你剛獲得今屆藝術新秀獎!可以分享你近年在香港及英國兩地創作及演出的經歷嗎?
VF: 謝謝!要將工作分配在兩個城市,令我要花更多氣力去安排時間和資源。但在兩地創作和演出一直是我的願望,因為長時間停留在同一地方,我怕會傾向安於同一圈子。經常跟同一群藝術家合作,久而久之便會局限了創作。穿梭兩地可以和更多人合作,甚至將一個創作分開在不同地方進行。例如在香港開展了一些動作意念,之後到倫敦找另一群舞者去繼續創作,然後分別在兩地演出。這樣創作能令我有兩個觀點去看作品,能為舞作帶來不同元素,令作品更豐富。

SC:你近年參與了甚麼藝術項目?
VF: 我花了三年時間,斷斷續續地完成了碩士學位。另外在英國演出和編舞,可以嘗試很多在香港較少機會參與的項目。例如我參演了在Royal Albert Hall 演出的歌劇Aida。演出很大型,共演了三個星期,當中還有一段很重要的舞蹈。另外參演了洛李維斯主演的荷里活製作《浪魂47》。參演了Tino Seghal在倫敦Tate Modern 的These Association。他本身是個「舞蹈界」的人,但現時大部份作品都在美術館演出。作品很大型,最多表演者的時候有一百五十人,作品每天由上午十時演到晚上關館。編舞方面試過跟視覺藝術家合作,也參與過舞蹈錄像的編舞。總括而言比在香港的創作多元化,香港的作品多是舞台作品,例如2012年為城市當代舞蹈團編了一個作品,分別在香港和中國演出。

SC:那一個項目印象最深刻?
VF: 其中一個項目叫「Spazio」,我們到了歐洲四個城市,每個城市逗留三星期左右去探索編舞跟其他藝術形式的關係。難得的是計劃並非要創作一個演出,而是去審視自己的創作意念和實踐之間有沒有出入。舉一個例子,在其中一個城市我們集中探討燈光設計。我們反思到底燈光設計是否只能在當編舞家編好了舞之後,再加燈光令作品豐富?還是燈光設計師其實可以參與在創作過程之中?我們反思創作人到底只是創作動作、還是一個畫面、抑或整個體驗過程?「Spazio」給我機會沈澱一下自己的工作,思考創作是甚麼回事。畢竟在一個專業編舞環境中,要很仔細去編排舞蹈動作,很少有機會去反思為甚麼要這樣做,為甚麼有這個選擇,思考未能去得很遠。但藝術家卻必需爭取時間和空間,令自己在思想上流浪一下。兩者彷彿都是香港最缺乏的,幸好今次計劃集合歐洲多國資助,再公開招募參加者,才令我有機會可以參加。

SC:你所接觸到的香港和歐洲藝術家,兩者有甚麼分別?
VF: 歐洲藝術家的創作路向以及對編舞的定義也比香港較廣闊,例如有編舞聲稱自己要探索的是身體和動作而不是舞蹈,以及有藝術家以研究身體與社會的關係為己任。他們不再以一些傳統舞蹈動作去創作,而是每次創作都會重新去研究身體,以身體作為媒介來創作。他們亦不在意如何界定自己的作品是舞蹈或是形體等等,不願意由一個標籤去開始創作,而是以身體為原材料來創作。原成品在何處演出,被視為舞蹈作品,還是在美術館的「Movement Sculpture」也好,都不會限制了他們的創作。

SC:英國的舞蹈發展給你怎樣的印象?
VF: 我想最強烈的印象,是每個舞團的定位都很清楚,有很明確的理念和方向。觀眾自然會因應自己的喜好而入場欣賞,而不是舞團因應觀眾口味去做一些演出。有些團歷史悠久一些,會有較強的風格,例如Rambert比較重技巧和舞蹈動作多一點。Hofesh Shechter同樣著重身體動作,但風格很不同,較粗獷,像以色列的舞蹈風格。他們的觀眾年輕一點,加上他自己負責作曲,所以同時吸引了欣賞他音樂創作的觀眾。還有Richard Alston,承襲了較多Merce Cunningham 的技巧而來。另一方面,而例如Punch Drunk,他們會在特別地方演出一些很大型的作品,而且加上戲劇元素,並要觀眾四處找尋場景。他們較大眾化,娛樂成份重一點,不常看舞蹈演出的觀眾也能享受。所以說每個團的著眼點都不同,能吸引更廣泛和不同口味的觀眾。

SC:你如何界定自己的風格?
VF: 我曾經跟好些藝術家朋友傾談過這問題。我現時31歲,到底是否需要為自己定下一些風格?現時對我來說,每個新創作都是從一個新的出發點出發,因為每次出發點不同,所以每個作品都不同。我認為「歸類」是要在有了一定數量的作品,才能檢視和歸類自己的風格,而不是自己定下一個風格來然後跟隨。這個檢視亦是一個反思的過程,發現自己的創作開始呈現規律時,到底是要跟隨還是打破它?暫時我每次創作都希望跟之前的有所不同。當然我也會擔心自己的作品如何定位,會思考想觀眾對Victor Fung作品的期望,或許就是每次都有新體驗吧!

SC:除了創作,你還在進行研究工作?
VF: 是,我正在為我的博士學位進行Middelsex University與Dance4 合作的研究工作。主題是如何發展青少年的創意,特別是研究Dance4旗下的「Centre for Advanced Training 」項目。它是一個全國的計劃,性質跟香港演藝學院的GYDP差不多。學生每星期上課,有芭蕾舞、當代舞等,還有一個「創意環節」。我的工作就是去研究這個計劃如何發掘學生的創意。「創意」一詞經常被提及,每人也有不同定義。到底是否藝術家才需要創意?一般人是否需要創意?生活上可否有創意?數學是否需要創意?在研究中,我會嘗試了解老師、藝術家與學生上課或創作過程,會用甚麼方式跟學生互動。編舞家跟學生排舞時,學生的身份到底是學生還是舞者?抑或兩者都是?身份不同會跟作品有甚麼不同?同時我亦會參與教學及編舞。預計需要三年時間完成我的博士學位。

 

馮樂恒個人網頁:http://www.victorfungdance.com/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編舞, 舞者
馮樂恒(馮樂恆) (Victor Fung)

馮樂恒活躍於本地及倫敦舞壇,多次獲獎。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及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並於 London Contemporary Dance School 完成編舞(優等)碩士學位。​2013年獲頒發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新秀獎」,以表揚其對舞蹈藝術發展的貢獻。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6, 2018

西九AND+啟動 描繪亞洲舞蹈圖象

香港舞蹈界發展面對的困難,其來有自:香港缺乏文化政策、教育方面支援。觀眾拓展不易,和舞蹈有關的評論和記錄亦不多。縱使近年在節目製作方面的資源...
May 24, 2018

沉醉於愛爾蘭熱情奔放的樂舞——《勁舞樂飛揚》

眾所周知,愛爾蘭的民族舞蹈中最為著名的踢踏舞—舞者挺直上半身、其細緻繁複且快速的腳步動作,加上耳畔奏起的凱爾特音樂,確實令人目眩神迷。將於六...
May 17, 2018

《芭蕾精品匯演》為觀眾呈獻現今其中三位最具影響力編舞家的作品

《芭蕾精品匯演》包含了三位國際著名的編舞家的作品:惠爾頓的《匆匆》、羅曼斯基的《動物嘉年華》及麥英泰爾《生活中的一天》。今次我們更特地請來了...
May 14, 2018

舞一場瘋狂卻無悔的愛情——英國國家芭蕾舞團 x 艾甘.漢《吉賽爾》

誕生於十九世紀浪漫主義時期的《吉賽爾》一直是舞迷心中最完美的芭蕾經典,若是放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它可會是怎樣的一個故事?該劇由法國作曲家阿道...
https://scontent.fhkg10-1.fna.fbcdn.net/v/t31.0-8/28235030_1637826066272038_4215011084756575876_o.jpg?_nc_cat=0&oh=8bca72f14c5f85ef05cc0b8e9abec47b&oe=5B554BE2
Apr 20, 2018

回塑投射的體驗《愛與痛的練習曲》Betroffenheit 或許是遺憾 • 也是美麗

加拿大基德皮沃舞團(KIDD PIVOT)與電動劇團(ELECTRIC COMPANY THEATRE)2015年的舞作《愛與痛的練習曲》B...
Apr 06, 2018

從澳門城市藝穗節觀看表演藝術如何旁述、介入、聯繫社會

放眼全球,藝穗節於近年漸成為城市裡常見的藝術節目。若節目規劃成熟,像台北藝穗節和愛丁堡藝穗節,它可為城市帶來龐大的旅遊經濟收益。很多表演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