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站在創新和傳統之間 ﹣鄭路

整理:阿角 . | . 圖:鄭路 . | . 本文轉載自2011年11月號(vol 08)《△志》
鄭路

身上長出鋼翅膀的水墨蜻蜓、以「囍」字雕出的紅色炸彈、以鋼鐵構造的山水風景……中國藝術家鄭路,用上富現代感的不鏽鋼來製作雕塑,卻偏偏展現出一種輕逸瀟灑的傳統之美。有人認為他的作品不落俗套,也有人認為他的作品「老氣」,這也許跟他有點迂迴的經歷有關:出生於文學世家,自小學習書法、繪畫,長大後研讀西方雕塑,組過龐克樂隊……最後卻選擇回歸中國藝術的脈絡,並從中創造出一項一項既富新意又有傳統詩意的雕塑作品。

 

為甚麼對不鏽鋼這種材質情有獨鍾呢?

不鏽鋼這種材質,帶著冷的基調,這就是材料與生俱來的性格。不銹鋼是工業文明的產物,在農耕文明的東方使用有其獨特的意味。而且我只是目前比較掌握這種材料,今後會更多的涉及其他材料。

當初你是怎樣走上藝術這條路的?

我從小就喜歡寫字畫畫,因父親曾在美術學院學習,所以會用學院標準衡量我,是我的啟蒙老師。同時,他也經常帶我到他的老師那裡,不斷薰陶,進一步的教化。另外,我算是個細膩的人,所以也是這個性格使然。

你認為雕塑的獨特性在於甚麼?

雕塑使人感知更為具體,因為雕塑一開始就涉及材料,不論表現甚麼。它對介質要求極高,再美的影像也都必須要投射在介質上才能看見。材料本身就有生命屬性,中國人講五行,就是樸素的物質生命觀,這是極生動的比擬。我常想,將一種材質的極致體現,就是對生命信息的傳達。

你常常把文字融入作品當中,為甚麼?

這源於對漢字的崇拜。我從小就學習書法,唯一的體會就是,漢字的魅力精深。我家傳的一種狀態就是,當手閒暇時,會不由自主的在做運筆狀。飯後會經常用筷子蘸上水,在桌子上書寫。有一種症狀叫空白恐懼,我見到白紙就有寫滿的慾望,這已經是根深蒂固的了。

你的父親與祖父都是文字工作者,自小受到中國文化薰陶,這對你的創作有影響嗎?

言傳身教是重要的,這些影響最主要的,是使我對文化、對知識的尊重。沒有甚麼能替代,這也是我的創作根源。這是內心的物質,我無法具體表述,找個藉口就是:所謂言者不知,知者不言。

你一直接受的是正統的雕塑訓練,那現在的創作風格是怎樣開始的?

所謂在學校接受的正統雕塑訓練,須知是整套的西方教學系統,我們以西方經典為範本,不斷臨摹,以西方美術史,不斷洗腦。只要是西方最前沿的就是前衛,我在上大學時就深受潮流影響,組建龐克樂隊,玩叛逆,那時我的真正想法是成為搖滾樂手而非今日所為。

開始轉變想法,逐漸展開創作自己作品,是在法國短暫的學習之後。因為一個機會我在巴黎美院學習了三個月,說是學習,其實主要是由大量時間去親身接觸經典原作。這期間,我受到了很大的震撼。面對巨大數量的具象雕塑,逐漸從膜拜之後到冷靜,面對完整的西方藝術脈絡,我感到異常孤獨可怖。回顧自己對於所學的追求,竟如此荒誕,或許那時瞬間明白了什麼,我提早結束了學習,迫不及待的回來。

你曾說過,覺得中國當代藝術受西方文化影響很深。那你認為中國藝術如何可以走出自己的方向?

以西方世界主導的現代技術型社會已經對人統治並異化,在日益量化的現代世界中,對於本民族傳統文化的保持逐漸成為一種「對世俗的救贖」。這雖然給我們提供了創造的動力以及存在的必要性,但最終將還是充滿悖論的努力。

有沒有那個藝術家是你最喜歡或對你影響最深的?

現代以來,我欣賞「物派」以及井上有一等日本藝術家,他們延續了漢唐文明,並將其延展生長,是自然的,是值得借鑒學習的。

你認為甚麼是藝術?

就是生活本身,它不是形式。生活就是吃飯睡覺,實實在在,生活就是生存,就是尊重生命。藝術無非就是忠實地捕捉人和人對自然的生命感受,這個事能做得實在並不容易。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鄭路 Zheng Lu

鄭路 (Zheng Lu)出身於文人家庭,他的反重力金屬雕塑深受兒時學習中國傳統書法的影響。他以語文作為圖像元素,引用中國富歷史意義的詩詞歌賦,於不銹鋼雕塑上雕刻過千字符。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