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童心不可泯 – 談兒童劇

【圖:Seth Chan / 部分圖片提供:大細路劇團】

大細路劇團是香港少數以製作兒童劇為目標的專業藝團。近年兒童劇成為不少藝團的票房保證,藝術教育機構的發展亦如雨後春筍。對於藝術總監林英傑(Even)來說,兒童劇到底是教育工具還是劇場入座率的保證?有甚麼令他堅持專注發展兒童劇長達十五年之久? 

還原生活基本步

香港發展急速,訪問當日元朗西鐵站附近的商場食肆林立,有不少舖頭仍在裝潢,休憩場所卻遍尋不獲。輾轉之間訪問只好安排在Even所住村屋門前的小空地,一起暢談有關兒童劇及大細路劇團。他說:「我們於1999年成立,2000年製作第一個演出。」訪問途中,Even的女兒剛放學回家。這個跟大細路劇團同年誕生的寶寶,十五年之間她長得比媽媽還要高。

問到Even到底甚麼是兒童劇,說穿了還是簡單不過:「給兒童看的戲劇就是兒童劇!」幸好,正在修讀戲劇藝術碩士的他,還是給了個學術答案讓我們參考:「Play for the children or by the children (給兒童觀看或由兒童演出的戲劇)。大細路劇團屬於前者,即由成年專業演員演出給兒童欣賞。但我們期望兒童和家長可以一同觀看,也一同有所得著。」然而,「給兒童欣賞」可能對每個人來說都有不同的定義,Even於此指出大細路劇團的選材方向:「我們會選擇一些貼近香港兒童生活的題材,超人大戰怪獸那些我們比較少涉獵。我們在2011年曾經以三三四學制為題材製作過演出。另外如《爸媽我真的愛你》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兩個製作,一看劇目便知道是跟父母及友情有關的。」

理想的兒童劇

那麼,Even心目中的兒童劇又是怎樣的呢?「一定程度的娛樂是需要的。我們運用色彩繽紛的半面具表演,從而有效地令兒童專注起來。但同時,我們希望家長和小朋友都可以從欣賞演出中得到反思機會。以《爸媽我真的愛你》為例,戲中小主角『多士妹』像很多兒童一樣,因為家長的過份呵護而變得自我中心。戲的內容以時空交錯的方式,令『多士妹』瞥見父母在未生她之前,原來可以有很多其他不同的選擇和發展,於是她開始懷疑自己的存在是否為父母添了很多麻煩。」

提及Even的創作靈感,他自言有不少是源自他的家庭生活:「『多士妹』的性格就像我的女兒。有時我跟太太計劃要到外地旅行,但每每遇上她的考試測驗,結果就未能成行。這時她會問我們『我喺咪好麻煩呀?』,這亦成為了『多士妹』的台詞。我從不認為養育下一代是犧牲,而是一種選擇。但面對社會及其他人的影響,家長都很容易迷失。透過此劇,我期望家長亦可以回憶起當初為甚麼想要生小孩子。」

兒童劇發展今昔

今日的兒童劇數量,必定比十五年前為多,未知Even對兒童劇的整體發展又是否滿意?他答道:「香港的兒童劇團絕對不足夠,有很多劇種,例如無言劇、大型木偶巡遊等仍然有待開拓,我期望香港兒童劇能做到百花齊放!除此以外,家長和兒童其實是很容易滿足的一群觀眾,很簡單的表演已經可以滿足到他們。但我認為我們不能就此安於現狀,而應向更高的層次學習和發展。另外,很多香港劇團都同時發展很多劇種,我認為這樣很難令市民對劇團有深刻的印象。所以大細路劇團才專注於半面具的表演方式。」

「半面具」和「多士妹」一班同窗好友,已經成為了大細路劇團的標誌,那麼半面具演出到底有甚麼好處?Even回答說:「實際功能方面,半面具可以給演員配戴無線咪的空間,而且一個演員可以演多個角色。另外是面具能即時將角色的性格和特徵顯露出來,就像希臘悲劇或者漫畫角色一樣。更重要的,是啟發兒童的想像力。小朋友看著台上半真(演員)半假(面具)的角色,明明知道不是真人,但又不覺得假。換句話說,他們正在運用想像力,將舞台上的假象變成真實。」

兒童劇院在哪裡

數年前,大細路劇團跟香港兒童少年粵劇團、香港兒童音樂劇團、偶友街作及新世紀青年管弦樂團組成「香港兒藝聯盟」,並以此組織成為沙田大會堂的場地伙伴,定期為全港家長及兒童提供了豐富的兒童藝術節目。但在Even的心目中,卻一直希望香港的兒童劇場可以得到更大並更實質的發展空間:「我們需要一個兒童劇院。有人認為要設於西九文化區,但我不同意。以倫敦Polka Theatre為例,它一樣遠離倫敦西區。新界有很多村校現時都已經荒廢,其實我們可以好好善用。禮堂可以改建成劇場,課室可以舉辦工作坊。平日一輛旅遊巴將學童送來,便可以進行一整天的課外學習體驗,而周末則可以進行公開演出。」藝團長期留駐受資助劇場,恐怕暫時在香港只有前進進戲劇工作坊的牛棚劇場和香港話劇團的黑盒劇場。兒童劇場能否成事,或許還需取決於藝團能否團結爭取,以及政府的回應。

後記 - 多士妹由來

問到多士妹的「誕生」和「成長」經過,得出的答案原來是大細路劇團的奮鬥史,Even指出:「你見到『大細路小學3D班』一班角色都有各自鮮明的特徵,例如藍同學、呂同學、有學習障礙的阿明、身體有殘障的笑妹妹、外籍男孩星仔等。這是由於當日劇團初成立,未有足夠資金營運。於是我們主動向平等機會委員會建議,以這些人物角色到中小學舉辦巡迴劇,宣揚平等機會訊息,製作費由平機會支付。劇團一直發展,到今天有幸成為藝術發展局三年資助藝團,我們亦保留了半面具和這些角色。過去有一段日子很流行『藝術產業化』,我也有就此細心思考。但得出的結論是,如果劇團要自負盈虧,節目內容和票價都可能會跟現時有很大的差距。我明白這個受助機會得來不易,因此我們必須加倍努力,製作出更優秀的兒童節目。」

Polka Theatre為英國一所專門製作和主辨兒童劇場節目的劇院。自1979年成立,每年招待超過十萬名兒童。除劇場外,建築亦包含咖啡店、大型玩具遊樂平台、圖書角、花園及遊樂場等設施。除演出外,亦設有工作坊及藝術課等。www.polkatheatre.com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劇場導演, 戲劇導師
林英傑 (LAM Ying-kit)

大細路劇團藝術總監兼劇團經理、西九龍文化藝術區諮詢委員、香港藝術發展局審批員、香港戲劇協會評審委員及香港學校戲劇節之評判及導師。林先後畢業於香港理工學院太古設計學系及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表演系。91至97年間為赫墾坊全職演員,99年創立大細路劇團,曾參演及創作超過50齣小學巡迴教育劇場及公開演出,08年及10年應邀為澳門小山藝術社執導兒童劇。近年執導作品包括:《安徒生童畫奇案》、《愛生事家庭》及《反斗西遊記》,從事戲劇教育超過廿年。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4, 2017

《不是女僕》 紀錄劇場搖擺於紀實與概念之間

《不是女僕》是一個誠意可嘉的作品,從四語字幕(中英加上印尼語和菲律賓語)便可見一斑。摒棄單向的線性敘事,角色扮演與疏離效果結合,呈現訪談所得...
Dec 07, 2017

「用120﹪的力量去演好每個角色」——林澤群專訪

臨近聖誕,總令人想重温經典的聖誕故事,狄更斯筆下的A Christmas Carol當然是其中之一。香港話劇團將於12月重演音樂劇《奇幻聖誕...
Dec 06, 2017

「企硬」、「不認命」的真.香港精神——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三位劇場人,同時是三位爸爸;四年前一次家庭聚會,由「湊仔經」談到各自心目中的夢想音樂劇,幾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彷彿注定會有事發生!音樂劇《一水...
Dec 04, 2017

建構跨文化交流網絡《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榮念曾、進念・二十面體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
Dec 04, 2017

「成長就是不斷地打碎又重組自己」——訪《培爾.金特》導演鍾肇熙

天邊外劇場請來鍾肇熙參與其舉辦的「新導演運動」計劃——在一個三四百人的中型劇場,執導這齣享負盛名的《培爾.金特》,他對此深感興奮。鍾肇熙自言...
Dec 01, 2017

歷史循環下的自處方式—— 前進進戲劇工作坊《聽搖滾的北京猿人》

歷史沒有如果,但歷史又好像會重複地再現,當閱讀胡境陽最新編劇作品《聽搖滾的北京猿人》,有種時空交錯的錯亂感,更好奇他如何將幾段風馬牛不相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