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第五屆WMA大師攝影獎得獎者──《彼岸》鄭瑋玲專訪

文:阿彬 | 圖:WMA

WMA大師攝影獎,並非純粹比較拍攝技巧的攝影獎,而是旨在以攝影對像喚起大眾對香港社會關注的非牟利比賽。過往攝影獎均選取了與港人息息相關的主題,包括「貧窮」、「空氣」、「廢/棄」、「我們是誰」。而最近的第五屆WMA大師攝影獎則以「動」(Mobility)為主題,以此涉及社會不同議題。是次入圍攝影者包括鍾偉倫、Billy H.C. Kwok、林亦非、李泳麒、鄭瑋玲、唐景鋒,而於六位參選者中勝出WMA大師攝影獎的得獎者,分別為唐景鋒──《顏姐》及鄭瑋玲──《彼岸》。是次將集中訪問得獎者鄭瑋玲及其得獎作品《彼岸》。

Q:藝頻Arts-News

A:鄭瑋玲

 

Q:作為一個創作人,你是如何去詮釋「動」這個主題?

A:「動」在很多情況下能夠用於社會或經濟流動性,遷徙性,或者簡單地從a點到b點。

 

Q:你認為「彼岸」這輯作品如何符合到今次「動」的主題?「動」對你而言又是甚麼呢?

A:我認為《彼岸》這個作品是通過龐大的移民問題來強調「動」的主題。在《彼岸》中講述的,是移民由於身處異鄉中身體和心理的錯位,在地方、社會、價值觀、意識形態和關係上的變化。作品中考慮了這種錯位如何影響和塑造了我們,促成我們做出的選擇,大眾對移民的看法,在日常中自我和他者之間的觀點,結構和機構間的相互作用中體現出來。而這是在香港與中國兩者之間的關係所衍生下的政治、思想、歷史和社會背景下產生出來的。

 

Q:你的作品以移民作主題,而你自己也是移民。請問你認為移民這個身份是否已成為一個標籤或是負擔?你對新移民有甚麼看法?

A:移民已經持續了幾個世紀。我不認為這個身份是一個標籤或負擔。雖然移民可能引發了大量和嚴重的社會事件,但仍然有很多人為了他們自己的機會和經驗而選擇移民。移民豐富了我們的生活,令我們的經驗和對周邊世界的了解帶來深刻和細微的差異。在現時移民的身份已經變得政治化,在香港的政治和經濟學方面造成了排他性及資源驅動(Resource Driven)。「新移民」的定義在香港發生了變化,從90年代末到00年代初期,大部分的移民也是南部華人。而當不少問題如居留權等出現時,對現時全國各地的經濟移民和外籍移民而言,新移民很能夠反映到中國的經濟和時代的變化。

 

Q:你有否想透過這輯作品讓大家去關注甚麼議題?

A:我並不要求令這議題帶來關注,而是希望透過作這次創作,令觀眾思考關於身份認同的歸納和排斥,並了解在政治,經濟,國家敘事和接受差異基礎的另一面。但是隨著邊界變得越來越緊張,接受差異似乎越來越困難,而世界各地的差異也在增加中。

Q:你的作品就著內地人到香港生活作主題,請問您如何看待兩地關係?

A:香港與中國的關係是充滿複雜、焦慮、不平衡的經濟和歷史中糾纏。但這種關係是建立在眾多個人和復雜的生活之上的。《彼岸》通過了解參與者的家庭歷史,經驗,教育和抱負的對話,嘗試疏理出人生的不同面向,以及這些事情有何重要,如何影響人們如何看待自己和他們現時的位置。這個作品就是試圖把個人融入到香港的對話中去,而不是不停地談論政治,經濟和社會方面的關係。

 

Q:你以往的作品像很多時也緊扣著一些地方的家庭生活,像是香港、曼谷等,像《香港生活》探討家人之間的自我身份,《棲處不容》及《彼岸》探討地方影響自我身份,「身份」是否你最關心的主題?為甚麼呢?

A:我很有興趣知道「我們」是如何成為「我們」。社會、關係、教育、成長、命名等等,所有這些事情也在影響我們如何構成「我們」。我認為這需要回到你之前關於成為移民的問題。過去二十年作為局外人,在一個不是我成長的地方,讓我想起為甚麼會以這種方式思考事情,而在我所成長的地方給予我的經驗也影響了我的看法。讓我懷疑,在一個民族國家長大,生活在香港是否讓我更加了解這個領土的想法,以及它如何影響我的立場。作為這個社區局外人,這種生活意識如何影響別人與我對自己的看法。

 

Q:當你進行這個創作時,你所面對的最大的挑戰是甚麼?

A:創作時把不同的條件及範式結合在一起很令我困惑。在創作之中我遇到很多不同的人,進行了大量的對話及背景研究,我看到不同的關係:政治,意識形態和地方,令到自己的想法一直在改變。這種演變雖然具有挑戰性,但對於一個非單向或教學的工作,考慮到情況的複雜性,這是十分重要的。

 

Q:在接下來的時間,你有甚麼發展及打算?

A:我目前正在巴基斯坦中處理有關記憶、個人遷移及角色與國家關係的敘述項目。我所做的研究重點是與遇到的人的互動,並分享有關巴基斯坦、新加坡和香港的殖民歷史。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攝影師
鄭瑋玲 (Wei Leng TAY)

鄭瑋玲的創作探討居住地的社會政治環境如何塑造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以及他們的生活方式與價值。鄭氏曾與多個團體合作舉辦展覽,如福岡亞洲美術館、萬隆Selasar Sunaryo藝術空間、新加坡國家博物館、曼谷朱拉隆功大學藝術中心、新加坡國立大學博物館、科索沃普里什蒂納當代藝術中心等。鄭氏亦曾參與多個藝術節,如荷蘭Noorderlicht國際攝影節、羅馬國際攝影節、萊比錫F/Stop國際攝影節、馬德里PhotoEspana,以及德里攝影節等。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3, 2017

先睹為快《光・影・香港夜》

《光・影・香港夜》將於今日(11月23日)舉行,為期三晚至11月25日,表演地方遍佈於香港及九龍,這次記者先行到訪香港觀賞五個地點,讓大家先...
Nov 23, 2017

藝術行政獎學金2018 (本地及海外) 現正接受申請

香港藝術發展局(藝發局)現推出「本地藝術行政獎學金2018」及「海外藝術行政獎學金2018」計劃,以支持具潛質的藝術行政人員修讀本地及海外課...
Nov 23, 2017

賽馬會黑盒劇場資助計劃 現接受申請

各位希望公開發表演出作品嘅朋友留意返,「賽馬會社區資助計劃 — 賽馬會黑盒劇場資助計劃」又嚟喇!為製作及宣傳以外資金煩惱嘅你哋,想唔想得到場...
Nov 23, 2017

不囿於水墨的「水墨」——「似重若輕:M+水墨藏品」

水墨畫,其由來與中國傳統藝術歷史分不開,既有講究精美細緻的工筆畫,亦有講求簡煉詩意的寫意畫,按題材分類有山水、人物、花鳥等等,到近代更有新水...
Nov 20, 2017

賈科梅蒂《行走的人》‧該往何處去?!

瓊丹帶著一點好奇,一點徬徨,繼續探索牠的路。牠知道這個探索旅程是需要無比的堅韌意志及勇氣,但要超越,就要付出,這是牠的選擇,牠想要做命運的主...
Nov 14, 2017

讓技術成為主角《Freespace舞台與技術實驗室》——進念・二十面體

舞台,是所有劇場人員追求及演出的地方,為了在戲台演出而努力。除了演員及劇本外,舞台自身也是演出的重要元素。時至今日,國際舞台技術日新月異,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