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第五屆WMA大師攝影獎得獎者──《顏姐》唐景鋒專訪

文:阿彬 | 圖:WMA

WMA大師攝影獎,並非純粹比較拍攝技巧的攝影獎,而是旨在以攝影對像喚起大眾對香港社會關注的非牟利比賽。過往攝影獎均選取了與港人息息相關的主題,包括「貧窮」、「空氣」、「廢/棄」、「我們是誰」。而最近的第五屆WMA大師攝影獎則以「動」(Mobility)為主題,以此涉及社會不同議題。是次入圍攝影者包括鍾偉倫、Billy H.C. Kwok、林亦非、李泳麒、鄭瑋玲、唐景鋒,而於六位參選者中勝出WMA大師攝影獎的得獎者,分別為唐景鋒──《顏姐》及鄭瑋玲──《彼岸》。是次將集中訪問得獎者唐景鋒及其得獎作品《顏姐》。

Q:藝頻Arts-News

A:唐景鋒

 

Q:作為一個創作人,你是如何去詮釋「動」這個主題?

A:在WMA大會的文字方面,已經有很多文字去講述「動」的意思,給了不少指示,像是「人口流動」般。我選擇用《顏姐》這個作品參賽的原因,在於香港是個匯集了不同移民的地方,而顏姐是一個四十年代便到港的外地傭工,她的故事很能體會到「動」的意思。比較其他作品同樣是講述移民,集中的也是短時間那一剎那間的想法,而《顏姐》這作品則是講述她六十年來的一生,較慢長但卻持續的「動」。《顏姐》的內容不少,共有八章節,在這次參賽中我刻意選擇了其中數張對比性較強的相片:像是一些我小時候生活的相片,相片中的主角是我或家人,顏姐只是在旁邊作為配角不小心被攝入鏡中;但到了較為近期的相片,則有所不同,顏姐在相片中已成為了主角的一份子,已經融入到我的家庭中。這個「動」也可以說是由工人轉變成家人,身份上轉變的意思。

 

Q:你有否想過以這輯作品讓大家去關注甚麼議題?

A:我的作品很多都是較為靜態,以靜帶動。像是以往的作品《女皇,主席與我》,是以我自己的家庭史為主,一個關於我袓父母很私人性質的作品。但是我在展覽中發現,很多觀眾在看不夠十頁內容時,便開始講述他們自己的家庭史。現時我每次展覽時也會佈置成一個中國茶樓,希望觀眾可以去到飲茶聊天。雖然作品很單純只是我自己家庭的歷史,但卻誘發到其他人提及自己家庭的歷史。這個《女皇,主席與我》就是令我構思《顏姐》的一個原點。《顏姐》表面上是講一個到港工作的傭人,內裏是藉由她的故事去講述過去一百年的中國歴史,像是其他的一些章節會提到以往中國鄉村女性權力的情況等。以往自梳女是早期女強人的方法;到五十年代講到中國大躍進,她如何帶食物返去;到八十年代,借錢給外甥做生意,這二十年間變成了千萬富翁。透過她的故事去比喻中國的歷史。同時也透過我與她之間的關係,類比到現時很多香港家庭中的菲傭,一個外人進到我們家庭時,那種關係會是如何呢?我希望觀眾在看完成套作品後,能夠反思自己與傭人之間的關係,所謂的外人在家庭之中又是怎麼樣的地位等。

 

Q:你以往的作品像是《女皇,主席與我》、《Memories, Dreams; Interrupted》、《People's Park》這些,人的歸宿感會否是你最關心的主題?為甚麼呢?

A:這很大原因牽涉到我自己的經歷之中。在2006年之後,我才開始創作這些作品。我的第一個學位昰關於醫護的,完成後便到了印度的慈善機構工作,但那時候並不清楚自己正在做甚麼。到後來再讀寫實攝影碩士時,才明白到,原來自己所做的事、所看的觀點只是很表面的一層,並未有深入去了解過。到畢業作品時,主題是關於加拿大的,拍攝了約三個多月,認識了很多人。但在旅途結束後,卻發現所拍攝的底片大部份也都破壞了,認識的人所留下的痕跡,也只留在那些破壞了的底片中。這令到我反思到,我所拍攝的,只是以我自己的角度去觀看他人,而這種角度永遠也只是現實中的其中一種表像。既然如此,那不如以我自己為作品主題,那才是最誠實,最直接。

到了2007年《人民公園》,作品觀念上有了很大的改變,最大的原因是因為女兒出生了。以前讀書的時候,會周遊列國,當自己沒有國籍是個世界公民,連中文也忘記了大半。但女兒出生後,我開始思考教導她關於中國的事,但卻發現自己對中國一無所知。從那時候我便追尋中國的文化及歷史,由《人民公園》開始,找回與中國人身份的那種關係。雖然我的作品是以身份、記憶為主題,但最核心的主題也是在於人心中的身份認同。

Q:為甚麼你會選擇以香港作為創作的駐守地方?有甚麼吸引你留下?

A:2010年我為了創作《女皇,主席與我》而回來香港,本來只是打算留下來六個月,但怎知道經過七年後自己還留在這裏。雖然外國生活質素較好,但是生活較為沉悶,而且也沒有這裏的方便。其次我想讓我的女兒多說中文,所以便想留在這裏生活。

 

Q:當你進行這個創作時,你所面對的最大的挑戰是甚麼?

A:老實說,對比其他作品需要一路思考一路創作的歷程,轉變角度再去分析等,這次《顏姐》的創作難度並不大。這可能與我之前一次失敗的創作有關,那時候創作的主題是馬姐,找來了十位馬姐打算作一個全面的分析,但卻發現難以入手。這個創作維持了三個月左右便告失敗了。而今次則決定集中聚焦一個人身上,便發現情況好得多。要說最難的地方便是找相片,我家中的相片當然有,但顏姐自己的相片則較難,更需要到顏姐的鄉下找,最後才終於找到顏姐年輕的相片。

 

Q:你最新的作品《唐水黃土》又是一件怎麼樣的作品?

A:在完成《女皇,主席與我》的作品後,那時候總計已完成了四個關於家庭的作品,打算開始新的主題。當時我參與了兩個以雕塑為主的項目,過程很好玩,但是自己卻發覺到我最喜歡的還是以攝影作為創作媒介及關於自己歷史的主題。《唐水黃土》可以說是我返回攝影的基礎,尋找回我自己中國人的歷史,嘗試可否去接觸中國這土地。在這次創作中,第一件事我去了祖父與外祖父的家鄉拍攝,一個是唐家灣,一個在廣州,一共去了十多次,但是所有拍攝的相片也沒有感覺,沒有了那種連繫性。唐家灣那邊由於祖父以前是行船的,很窮,沒有東西留下來,與土地間也沒有任何的連繫,所以我把所有底片也拋到珠江河中。而廣州方面,由於外祖父以前是地主,共產黨趕走了他,同樣地失去了土地上的連繫,所以我把相片貼在鞋底,圍著以前的祖屋位置走一圈。經歷過以上的做法後,那些相片大部份也毀壞掉,放出來也沒有串連感。這令我想到,自己回到自己的老家,卻沒有找到心目中的中國,那我的中國應該是甚麼呢?我想到以前小時候看無線播映的《絲綢之路》節目,節目中的中國才是我印象中的中國。所以我買了一部八十年代的中國相機,帶上了看《絲綢之路》的心情拍攝。而在作品中,不少相片的角度是由遠至近拍攝的,但相對地當與相片中的人物愈近時,那種關係卻愈疏離。我自己的普通話不算是很好,所以溝通上也較為困難,也令我明白我並不是屬於這個地方,是沒有連繫的。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攝影師
唐景鋒 (Kurt Tong)

唐景鋒,1977年生於香港,在利物浦大學接受醫護訓練,並於歐洲、美洲及亞洲遊歷工作,至1999年在印度南部清奈創立Prema Vasam收容傷健兒童。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May 24, 2017

【讀者有禮】香港法國文化協會+ 藝頻請你睇《Maxime Zecchini Piano Recital》

麥森澤哲尼是最優秀的法國鋼琴家之一,贏得了世界各地的許多獎項。他是首位從意大利著名的伊莫拉國際鋼琴學院取得學位的法國鋼琴家。他於2002年獲...
May 24, 2017

【雕文嵐女】展後抑鬱症

只聞產後抑鬱症,誰知藝術家亦有展後忐忑期。 籌備一年多的展覽剛在一月底開幕,首兩個月,我馬不停蹄:接受雜誌訪問,整理相片及文字,製作網頁,盡...
May 22, 2017

WMA視像公開短片徵集計劃 —— 「過渡︰壹日」

WMA視像 (WMA Film) 首個公開短片徵集計劃 —— 「過渡︰壹日」,誠邀公眾於今年7月1日當日拍攝短片,並於7月1至10日期間上載...
May 22, 2017

【讀者有禮】糊塗戲班 + 藝頻請你睇《天虹戰隊》

視障 X 聽障 X 動障 X 智障 X 健全 X 不一樣的舞台劇 故事簡介:一間破爛不堪的學校,一班從未上學的年輕人,與校長及老師一同在匱乏...
May 19, 2017

「城市閘誌」免費手機應用程式正式推出

「城市閘誌」二十道鐵閘藝術作品經已全部完成!想知道作品位置所在?立即下載「城市閘誌」免費手機應用程式就一目了然!應用程式輔以擴增實景AR技術...
May 19, 2017

藝術家群像──WMA委託計劃《薄如空氣》劉清平

2013年WMA委託計劃以「空氣」(GASP!)為主題得主劉清平,經過四年時間創作後,其作品《薄如空氣》終於完成,印製成書。由於其作品內容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