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Movi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粵語片教會我們的事——看《家家戶戶》

文:何阿嵐 | 圖:香港電影資料館 | 本文轉載自2014年6月號(vol 38)《△志》

也難怪現代觀眾對五六十年代粵語片避之則吉,因為「七日鮮」、「粵語殘片」等字眼早已相當入腦,加上這一批粵語片主題大多以家庭、親情倫理為主,這類題材又很容易被貼上煽情、守舊之標籤。除了少部份觀眾從中尋找到坎普(camp)式樂趣,我們還是會帶上有色眼鏡去說三道四。偏見,讓我們有意無意漠視了香港電影曾經輝煌的一頁,在動作片與黑幫片還未抬頭前,文藝電影其實一直是香港觀眾的精神食糧。當日一班電影人,背負著五四和意大利新寫實主義精神,控訴著社會制度、保守價值如何扭曲人性的善與美,而觀眾也從張瑛、紅線女、黃曼梨等人演來爐火純青的眉頭眼額裡,尋找到娛樂以外一點點認同與安慰。

「難為了家嫂」

當年就只有廿八歲的導演秦劍在前後十年間已經拍了廿多部作品,《家家戶戶》無疑是他電影生涯裡,不論電影技法還是敘事上更為成熟之作。片中馬素琴(紅線女)與章仲余(張瑛)結髮為夫妻,與家婆(黃曼梨)同住,但馬素琴的新派作風讓家婆感到不滿,小至家頭細務,大至孩子養育也成為兩者之間的導火線,而家婆的固執迷信更令婆媳之間的緊張關係步步升級——家婆與鄰居求神問卜得知孫兒難養,解決方法竟然將男孫當成女生教養,為他穿上女生衣服飾物,更將他改成女生名字。這些荒謬的行徑令馬素琴感到無奈,更一氣之下決意離家出走……

「每個人背後都有她的因由」

乍看這是現代觀眾難以想像的情節,然而其中婆媳對峙也是電視劇裡常見。秦劍與編劇李鍊表面上好像只批判家婆黃曼梨的迷信、封建家庭等價值觀,但他們的筆鋒之利,正點出家庭衝突形成所在,並不是歸咎於某一方,兩種生活價值觀之間也不見得只是對立。家婆的無知與偏見固然可笑,第一次見面就將馬素琴定成「飛女」,但兩年輕人的行為也一直讓事態變得更為惡劣。馬素琴在各種衝突裡的無禮和頂頸也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情緒發洩,從未理解和聆聽對方的想法。作為兒子的也沒有努力去嘗試化解當中的分歧,而只一味求妻不要多事,要和諧,最終只能在引發悲劇前,才願意放下身段接納對方,重修關係。

是的,粵語片說的道理現在看來也已變得老生常談,但也不見得人人也深明此道理的可貴(特別是在這個時局裡,那些口裡說有商有量的人……)。經過六十年後的今天重看,粵語片還是極具力量。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張瑛(1919年1月25日-1984年12月14日),原名張溢生,香港人,同胞兄弟姊妹排行第14,所以人稱「十四哥」,亦有「千面小生」之譽。

紅線女,原名鄺健廉,廣東開平水口鎮泮村人,生於廣州西關。是著名粵劇演員,人稱「女姐」。代表曲《荔枝頌》、《珠江禮讚》、《昭君出塞》被視為粵劇唱腔的經典,並開創了獨樹一幟的紅腔。

黃曼梨(原名黃文素,曾名黃曼麗),生於香港,廣東中山人。香港著名粵語電影、電視演員。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