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紀錄胡海輝 – 訪一條褲製作紀錄劇場

圖:一條褲製作

紀錄劇場講求以真實事物為依歸,創作人透過訪問、新聞報導、正式文獻等作為演出文本的材料。在不扭曲受訪者或原文意思的前題下,務求立體地呈現事件,提供多角度給觀眾思考。紀錄劇場的起源可追溯至上世紀二十年代德國,及後遇上六十年代各項思潮及社運推波助瀾。到了今天,紀錄劇場在西方國家已經非常盛行。2013年,一條褲製作透過社區文化大使將其紀錄劇場作品《重建菜園村》帶到香港社區。在一條褲製作藝術總監胡海輝心目中,紀錄劇場到底是甚麼一回事?

胡:胡海輝

陳:陳健迅

陳:你是怎樣開始接觸紀錄劇場 (Documentary Theatre)?

胡:2003、04年左右,我已經從事了戲劇創作一段日子。當時的感覺是本地的整體戲劇製作,均未能真正回應社會議題,又或者只著重娛樂。剛巧一條褲製作另一位創團成員周偉強先生在紐約看了《同志少年虐殺事件》(The Laramie Project)的演出,於是便向我介紹。當時戲劇家Moises Kaufman以美國中部小鎮Laramie發生的一宗虐殺新聞為藍本,他與他的劇團成員數度前往該地,進行了二百多個訪問而寫成《同》劇。創作團隊可以就一件事去接觸有關人等作訪問,了解事件,這令我感到很有趣,同時亦令我相信這樣可以解開我當時的困境。後來再看到《同》的電影版本,就更令我感受到紀錄劇場的力量。因為如果以荷里活的製作角度來說,就《同》的主題絕對可以拍出一套非常煽情的電影。相反,《同志少年虐殺事件》不單能呈現事件本身,還讓我能夠從多個角度去看這件事,從而得出該次虐殺案不是單一事件,而是對同性戀者的歧視已經潛藏在當地的文化之中。

陳:引錄劇場 (Verbatim Theatre)、紀錄劇場跟一個歷史劇,三者有何分別?

胡:我在英國留學時,訪問過近年專著於引錄劇場的Robin Soans,他甚至表示所有劇作家基本上都是在做紀錄劇場,因為所有劇作家都是從生活中吸引材料,然後寫成劇本。不過這當然是非常宏觀的看法,太過宏觀的討論便變得沒意義。我認為歷史劇以資料搜集為藍本寫成,材料經過劇作家消化及創作,觀眾會無法得知材料的來源。引錄劇場以訪問當事人為主,要求引用被訪者的一字一句,不可以改頭換面。而紀錄劇場除了訪問之外,亦會使用現存的資料,例如文獻等,但同樣不應扭曲原本的意思。從概念上來說,引錄劇場和紀錄劇場處於光譜的兩極端,實際作品會處於兩者之間的不同位置,視乎創作人而定。因此對我來說,引錄劇場和紀錄劇場都不是一種形式 (form),而是一種途徑 (means),甚至是一種覺醒 (awareness)。

陳:紀錄劇場有沒有特定的表現手法?

胡:當訪問內容被文字紀錄下來,再經剪輯後,就成為了一份文本。即使是紀錄劇場的文本,一樣可以有多種不同的表現手法。例如英國形體劇場DV8的作品《講唔講得先?》(Can We Talk About This?),就是一個引錄劇場作品。他們訪問不少知名作家、社運先驅及政界人士,就1989年薩爾曼拉什迪的著作《撒旦的詩篇》被焚,到2005年製片人提奧•梵高遭殺害及「穆罕默德卡通」掀起的爭議等,探討這連串事件如何反映及影響多元文化政策、出版自由及藝術審查,最後當然是以他們擅長的形體劇場方式表現。

陳:創作人的立場重要嗎?

胡:每個人都會有其立場及看法,甚至去選擇題材已經是一種立場。以《重建菜園村》為例,我們較傾向訪問村民,這亦是一種立場。我們認為村民是應該有權自主自己的生活,而的確他們原本是不需要被「移動」的。村民忽然要面對很多原本無需要面對的事,我認為這是不公平的。

陳:作為導演,你會如何處理團隊中的立場分歧?

胡:首先,我們整個團隊要有一個共同的切入點。在正式訪問前,我們先進行了兩個月的資料搜集,了解事件的始末。繼而要決定我們的立場,準備要問甚麼問題。我們希望從多角度去看這件事,包括香港的農業,而最後希望探討「家」是甚麼一回事,何為理想的「家」。當然,還有以尊重的態度面對被訪者和不同意見的團隊成員。到完成訪問後,可能又會有新的意見,所以仍然要繼續商討。作為導演,我必需先聽取團隊的意見,然後作出決定。當然我要清楚向他們解釋我的決定。

陳:你相信紀錄劇場可以改變社會嗎?

胡:我不會單純地以為一個演出就可以改變社會,但我相信可以令觀眾覺醒。如果你記得電影《讓子彈飛》中提及,民眾由「知」到「行動」之間可能要很長時間。而就算今次演出未能改變觀眾,最起碼都有幾位演員改變了!

陳:你對一條褲製作及紀錄劇場的展望為何?

胡:《重建菜園村》在社區演出時有很好的反應,是我始料不及的。2014年初,我們會演出劇場版,到時我希望可以加入更多不同角度。而下半年會以「67暴動」製作另一個紀錄劇場演出。這是一個更敏感的題材,我必需更加小心。我不是怕會得罪某些人,而是香港現時很容易意見兩極化,我希望盡量平衡不同角度,希望立體地呈現事件。紀錄劇場最有力之處,是即使創作人有立場,但仍然可以盡量提供多角度,容許不同聲音在同一平台發表。我興奮地期待此演出!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劇場導演, 藝術總監
胡海輝 (Wu Hoi Fai)

先後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主修英文)及香港演藝學院(主修導演),2008年獲英國倫敦大學中央戲劇及語言學院碩士,同年夏天獲亞洲文化協會基金前往美國考察研究。2001至11年擔任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導演系講師,現為香港藝術發展局一年資助劇團一條褲製作的藝術總監。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Youri Lenquette
Oct 13, 2017

世界文化藝術節2017「躍動非洲」——從閃亮耀眼的藝術,展現非洲的現代多元性

兩年一度的世界文化藝術節(下稱藝術節),不經不覺邁入第七屆,今年的主題為「躍動非洲」,於10月20至11月19日期間,向觀眾呈獻十三個別出心...
Oct 09, 2017

重新認識《父親》——毛俊輝

隨歲月流逝,年紀增長,家族中長輩漸趨老邁,是每個家庭也需要面對的事。銀髮滿項,除了容貌上的轉變,內在也會有所不同。香港話劇團最新劇目《父親》...
Oct 06, 2017

在言語之外尋找真相──評Project Roundabout《謊言》

Project Roundabout的《謊言》翻譯自法國劇作家Florian Zeller的作品The Truth(La Vérité)。「...
Sep 30, 2017

在家鄉漂泊《漂流溪澗》——余翰廷

身處流水間,隨水漂流,是意料之內的事,但如果整個溪澗也在漂流又能否預料到呢?《漂流溪澗》,是劇場工作室本季度首個作品,講述的正是一班自以為身...
Sep 27, 2017

偶戲的藝術——無可言喻之美 道出人生百味

俄國偶戲大師歐不拉佐夫曾為偶戲下了這一番註腳:「……使無生命物轉化為有生命物的一項奇蹟,觀眾為物體展現出生命而感到驚喜,演員的喜悅則來自於賦...
Sep 20, 2017

記下雙城的美麗與消逝——劇場空間《雙城紀失》

「這是一個台南年輕女孩派駐香港,及一個香港中年女子意外移居台南的故事。」劇場空間導演余振球回溯《雙城紀失》的創作源起,自從2015年劇場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