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經典之重構《聊齋 Why We Chat?》 林奕華、黃詠詩 創作是寄托自己

文:阿彬 | 圖:Pazu Chan@ 萬象鏡社 | 本文轉載自2018年1月號(vol 78)《△志》

“Midnight, not a sound from the pavement / Has the moon lost her memory? / She is smiling alone…” 《聊齋誌異》是中國經典名著,歷來改編作品不絕,劇團非常林奕華抽取故事精華重組成現代感十足的《聊齋 Why We Chat?》,便令人非常期待。融合現代元素的人鬼狐故事究竟如何呈現出有別一般的改編?我們特地請來導演林奕華及編劇黃詠詩親自解構這個現代愛情故事。

《聊齋》一名,「聊」的意思是精神上的寄托,「齋」是指一個立足的地方,「聊齋」二字合起來的解釋即是在一個細細的地方找到精神寄托,林奕華認為簡單而言即是以創作來寄托自己。經典來到他與黃詠詩手上,「聊」變成了聊天的聊,及無聊的聊,沒有精神寄托。他們抽取了這種元素構成了劇中的聊天室,一個虛構溝通電子程式,故此也有了副題《Why We Chat?》。而這次主演的張艾嘉及王耀慶,自九年前的《華麗上班族》後再度與非常林奕華合作,這些年來累積了不同的演出經驗,林奕華認為將會和上次一樣,是一個開心的合作經歷。

女性的自由與男性的欲望

探討女性及性方面的議題,一向是林奕華的拿手好戲,過往林奕華與黃詠詩合作改編自《紅樓夢》的《賈寶玉》,已經借一個家族故事來描寫女性;而今次改編《聊齋誌異》,則是藉描寫鬼仙妖魔,把男人投射在女人身上的幻想、理想、夢想折射出來。林奕華提到一些有趣的考據,指原著作者蒲松齡一直賞識一位朋友的妻妾,名叫顧青霞。她雖然才貌雙全,卻不受丈夫寵幸,備受冷落,未能發揮自己的才藝,更在34歲時鬱鬱而終。蒲松齡很可能便是因為顧青霞的離去,才發展出這些人鬼或人狐的愛情故事。在那個時代能夠欣賞女性是十分少有的事,正是其獨特的價值觀才觸發他寫下這些充滿女性關懷的故事及人物。

於《聊齋誌異》當中,性是個重要命題,與男人的欲望相關。而這些欲望往往與故事中的現實有所抵觸及衝突,例如一些沒有身份、地位、金錢去左擁右抱的男人,他們會極度渴求某些事物,在書中的自然環境裡有很多植物或動物的精魂走出來,滿足男人的需要。這方面在書中描寫得十分大膽,甚至更有男男戀愛情。蒲松齡搜集了民間不同的故事及一些唐代傳奇,在描述人欲上很誠實及開放。林奕華特別提到女性及性,在蒲松齡而言並不是目的,而是手段,這正好令林奕華聯想到當下的時代女性,像書中的孤狸,「牠們十分獨立又能為自己揸主意,可以不理會書中男性的身位、地位等條件因素而去陪伴他們,成為他們的知音,幫助他們以達到目的,但到了某種程度後又會離開他們。」

重構經典的樂趣

以中國經典故事作改編,在林奕華與黃詠詩而言巳成其招牌手法,過往的《賈寶玉》、《三國》均叫好叫座。對於改編,黃詠詩稱之為時光隧道,「這些中國經典在幾百年前創作,有時候我也會想,它們與當下有甚麼關係?但我發覺即使現在去欣賞這些經典也不會過時,甚至有超越現代的感覺。」她舉例就像《紅樓夢》包含了不同人物之間的多層次關係,述說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而《聊齋誌異》則是創作橫跨40多年的400多個故事合集,內裏的核心同樣十分關心女性。「書內有很多鬼魂及狐狸,十分有個性,當中有位角色叫恆娘,教女性如何令丈夫對自己重拾興趣。女性教導其他女性取悅男性,了解男性的需要,把這件事放到現代中也是完全不突兀。但在幾百年前已經出現,對我來說這就像是預言一樣。研讀這些經典故事,每次也令我有如在時光隧道裏穿梭一般。」

對於今次改篇,黃詠詩提到難度在於400多個故事也互相獨立,而她與林奕華也不願意選擇其中一個故事如《倩女幽魂》去做一齣3小時的劇。「我們不希望這樣做一個故事,反而希望作出挑戰,我們抽取了《聊齋誌異》所有故事的精粹及情節,再去建構這個劇本,把這些人鬼狐的元素分佈到故事之中,所以改編原著故事有趣的地方正是有文本及根據。」林奕華也提到這種改編是個學習的途徑,他認為黃詠詩絕對有能力寫出原創獨立的劇本,但是改篇名著往往更富挑戰性及學習到更多東西。他提到《聊齋誌異》描寫了很多分身離魂的故事,內裏的角色在沒法得到某種東西或境界時,便會透過意志力去達到目的。「這並不現實,但卻很真實。同樣地我們生活在現實中,有很多界限,但創作力卻是無限的。這種想法在過去的名著已經出現了,實在使現代人汗顏。能找到黃詠詩這同樣喜歡在名著中汲取養份創作的編劇十分難得。」

二人在過去多次合作之中,在處理劇本上也面對過不同的挑戰,像《賈寶玉》是運用主角回到過去但不改變任何事,挑戰對文本與角色的關係;《三國》的男女性別交換,挑戰以女性角度介入男性世界;到這次的《聊齋》則是進化到沒有原著角色與劇情,只抽取文本的精神及概念。林奕華形容自己收到劇本時發覺雖然沒有原著劇情,但內裏卻有很多《聊齋》精神,「像是雞湯般沒有雞肉,但有濃厚的雞味。我們嘗試以改編這方法讓經典文本與現代人溝通。」

現代角度看《聊齋》

《聊齋》一劇起初的構思只是純粹以婚姻角度來寫,但黃詠詩發現只談婚姻會遺漏很多有趣的元素,所以便重新組織過,以書中的三項要素來書寫:關於人鬼妖仙魔等等的非現實、意境的魔幻元素,在劇中以虛擬的網絡世界來構建;《聊齋誌異》的重要主題——愛情;其後是種種跨越生死的哲學。這三種要素在《聊齋誌異》的每個故事中也存在,他們便抽取了這三種東西來重新建構現代版《聊齋》。另外,這部經典名著的主題也關乎改變命運,主角有所遺憾但又渴望改變,這時便出現狐、鬼等外力出現幫助他們。但這種幫助卻也並非真的去幫助這些人完成心願,而是透過這些幫助讓他們明白自己的無力感源自哪裏,自己的不足之處是甚麼。林奕華以現代角度去看《聊齋》,「如果這些人自己不能改變的話,那些外力便會消失,這很像現代人,渴望改變命運而感到焦慮,但靠自己的話卻沒有能力,像是買樓置業、改變政制等。現時的媒體或消費模式便看準機會,提供很多似是而非的機會及可能性,但這些也如《聊齋》中的外力一般,是虛幻的情緒。當我們看得多這些東西後,便會誤以為自己真的能借助這些外力去改變自己的命運,但實際上當這些外力消退後,人便會發覺自己甚麼也沒有。這不正正是《聊齋》嗎?」他希望把這些經典的要素抽取出來,讓現代人欣賞並感受,明白過去的經典如何在現代中重現。


非常林奕華《 聊齋 》
日期:25-27/1/2018(19:30)
日期:28/1/2018(14:30)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林奕華 (Edward Lam)

林奕華,香港出生,中學畢業前曾在前麗的電視及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擔任編劇。畢業後與友人組成前衛劇團「進念.二十面體」。1989至95年在倫敦居住,期間組成「非常林奕華舞蹈劇場」,先後在倫敦、布魯塞爾、巴黎與香港發表舞台創作。94年憑電影《紅玫瑰白玫瑰》(關錦鵬導演)獲台灣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獎。95年回港後致力推動舞台創作,編導超過五十齣作品,並與不同媒體、不同城市的藝術家及團體合作。2010年與2012年兩獲上海現代戲劇谷「壹戲劇大賞」年度最佳導演獎。

......
藝術類型: 劇作家.編劇, 演員
黃詠詩 (Wong Wing-sze)

舞台劇演員及劇作家,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主修表演;2002 年至今編寫 27 個作品。憑《香港式離婚》奪得第 20 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獲 Time Out Hong Kong 雜誌選為 2010 年度 Best of the Best 劇場演出。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Feb 15, 2018

藝術就是如此貼地——香港戲劇協會《礦井下的彩虹》

三十年代戰前的西方社會,當藝術仍只屬於上流社會的玩意兒,在英國北部阿星頓一班活於社會底層的礦工,卻燃起了對藝術的渴望,他們動人的作品對當日世...
Jan 16, 2018

經典之重構《聊齋 Why We Chat?》 林奕華、黃詠詩 創作是寄托自己

“Midnight, not a sound from the pavement / Has the moon lost her memor...
Jan 09, 2018

貓出沒注意!史上最受歡迎音樂劇之一《CATS》再度來港演出

“Midnight, not a sound from the pavement / Has the moon lost her memor...
Jan 08, 2018

異世代的創作者舞曲——訪《迂迴曲》編劇許晉邦、導演余翰廷

作為職業演員,許晉邦笑說這身份看似風光,但實際而言卻十分被動,往往也是有劇團邀請才能全情投入到演戲中。於是他決定作主動——從戲劇中不能缺少的...
Jan 08, 2018

重塑徐訏撲朔迷離的仙氣愛情——室內歌劇《鬼戀》

繼2013年《蕭紅》和2015年《大同》之後,作曲家陳慶恩的第三套室內歌劇《鬼戀》將於月內首演。之前兩套作品刻畫的,是近代為人認識的歷史人物...
Jan 03, 2018

花非花霧非霧

《親密Claustrophobia》是一場既疏離又親密的感官旅程,踏進劇院帶起耳機一刻,觀者已把感官交給作品。帶著耳機的我就像走進不同人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