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總是,來不及將你看仔細 — 訪事吉茶記

【部分圖片來源:事吉茶記】

繼路政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砍走了般含道 4 棵大樹;它又宣佈醫院道的一棵細葉榕,由於結構不能復原,所以決定移除——即便那棵樹,長得拔地參天、樹葉莽莽。後來有專家去視察,替老樹把脈,卻說該處很安全,不會即時倒塌,剪 2 成樹冠便能留住了。若要砍去,樹木實在很無辜;但在荒誕的我城,又有甚麼不能發生?

失去太傷感,如此就會渴望記得。寫生團體事吉茶記,就於上星期日(8 月 23 日)來到細葉榕下,坐上一整天,用畫筆記下它的輪廓、神態,好像要將他的每一寸樹幹、每一條細根都看清楚,以示毋忘的決心。而所謂的消失,其實相當殘忍。

(圖為 Kay 畫的醫院道石牆樹。)

不只是繪畫

「畫過後,你們對石牆樹的想法有改變嗎?你又覺得石牆樹是否值得保留呢?」創辦人之一 Kay 問道。事吉茶記在中午時分,將正分散繪畫的組員召來,在磅巷處聚集分享感受。除了相討和留意別人繪畫的技法外,更多的是討論:石牆樹的存在。

「不是說畫完後,你就一定要愛上它;但你畫過後,會否開始對它有更多的了解,或者是欣賞它?」這些提問,令每一次的活動不止於繪畫,而是能衍生出更多討論和反省。

活動中,有成員一早已搜尋好有關石牆樹的種種資料:它們在何處生長、歷史、對社區的影響,然後一同討論。他們將自己的畫作,一張又一張舖在地面上,又說說大家畫法的差異,繼而了解各人觀察角度的分別:我們眼中的世界有何不同。

用時間對抗消失

而通過 Kay 的提問,我們亦可以作以下假設:透過寫生,我們開始觀察繪畫的對象;而藉觀察,我們對他的認識將會加深,甚至存有一份敬意。可能像你總會抽時間,好好去與重視的人共處一般;若你珍惜一個地方,花時間把它看清楚,自然是重要的。像成員之一彭啤說:「畫的時候,我要在這裡由早上坐到晚上,使我對整個環境有一全面的感覺;如此我對那地方的印象,自然是很深刻的。」可能就像小王子所說的,是你花在玫瑰身上的時間,使它變得重要。

所謂的珍惜,彷彿就是與極速的消失對抗;而擁有的底牌之一,可能就是共處的回憶,以及那相伴的時光。

趕不及將你看清楚

事吉茶記的確穿梭在舊區中,畫了很多。他們的活動一次接一次、一浪接一浪,但是還是有不少地方,像那數不清的小店,尚未被畫筆所紀錄,便已從世上消失:「消失得太快,我們還趕不及將它們畫下來。」彭啤說。

但亦有另一個情況:「我們的筆都是有點邪的(笑),有些景物,畫完後真的會消失了。」成員之一的 chanqueen 說:「在你生活著的地區,當城市轉變起來,真的嘭一聲沒有就沒有了。」而消失,往往沒有然後。

在他們的新書《消失中的香港》裡,有因重建而面目全非的觀塘、與嘉咸街街市重建而一併消失的新景記粉麵、被重建巨輪踐踏過深水埗海壇街、為建商廈而剛剛被拆掉的同德大押、還有被徹底清洗的金鐘佔領區等。事吉茶記成立僅 3 年,算不上一段長時間,卻已見証不少風景的變遷;由此可見,香港這城市變化的速度,急如輪轉。

但是,究竟在急甚麼呢?太快的不只是消失,或者是政府對城市發展速度的期望,還有我們的生活步伐,那使我們對一切漫不經心:「我們的生活總是很忙。在香港這個城市,我們沒能很認真的去看,生活裡很微小的轉變。」可能加速消失的,不單是政府的策略,還有人們的冷漠。

聚合更多人的關心

「現透過城市寫生,多踏足、觀察舊區,便會意識到城市的轉變。可能,我們能用一嶄新、屬於自己的角度去看這城市。」chanqueen 道。用顏色和線條所醞釀的溫度,令自己、身邊的人對城市的面貌更敏感,告訴大眾有這些事情存在,大概就是事吉茶記的目的吧。

「當聚集了一定的聲音後,便能告訴政府,這些事情我們都關心,不是你能夠自把自為的。當聲音愈大,或能令政府步伐慢了,令其一些決策可考慮更多。」chanqueen 說:「雖然,其實要做到真的很難。」

成員 Melody 則認為,若要締造改變,需要更多人對議題有關心,並加強與政府的溝通:「若政府有甚麼公眾諮詢時,可提出意見;當發現有問題,亦要主動和有關部門去商量。希望政府能和市民溝通,現在好像是出現了斷層。雖有諮詢,但未必人人都知道有這些諮詢;又或者給了意見,但政府不聽。」說完之後,她搖了搖頭。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