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Dance

與香港的親密接觸 — 周書毅《1875.拉威爾與波麗露》

「很神奇!我覺得好奇怪啊。」周書毅這樣說。「怎麼會有這麼多人!」光華新聞文化中心舉辦的「台灣月」開始了,打頭陣的是周先生與舞者們的戶外演出《1875拉威爾與波麗露》。藝術總監周書毅,曾害怕忙碌的香港人不會停下來看表演,沒想到於11月1日及2日,一連兩天引來無數市民駐足觀賞,令香港文化中心和K11擠個水洩不通。周猜想︰「這是舞蹈的力量吧。」小記卻覺得,這大概是周先生與舞者們,與香港城市親密接觸後的化學反應?

周先生與舞者們自2011年起,就開始舞蹈旅行計劃,在不同台灣城市的戶外地方,演出《1875.拉威爾與波麗露》。很幸運地,由於今年「台灣月」以野台文化為主題,光華文化中心便順理成章地邀請了他們來港演出。

了解 然後緩和香港的急速節奏

「香港人真的很快啊!」接受訪問期間,周書毅不只一次這樣講。周似乎對速度相當敏感,或許是因為舞蹈亦很講究調整節奏吧——如何配合城市的節奏跳出舞步,是周關注的事情。

「到埗第一天,我就叫舞者們多走在街上,去購物、去喝咖啡——我想請他們走進大家生活的地方,去觀察香港生活的速度。」周認為這樣,才會知道如何在香港表現這作品。亦因此,在跳舞開始的時候,大家都用一種跟旁邊的行人不一樣的速度,慢慢走到舞台上。「在K11這裡,人們走得超快的!我想用舞蹈去slow down這裡的速度,然後介入這個環境,把一種自然的感覺帶進來。」

周因為總想著要用合適的速度,去與環境產生化學作用,所以每到一個新地方演出,他都細心觀察新場地的環境。「譬如文化中心吧,那裡有陽光、有海、有大時鐘;你可以聽到飛機和船的聲音,那裡的速度完全與K11的不同——很慢!那些人都是遊客,慢慢的在拍照,跟在K11行走的人速度不一樣。」

這可以說是一種特定場域 (site-specific) 的舞蹈吧。如此遷就場地的環境,周不過是為了想去和人溝通。「我覺得能透過計劃,跟任何人溝通,用一個舞蹈表演跟大家不期而遇。」

要相遇,也要思考應以甚麼方法邂逅。周選擇了用一種悠遊的步伐跟大家打招呼,只為讓大家都在忙瘋的香港喘一口氣︰「我們這叫做『舞蹈旅行計劃』——人很累的時候,就想到要旅行︰『Sorry,我要放假!』我就想,有沒有辦法把舞蹈跟旅行放在一起,用舞蹈讓人有深呼吸、休息的感覺,停下來享受一件事情——當人慢下來,就可以呼吸了。」

讓舞蹈回歸原初

「旅行計劃最先的意念,就是為跳給更多人看。」本來,《1875拉威爾與波麗露》是在劇場內演出的,然而劇場演出只有已購票的少量觀眾能欣賞。周成立了「周先生與舞者們」後,就開始構思「舞蹈旅行計劃」,想作戶外演出︰「因我們沒有錢去租劇場,就想到街上跳,既可以遇上更多人,又不用錢。」

戶外演出這構思,其實只是回歸舞蹈的本質之中。舞蹈於古代是祭祀的形式,並未有舞台︰「從我們出生,就已很習慣有劇場、有畫廊這些規則。可是我覺得就是要打破它們,以去接觸更多的人;或是去提醒大家,它的本質是甚麼。」

周其實在探索著藝術跟都市,能否有一種最自然的溝通方式︰「我相信,這個沒舞台、燈光、通知的想法——開始演的時候都不會預先告之,只是直接地開始。我想,這就是藝術最重要的部分:它應該很自然的存在於你的生活中。」

在赤裸裸的野台上起舞,讓周能夠拉近和觀眾的距離︰「因為拿掉了舞台、拿掉了燈光,你跟觀眾就站在同一個水平上,一同分享,表演者和觀眾都能看見對方。我想,這親近的感覺是很難得的……當然有些人看過劇場,就會覺得街上的不一定好看。因為在舞台上,你會比較容易集中嘛,又能看見很多語言跟細節——可是我覺得,在街上之後,它就是另外一個生命、意義。」

光華和舞者的淋漓汗水  成就了這野台演出

可是,這戶外演出著實不易的。在經濟上而言,戶外演出沒有收益,卻又需人力物力︰「這個計劃,雖說是免費,但它其實需要很多資金:像這樣多舞者的住宿費吧,它的花費可能跟賣票演出一樣大。如果我們自己要找資金來香港演出、獨立去跟香港申請場地,其實很困難。但透過了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他們幫我們去協調,才可成就今次這個表演。」

除此以外,舞者的付出也是勞苦功高的:「其實我們到不同野台演出,是很危險的,舞者要在石頭、木板、泥土上跳,要適應不同的地板。沒有冷氣吹,地板又很髒;不單單是累,而是每一場你都要面對不同的狀況。」周提到有一次演出,舞者表演後回家洗澡,卻從頭上洗出了無數螞蟻!「我覺得這群舞者非常了不起,因為他們願意這樣演,不是每個舞者都喜歡演戶外表演的。但他們一路上這樣累,卻還一直在笑——這令我很感動。這是因為他們相信自己做的事情,相信他們是舞者。」

周先生與舞者們,能在匆忙的香港裡大放異彩,並以一種適切的速度自然地融入香港人的生活,又用曼妙的舞姿嘗試和觀眾平等地溝通——縱然周書毅對香港人的熱烈反應大惑不解,不過,或正因他們的坦誠,才能不知不覺打動到行色匆匆的香港人吧?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周書毅 Chou Shuyi

[may 2016]周書毅生於台灣,10歲習舞,高中時進入舞蹈專業科系就讀,畢業於國立台灣藝術大學。20歲初試啼聲,獲選兩廳院新點子舞展,開啟獨立編舞與舞者的藝術生涯,透過舞蹈直敘生活、旅行的感觸,審視自身生命,鏈結身體與環境、社會的關係,提出「屬於我們的身體語彙」。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