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艾未未:每個身處當代的人無異都是精神與文化上的難民

文:林琬娸 | 圖:Tang Contemporary Art | 本文轉載自2018年5月號(vol 81)《△志》

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帶來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第二次在香港的個展「駁議」,對藝術家而言,香港就是各種價值的駁議之地,既有東方的傳統,又有昔日西方的殖民經驗,以及新近政治強權帶來的衝擊。那麼,究竟是甚麼帶來了今日香港在認同和身份上的焦慮?艾未未巧妙地以其作品,一件釉裏紅,回應香港當前社會的現實情況。過往,由蒙古統治下的元朝,規定五爪龍紋為皇帝專用,民間則僅能使用三爪和四爪的紋樣。但到了驅逐元蒙的明朝,卻更進一步完全禁止民間使用龍紋,而艾未未製作了有著六爪龍紋的釉裏紅作為其對於當代政經形勢的呼喚。當然,這只龍紋罐價格比不上真正的明代釉裏紅官窯,但作為有著藝術家認證的當代釉裏紅,價格也著實不菲。這個由崔燦燦任策展人的展覽裏有二十件上色燒造的六爪釉裏紅,每件估計約十五萬歐元左右。場內展品雖然不多,卻件件份量十足。當中最搶眼的是裝置《行之道》,一艘長達十六公尺,滿載著六十一個人形偶的黑色氣墊船,從希臘的海灘駛入了香港的展廳。毫無疑問,這是一場從敘利亞難民為出發點,延伸聚焦於全球難民問題的展覽。環繞展牆的壁紙作品《奧德賽》為展廳烘托出劇場氛圍,這件動用了古希臘神話典故的作品僅用黑白亮色的畫面與線條,樸素地勾勒出神話、歷史與現實的交織,包括流浪、居無定所和無從歸依。在艾未未看來,當下最大的危機並非只有難民才是難民,每個身處當代的人無異都是精神與文化上的難民,飄飄蕩蕩、無處容身。香港作為一座移民匯聚的城市,當然也是由四面八方漂泊而來的難民組合而成。《三角志》有幸短訪了藝術家,作風實事求是,絕不拖泥帶水的他爽快地回答我們數個提問。

▲:三角志
艾:艾未未

▲:與當代唐人藝術中心的合作機緣是?這次的個展又有甚麼契機呢?你覺得這個展覽和您之前的個展,於策展和挑選作品的方向有甚麼是一致?您覺得現在的作品和以前的作品沒有變的地方是甚麼?
艾:當代唐人藝術中心是在中國內地最重要的畫廊之一,畫廊長期以高標準和高強度的方式選擇展覽的參與者和議題,同時它也是在展覽的方式和主題上最具有挑戰性的一間畫廊。我跟唐人的合作是始於在我被監視居住期間,它和常青畫廊提出的一次合作,他們毫不猶豫地接受了我一個具有挑戰性的方案,所以我對他們的遠見、勇氣和實施能力是萬分敬佩。勇氣在當代藝術中始終是一個重要的條件,因為每一次重要的藝術活動,都是一次危險性的活動,而危險性的活動是永遠離不來勇氣的。

▲:近年來的新聞彷彿全是有關難民的問題,您多年前已從個人生命經驗出發,探討歷史複雜的議題,例如遷移、殖民和身份認同等。可否和我們分享您的想法和這與日俱增的命題上可有更刺激您的創作?而您又最擅長以個體經歷折射歴史,請問在展品裏有您的個人歷程和體驗嗎?如有的話,您又會是希望折射甚麼出來?還有,您可以說一下對於這次個展「駁議」的構思嗎?這個展覽題目和作品之間有甚麼關聯?而這個詞又和您現在的生活有甚麼聯繫?通過分享這個展覽裏作品的理念與價值,有甚麼話您是想對觀眾說的呢?
艾:關於這個展覽,主要是來自於出國以後,對於難民問題的關注。難民問題是發生在今天世界上最重要的政治議題,它再一次考驗了全球化語境下的世界整體性,對政治結構、文化、人類的尊嚴和人權作出批評性的思考。它既是歷史的,也是現實的,更重要的是它是關於我們的未來和文明的走向,所以我自然會投入到與這個議題相並行的作品。

▲:最近這幾年,您總是有讓人留下印象深刻的系列作品,可否請您分享作品內容的轉變,與您內心關注的事物變化的關係?另外,您參與各式各樣的創作,如攝影、錄像和裝置藝術等,然而您把這不同的媒介融滙貫通,這其中的關鍵是甚麼?您的作品形式多變,這些創作靈感從何而來?
艾:我生活在一個現代社會,影像或者是其他創作形式,比如訪談、電影和裝置,都是今天生活中最重要的表達方式。在社交媒體和傳統媒體中,我更在於表達的方式,傳播的可能性和作品本身會產生的影響力。在完成這些作品的同時,形成了一個我新的身份。有別於傳統藝術家的理解,我不認為藝術家只具有一個身份而已,我認為這個身份是在通過作品的呈現而出現的,所以每當一件作品完成,在我努力準備下一件作品時,我獲得了新的身份。

▲:您的個展在世界各地舉辦,從佛羅倫斯斯特羅齊宮到布拉格國家美術館,有沒有哪一個地方體驗特別深刻,從而會把是次的生活經驗融滙注入在下一次的創作當中?又或是哪一個展覽您是尤為鍾愛?或者希望重新定義的?您多前往國外參展如英國和法國,在面對異文化時,您認為這能更認識自己嗎?
艾:我做過最少一百多個個展和四五百個群展,可以說沒有一個展覽會讓我感到所謂的鍾愛,因為每一次的展覽僅僅是為下一次展覽設定一個開始的可能。

▲:您作為劃時代的當代藝術家,您覺得自己最突出的地方在哪裡?您會給有心從事當代創作的藝術家甚麼建議?
艾:如果說我是一個當代藝術家,實際上我更在意的是我不具有的那些身份。如果我真的有別於其他藝術家,而最大的不同顯然是,我基本上不怎麼考慮在藝術範圍內已有的問題。我建議藝術家們應有更寬廣的視野,而這個視野最終會回到我們是誰的命題上。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
艾未未 (Ai Wei Wei)

生於北京,是中國當代觀念藝術家、建築設計師,為詩人艾青與高瑛之子。在中小學期間,曾在新疆居住16年,之後返回北京就讀北京電影學院,並且曾在1979年參加大陸中國美術館牆外舉辦的「第一屆星星畫展」,可視為早期藝術創作背景之濫觴。 1981年,艾未未前往美國紐約的帕森斯設計學院研習,隔年他在舊金山「亞洲基金會」舉辦首次個展。

......
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Tang Contemporary Art)

「唐人」於1997年在泰國曼谷成立,2006年進駐北京798藝術區,經過近二十年的發展,以北京為總部的唐人在曼谷、北京、香港三地已成為向世界推廣、傳播中國當代藝術的重要平台。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4, 2018

從日常到超現實——植田正治 回顧展

「不要過度思考,只要在日常生活中發現一個主題後持續不斷拍攝,這就是『攝影』的實踐方法。我也就是這麼嘗試的。鑽研某一種東西的過程通常如此:最具...
Nov 13, 2018

稱之為愛的悲劇——Para Site「黯戀」

平日當我們說起「愛」,總是一個正面到不能再正面的的字彙。但在報紙上,幾乎所有關乎愛的事件,都離不開恐怖結局:謀殺、跟蹤、傷害……求而不得、帶...
Nov 11, 2018

【仁云亦云】難以置信

執筆之時是十月下旬,與其說整個香港都對未來熱烈地討論起來,不如說是憤慨和焦慮得不能不滿肚嘮叨。沒錯,我城本來習慣短視,「揾朝唔得晚」、「今朝...
Nov 05,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5)

日本六十年代繼反安保條約運動之後,另一場戰役是反成田機場的興建。 二次大戰後的日本,百廢待舉,政府希望發展大型基建振興經濟。1962年自民黨...
Nov 03, 2018

愉快與驚駭、高尚與低俗間的擺盪——村上隆「改變規則!」

對上一次日本藝術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在香港舉行個展已是六年前,這幾年間其創作持續演化,並從不同範疇中汲取了豐富的靈感...
Nov 02, 2018

【雕文嵐女】展場佈置反芻_「灣仔文法:過去、現在、未來式」

當代展覽中,無可置疑,策展人已成靈魂人物。藝術家作為參展人,亦是策展團隊的合作者之一。這次藉著最近的展覽,試來回味策展佈場的精彩一二。 客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