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董啟章專訪(續):心無旁騖的小說家

藝頻記者:潘德恩 | 圖︰浪人劇場facebook、前進進戲劇工作坊網頁

這幾年,董啟章活躍於不同的活動中,曾擔任三部劇的編劇;也會在來年擔任浪人劇場《十年。寒。笑》的文學指導;可他的名片清清楚楚地印著︰「作家」,而非其他身份。小津安二郎說︰「我是賣豆腐的,所以我只做豆腐。」若代入董啟章,他可能會說︰「我是小說家,所以我只寫小說。」那劇場的領域,對他而言是怎樣的地方?而又是甚麼,一直推動他寫小說的熱情呢?

專心在小說中沉澱

董啟章已累積了不少有關劇場創作的經驗。或有人會期待董未來在劇場中大放異彩,他卻說,他並無刻意踏入劇場。今次作為文學指導,參與《十年。寒。笑》的創作,其工作亦在劇場以外︰「文學指導只是一個虛銜,只是顧問角色而已。實際上變成了劇作的部分,我是不會過問的。劇場處理,始終是導演的工作吧。」

所以董的工作主要在前期︰細心閱讀導演譚孔文欲改編為劇作的小說(即為韓麗珠、謝曉虹及李維怡的一些短篇作品),分析作品單篇的特徵,作品如何反映作家一貫的特點,文本間又呈現甚麼關係。若譚想尋求意見,董便會和他討論文本上的問題。然而,董強調,那畢竟是一劇場作品,所以最終也只會在劇場發生。「無論我說多少,我說的僅僅是有關小說的事情。」

回溯過去,董曾任《小冬校園與森林之夢》、《斷食少女.K》、《天工開物,栩栩如真》的編劇。然而,他卻說從來無刻意成為編劇的打算︰「看看有沒有適合的機會吧。之前也不是自己刻意想成為編劇的,只是機緣吧。」

董坦言自己並無獨立寫劇本的念頭。然而,他也不排除會寫劇本——只是,劇本創作一定是在小說世界裡發生︰「我接著要寫的小說,也是與劇場有關的,所以或者會寫一寫當中的劇吧。未必會寫得很完善,但會寫寫在小說中會發生的事情。」

宮崎駿為將《風之谷》改編成電影而畫連載漫畫,董也為把小說寫好而創作劇本,兩人都很清楚自己的本業,卻都為達到最終目標,而刻意選最扎實又最遠的路走︰「這樣會實在一點。例如,小說中有人說來排戲吧,排到哪一場,那場要做些甚麼——如果我真的有一個劇本,我就可以知道第幾場、第幾場會發生些甚麼事,那樣小說會有一些實在的東西。」

在董心中,劇本永遠是服務於小說的。只是,他也不會排除將它們放置到劇場中演出的可能性︰「在寫小說裡面的劇本之時,有沒有機會將它變成真正的演出呢,是看機緣吧,但我不會刻意去做。」

詩人佩索阿的假面

董專心寫小說,作品卻總能瞧見各種文體的影子,如在《安卓珍尼》中找到有關斑尾毛蜥的生物學論文,在《體育時期》中可見歌詞,但我們甚少看到董獨立地發表論文或為歌曲填詞︰「因為那些都是小說世界中發生的事。那些都不是真正的歌詞,它是沒有旋律的,你無法把它唱出,不過是模仿歌詞形態的東西。我是代入了人物的角色把它們寫出的。」這大概亦與他受葡萄牙詩人費南多.佩索阿影響所致,這位詩人曾用代入72個性格、背景、文學理念迥然不同的身份去創作。

董解釋這樣做的原因︰「這對我而言,第一,比較容易吧。第二,我本身是寫小說的,並不會獨立去寫歌詞或寫劇本的。」董發現自己不透過人物去寫歌詞,是相當困難的。然而,透過角色貝貝或不是蘋果,歌詞就會如行雲流水般瀉出。正如他在《體育時期(劇場版)》所言︰「我們一旦去寫,不只是小說,寫詩寫其他東西,我們也不是自己。我們往往要戴上面具,扮演角色,我們才能創作。」這對董而言,就是創作的本質,亦是他的信念。

一個人完成 為世界而寫
 
即使已經接觸過不同的藝術形式或文體,董仍然專注於小說創作,他解釋乃性格所致︰「寫小說是我做得最好的事,也是我最享受的事。小說比較適合我吧。」董曾在〈在藝術形式之間逃亡〉一文中,形容「寫作」是自己的家。他也知道,無論是怎樣的藝術形式,還是無法做得像寫作般好。
 
另一個原因,就是其性格︰「我不是喜歡太多和人合作、互相遷就,被一些外在條件限制——其他類型的創作,往往要考慮很多外在於創作者的因素。即使要填詞,你也要有人作曲,除非你自己作吧。作完後,又要人唱,除非你又自己唱吧。(笑)劇場就更不用說了。」董解釋,那些自有它有趣的地方,卻非其所好︰「我自己性格傾向,甚麼都想自己獨自完成,而不需要和人合作;又或不需要理會外在的要求,而是按自己原本的意思進行。」
 
董的行徑聽來甚是孤僻,似乎不願接觸別人,但他的文字總是為世界而寫。例如,《安卓珍尼》中,透露了對性別議題的關注、兩性間的角力;又曾公開撰文,為曾在利東街發展計劃中爭取公義的甘霍麗貞女士打氣。雖不喜在寫作過程與人互動,但其文字往往與他人、社會、甚至乎世界,有著密切的關係︰「關注和創作的形式,並不需要完全對等的。一個人,如果比較喜歡做自己的事,也不代表他不關心這個世界。一個人關注外在的話,他做的事是否全部都要很有互動性、合作性、行動性呢?有些人可能這樣,但我自己並非如此。」
 

浪人劇場《十年。寒。笑 — 韓麗珠、謝曉虹、李維怡短篇小說初回劇場化》

日期及時間︰23-26/1/2014 20:00
                  25-26/1/2014 15:00

地點︰荃灣大會堂文娛廳

票價︰$160

網址︰www.facebook.com/TheatreRonin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董啟章 Dung Kai-cheung

香港作家,著力於小說創作。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碩士。於文學界獲獎多不勝數,包括惠生.施耐庵文學獎、香港藝術發展局藝術發展獎07/08年度最佳藝術家獎﹙文學藝術﹚、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選決審團獎等等。著有《安卓珍尼》、《地圖集》、《衣魚簡史》、《體育時期》、《天工開物.栩栩如真》、《時間繁史.啞瓷之光》、《物種源始.貝貝重生之學習年代》、《博物誌》、《在世界中寫作,為世界而寫》等多於25部著作。

譚孔文 Alex Tam

「浪人劇場」創辦人及導演,獲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導演系學士(榮譽)學位及科藝學院舞台及服裝設計系學士(一級榮譽)學位。曾於劇場中不同崗位工作,包括舞台及服裝設計、節目策劃、導演、創作總監等。於2003年獲香港戲劇獎學金赴日本黑帳幕劇團作交流,後來創立了「浪人劇場」。過往作品包括《對倒》、《體育時期‧青春‧歌‧劇》、《鯉魚門的霧》等等。

謝曉虹 Dorothy Tse Siu Hung

謝曉虹,香港作家,著有《好黑》、Snow and Shadow (Nicky Harman 譯)等;編有《香港文學大系1919-1949:小說卷一》。曾獲《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中文文學雙年獎,Snow and Shadow為其首本英文短篇小說翻譯系列,入圍美國羅徹斯特大學Best Translated Book Awards 2015。《字花》雜誌發起人之一。

韓麗珠 Hon Lai-chu

1978年生於香港。著有《離心帶》、《縫身》、《灰花》、《風箏家族》、《輸水管森林》、《寧靜的獸》以及《雙城辭典 1.2》(與謝曉虹合著)、《Hard Copies》(合集)等書。曾獲 2008《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中文創作類、2008及2009《亞洲週刊》中文十大小說、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小說組推薦獎、第二十屆《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中篇小說首獎等。長篇小說《灰花》獲第十三屆紅樓夢文學獎推薦獎。

李維怡 Lee Wai Yi

這十幾年主要從事紀錄片創作、錄像藝術教育、各種基層平權運動,現為影像藝術團體〔影行者〕的藝術總監。最近參與的錄像創作:「舊區五元素」系列、「未存在的故鄉」系列。文字耕作之出版:《行路難》、《沉香》、《短衣夜行紀》。

小津安二郎1903年12月12日出生於日本東京,童年隨母親回鄉於松阪成長,父親則於東京經商。小津從小喜歡繪畫和電影。20歲開始於松竹公司的蒲田電影廠當攝影助手,三年後(1926年)升任副導演,並於翌年發布個人首部電影:《懺悔之刃》。

宮崎駿 Hayao Miyazaki

宮崎駿(日語:宮﨑 駿/みやざき はやお Miyazaki Hayao,1941年1月5日-)是日本動畫師、動畫導演、及漫畫家。畢業於杉並區立永福小學校、杉並區立大宮中學校、東京都立豐多摩高等學校及學習院大學政治經濟學院。大學畢業後踏入動畫製作工作,日後成為日本知名動畫廠吉卜力工作室的核心人物之一。其執導過11部長篇動畫電影,多次宣布退休,2013年9月時是第7次宣布退休[2],2016年再度復出。現任吉卜力工作室董事、德間紀念動畫文化財團理事長、三鷹市立動畫美術館館長。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