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藝術也是理解歷史的通道 — 「漢雅一百:偏好」

藝頻記者:陳燕娟 | 部分圖片提供:漢雅軒

時值30周年,漢雅軒舉行了「漢雅一百:偏好」展覽,展出張頌仁先生的100件藏品,這也是他首次為自己策劃展覽。大家也許都並非收藏家、藝術家,又或學術人士,無法對這些藝術作品如數家珍。然而,這些作品背後所隱藏的文化、歷史卻都與我們息息相關,這已值得我們駐足細細賞味。「這些展品都是因機緣所得,大部分與我以往做的活動有關。我想選一些我手頭上收藏的比較精彩的作品,同時又想講一個故事,關於藝術的、文化的和那個時代的故事。」張頌仁如是說。

同時存在於當下的三個世界

不同於通常按時期、流派、風格等劃分的藝術史,張頌仁講述的這個故事,卻是以三個世界:「文人的藝術世界」、「社會主義藝術世界」和「當代藝術的全球化世界」為脈絡。「文人的藝術世界」展出康有為的《陰符經》、王無邪的《抒懷之十》等。「社會主義藝術世界」可能是香港觀眾較為不熟悉的,展品有唐小禾的《在大風大浪中前進》和方增先的《喚起工農千百萬》等。「當代藝術的全球化世界」則以張頌仁的「後八九」收藏為主,包括谷文達、王廣義、吳山專、徐冰等人的作品。

這三個世界架構起了這個故事,但它們絕對不是各自獨立的段落,而是相互交錯映照。一進入藝術中心包氏畫廊,你便能接收到這一資訊。中華民國開國元勛于右任的書法、人民英雄紀念碑設計稿和馮康候在1960年代篆刻的印章擺放於同一個空間,印章題款寫著「家國離散,覆巢之下亦可安居?」另一策展人高士明指出,這三件作品是對20世紀比較長時段的一個點題:「馮康候曾經為中華民國篆刻過國璽,他談到的是在這兩度開元之中實際上他仍然是一個離散者,仍然是一個歷史的逃逸者。我們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紀念碑是一件禮器;中華民國推翻了封建王朝,但是它依舊需要國璽,歷史沒那麼容易被切斷,我們討論的『三個世界』一直都存在於中國當代。」

開門見山之後,隨之而來的是民、群、眾、文、家園、毛、身、山河、網、抽象、亂象、世相、肖像多個章節,每個章節都可見這個三個世界的交錯。例如在「群」、「民」中,我們可以看到李樺刻畫被奴役的中國人的木刻作品《怒潮組畫之三:抓丁》、描繪人民勞動的60年代新國畫《大幹社會主義》,也可以看到鄭國谷捕捉90年代邊緣小鎮青年生活的《陽江青年的生活與夢幻》。

這種三個世界的交錯不僅僅表現在不同作品之間,同時也隱藏在單一的作品或作品的擺放之中。如王廣義的《自我批判:水果》就將社會主義工農兵的革命形象與資本主義商業廣告結合,而在這件作品旁邊擺放的又恰是傅林的《毛澤東思想是我們的命根子》;又或者,主展場的左側可見多件與毛相關的作品,另一側則是許多「後八九」藝術家的作品,這種對比交錯的感覺在觀展中無處不在。

總需要當代藝術

走到展覽的尾聲,一條時間線將展品重新排列於百年歷史中,我們最終清晰地看到他們在歷史中的位置,而這也成為我們重新理解歷史的一個通道。之前的五味陳雜有了更具體的輪廓,你可以從中看到那個時代。如張頌仁所說:「所謂的當代是它對時代的責任和對時代的反映。當代藝術主要是面對我們目前時代的各種文化、政治和社會問題,只要社會不是完美的,我們未到達一個烏托邦境界,永遠就有當代藝術的需要。愈是多目前社會機制無法解決的問題,大家就會用當代藝術的手法去解釋、消化這些無法套入學術研究的東西或對於世界的感受。我想當代藝術幫我們消化很多問題,這些問題都是人類社會會繼續有的,換言之,我覺得當代藝術是現代社會會出現的一個新的法定機制,讓我們可以去面對時代的變遷。」

尋找傳統文化裡面有生命力的角度

是次展覽,除了藝術中心包氏畫廊的展覽,還有另外兩個場地。部分裝置作品於漢雅立方展出,而漢雅軒畫廊則展出 8 個漢雅計劃,其中兩個是張頌仁過往策劃的兩個重要展覽「星星十年」和「後八九:中國新藝術」,以及其他 6 個學術計劃。張頌仁說這些計劃都是他這十來年有興趣的主題,與展覽有著緊密的關聯。

他指出對歷史的回顧是這十年來中國當代藝術一個重要的特點:「我覺得每一個時期,在社會文化大變遷的時候,一定都會出現一些有意思的人,這十年來可能一個最大的改變,除了 90 年代經濟起飛繼續延續下來,那種對物質世界的興奮,對一種新的掌握我們自己環境、社會的經濟手段的那種興奮延續下來了,另外也開始反省很多需要補充的元素,尤其是這百年來我們一直向未來推進,其中一個想像就是中國在經濟上將強盛、獨立,而且我們會尊重文明,對自己的文明重新有個新的解釋,但這些對自己的期望後面,對歷史、對文明的擔當還需要推進,所以我想對藝術來講,這十年八年最有意思的是對歷史的回顧。」

而我們從這些計劃中也可見到其對歷史的回顧,尤其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研究。如其中的「嘉禮堂」計劃,就提倡傳統「禮」文化的復興。「我想找傳統文化裡面有生命力的角度,提供給大家參考,但作為藝術項目,我覺得中國藝術現在要找到一些自己的當代藝術的脈絡。我反而覺得「禮」是中國文化藝術很重要的一條脈絡,以前一直都被人忽視。」

張頌仁說這不可能是一個全面的展覽,因為他不是一個美術館。而主題「偏好」也為這種個人性下了註腳,他稱這些展品為「藝術物」,而不是「藝術作品」,他為每個作品寫了介紹,從中可見他與藝術家的交往,他的收藏軌跡。這種個人化其實正是展覽的動人之處,而它構建出的歷史自然也不同於其他的歷史論述。行走其中,你好似重讀了中國這100年來的歷史,但不是只有以往背書時刻板的時間點、歷史事件和人物,而是充滿細節與情感。或許我們無法從中得知未來我們將走往何處,卻能知悉,原來我們從何而來。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谷文達 Wenda Gu

1955 年生於上海,是中國「85 美術新潮」的主要藝術家。他 1981 年畢業於中國美術學院國畫研究生班,師從陸儼少學習傳統水墨。1987 年移居美國紐約至今。30 年來受邀參加無數重要展覽,包括「後八九:中國新藝術展」和「Inside Out:新中國藝術」等。曾在紐約現代藝術館 PS1、舊金山現代美術館和澳洲國立美術館等著名國際機構舉辦個展。

張頌仁 Johnson Chang

策展人,中國美術學院客座教授,漢雅軒畫廊藝術總監,香港亞洲藝術文獻庫董事會成員。

王無邪 Wucius Wong

王無邪原名王松基,香港著名作家、設計理論家及畫家。1958 年創立現代文學美術協會,為創會會長,1961 年到美國留學,學習繪畫及設計,回港後教授設計理論,更出版多套設計理論書籍。另外,王氏的水墨作品同樣成就超卓,他以西方畫法入畫,革新傳統水墨創作,多年來出色作品無數,其藝術成就在本土及國際層面上備受認同。

吳山專 Wu Shanzhuan

吳山專1960年出生於中國舟山,先後畢業於浙江美術學院(現中國美術學院)和漢堡藝術學院。吳山專是“八五新潮”的重要參與者,他於1986年成立“紅色幽默”小組,並於1990年創立“國際紅色幽默組織”,以幽默和諷刺的方式反思政治性主題,為中國的觀念藝術打開了新的局面。

徐冰 Xu Bing

1955年生於重慶,長於北京。1981年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版畫系。1990年移居美國。2007年回國就任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教授。作品曾於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倫敦大英博物館、英國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紐約現代美術館、美國MassMoca美術館、威尼斯雙年展等藝術機構展出。1990年獲得美國麥克阿瑟天才獎。2003年獲得第14屆日本福岡亞洲文化獎。2004年獲得首屆威爾士國際視覺藝術大獎。2006年獲全美版畫家協會的版畫藝術終身成就獎。2010年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授予人文學榮譽博士學位。

王廣義 Wang Guangyi

王廣義是中國波普藝術的最早實驗者,中國90年代政治波普藝術的典型代表人物之一,中國前衛美術的四巨頭之一(王廣義、張曉剛、岳敏君、方力鈞)。曾任教於哈爾濱建築大學。其作為中國當代藝術中最重要的藝術家之一,我們從藝術市場的角度來了解王廣義,他的單件作品拍卖最高紀錄已達到一億五千萬。

鄭國谷 Zheng Guogu

鄭國谷是中國觀念藝術家,於90年代中國轉型對全球開放的時代冒起。他運用攝影、書法、繪畫、錄像及裝置,為故鄉陽江市及新中國的本土文化添上新貌,以對全球當代藝術的脈絡及風潮作出回應。他也是2002年於陽江市成立的藝術組合「陽江組」的其中一員。鄭氏現於中國陽江市生活及工作。

高士明 GAO Shi Ming

高士明是中國美術學院藝術與人文學院副院長,策展人,副教授,研究領域包括視覺文化研究與當代藝術策展。

毛澤東(1893年12月26日-1976年9月9日),字潤之,中國湖南湘潭人,是中國共產黨第一任中央委員會主席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的第一代最高領導人。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