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Review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藝術介入政治——Keith Haring

【文:阿角 / 圖:The Kunsthalle der Hypo-Kulturstiftung】 本文轉載自十月號(vol 53)《△志》

我想,Keith Haring大概比Andy Warhol更入世。世人或覺得Andy Warhol的夢露照熟口熟面,但Keith Haring的塗鴉小人卻幾乎無所不在:記事簿封面、電話保護殼、外套、煲呔、水杯,甚至護膚品包裝。他粗線條的小人小狗討喜又有型,難怪會成為時尚icon。但對Keith Haring來說,藝術卻是一種吶喊的方式。德國慕尼黑Kustehall Munich剛結束的“Keith Haring -The Political Line”展覽,便開宗明義以「政治」作為切入點,回顧Keith Haring短短十多年的藝術生涯。

回應社會議題的創作

事實上,這個展覽正正構建於Keith Haring不同時期關注的議題之上。它由對資本主義的不滿、反核武、環保,控訴社會對不同種族、膚色、宗教及性取向人士的歧視與不公,對電視、媒體之懷疑審視,到八十年代愛滋病肆虐的切膚之痛,把藝術家自七十年代末到1990年去世前的創作細緻剖析,並以作品的議題劃分成不同展區。走完一遍,仿佛重溫了Keith Haring雖然短暫(他死時僅31歲)、卻以無比的力量與激情,用畫筆憤力地向社會呼叫吶喊的一生。

步入展覽,在展品之先映入眼簾是一張寫滿年份的圖表:左邊記錄了Keith Haring由1958年出生到1990年離世之間的重要事件,包括他1978年於匹茲堡舉辦的首個個人展覽、到紐約定居發展、八十年代間在國際取得成功……右邊則列出了五十至九十年代間美國及世界大事,例如1963年總統約翰甘迺迪遇刺、由五十年代開始至1975年才完結的越戰等等。兩邊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卻又隱隱反映了藝術家在成長及創作期間深受政治氛圍影響,並努力以作品回應時代的一生。

 

藝術與死亡

Haring其中一件標誌式作品,是1982年小狗穿過一個小人身體的畫像。看似充滿趣味,但靈感卻源自1980年約翰連儂於紐約被狂迷射殺事件。在他筆下,畫面不似原來般血腥:殺人的子彈變成小狗,而連儂背上的槍傷則變成小人肚子的大洞。看著這幅帶卡通風格的畫,大概不會一眼便想到原來是當年震撼全球的那一槍,但這正正是畫家身處那個時代最直接的反應。他曾說過這件慘劇令當時紐約整個城市好像突然驚醒過來,第二天當他睡醒的時候,腦海中便出現了一個人肚子開了個洞的影像——「我經常會把這個畫面跟約翰連儂的死連繫起來。」

死亡給他帶來的衝擊,使Keith Haring不斷以創作來質疑世界。1983年,非裔塗鴉藝術家Michael Stewart被一群警察毆打致死,這給Haring帶來極大的震撼。他開始透過作品來控訴社會種族歧視嚴重,甚至曾以這件慘案為題創作“Michael Stewart - USA for Africa”一畫。畫中,一雙白人的手以帶子勒著Stewart的脖子,一隻白人的腳踐踏著他的腳,藝術家雙手被扣上手扣,一邊連著骷髏,另一邊則諷刺地連著代表和平的白鴿,而周圍的黃色小人竟然正在袖手旁觀。除此之外,他亦十分關注愛滋病議題。八十年代後期,他身邊很多朋友都患上及死於此疾病,也包括他自己。故此他有大量作品都圍繞著這個題目,呼喚大眾關注愛滋病議題,並在1989年成立Keith Haring Foundation,以他作品的收益支持相關工作。

 

對高檔藝術說不

Keith Haring的作品看來富商業性與流行性,骨子裡卻非常尖銳。雖然在天主教家庭中長大,他卻創作過一系列批評宗教的畫作。他覺得宗教這回事本身沒有問題,但利用宗教力量壓迫其他族群就太差勁了。而在商業世界如魚得水的他,亦很反對資本主義與消費主義不斷地苛索人們的本質,這使他對自己在金錢上的成功感到不安。

展覽中一個展廳放滿了Keith Haring八十年代初的「地鐵塗鴉」,一系列以粉筆在黑板上繪畫的畫作。在1982至1985年間,他在紐約不同地鐵站以打遊擊的方式留下作品——這當然是犯法的,他甚至曾因此被捕。雖然如此,Haring本人卻樂在其中,並視之為送予紐約人的禮物。他喜歡自己的畫能夠接觸不同階層的人,而非只是流連藝廊博物館的有錢人與知識份子的消閒玩意。這批作品數以百計,留下來的卻很少,有些自然掉了,有些被地鐵清潔員清除了。不過畫家卻不太在意,對他來說「地鐵塗鴉」注定短命。倒是後來他愈來愈出名,人們開始把這些黑板畫取下販賣圖利,他才停止在地鐵站作畫。

但Haring還是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接觸大眾,這也是他後來開設Pop Shop,售賣印上畫作的精品,包括T恤、滑板等產品。有人指責他把藝術大量生產圖利商業化,他卻認為自己只是令作品更加大眾化,令一般人都會來看來買罷了,正如他曾說過:「Pop Shop使我的作品變得可以接觸。」另一方面,藝術家亦將Pop Shop部份收入捐予關注愛滋病的慈善團體,頗貫徹他一直以來創作背後關切社會、介入政治的精神。 

注:有紅X的畫主題是愛滋病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pr 23, 2018

《藝壇中的女性》——她們仨的創作軌跡

我們何時會以「女性藝術家」來稱呼創作的人?性別會影響欣賞作品的態度又或藝術家的創作空間嗎?雖有外國研究指藝術市場的性別歧視問題嚴重,一般而言...
https://scontent.fhkg10-1.fna.fbcdn.net/v/t31.0-8/28235030_1637826066272038_4215011084756575876_o.jpg?_nc_cat=0&oh=8bca72f14c5f85ef05cc0b8e9abec47b&oe=5B554BE2
Apr 20, 2018

回塑投射的體驗《愛與痛的練習曲》Betroffenheit 或許是遺憾 • 也是美麗

加拿大基德皮沃舞團(KIDD PIVOT)與電動劇團(ELECTRIC COMPANY THEATRE)2015年的舞作《愛與痛的練習曲》B...
Apr 19,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2)

香港兩位藝術家化名張鹿鳴和李鳳儀被邀參加今年港深城市建築雙年展,作品於羅湖分展場展出。張先生在一幅玻璃牆鋪上一層薄英泥,以塗鴉手法寫上「粉飾...
Apr 18, 2018

吳山專與英格 以觀念與物理建構的藝術世界——漢雅軒「引用!引用!引用」

漢雅軒是當電梯大門在四樓打開第一間映入眼簾的畫廊,然而今次甫開門,帶來了疑惑是否按錯樓層,怎麼跟以往眼熟的門面截然不同呢!這次的佈展可謂極盡...
Apr 16, 2018

創作,也許是為了溝通?——「邂逅!山川人」

平日行山都會經過川龍,唯今天行經見到處旗幟飄揚,看來和平時不一樣。現時在此處正進行著「邂逅!山川人」,藝術推廣辦事處及創不同(MAD)聯同多...
Apr 13, 2018

【雕文嵐女】女人怕怕

每年三月,總有不少女性藝術家專題講座。 今年,蔡仞姿、何倩彤和我作為部份受邀研究對象的藝術家,分享三種各異的藝術成長經歷。同一場合,還有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