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藝術作為一種歷史記錄

文:Yung | 圖:Yung、Jerry | 本文轉載自2017年7月號(vol 72)《△志》

走錯了幾段路,搭乘着不知是對是錯的巴士,兜兜轉轉,終於來到了混在民居中的藝術空間,遇上了藝術家盧瑗喜(노원희)的個人展覽(註1)。看不懂韓文,展覽的語境於我來說變得蕩然無存,大大小小的畫作放滿了偌大的展覽空間,作品標題也只有韓文,本打算隨便看看便離開。但一進門口,卻被門邊掛着一幅比所有畫都來得細小的作品(圖1)所吸引,紅色的抽象畫,隱約看到三個人在路上跑,看着覺得怪可愛的。

 

環顧一下整個展場,作品偏向啡、藍的調子,唯獨掛在入口處的這一幅,獨用紅色調,這作品的創作年份是1977年。

1960年南韓的4.19革命,傷亡慘重,民眾對民主的強烈訴求結束了李承晚的獨裁統治,但卻迎來了長達27年的軍政府獨裁統治。朴正熙於70年代實施多年的宵禁,並限制言論、學術和出版自由等,不許人民對維新體制作出任何質疑和反抗。

這幅畫便是這段時間畫下來的。在嚴厲的審查制度下,作為藝術家和公民的盧瑗喜,可以做甚麼?反抗?發聲?當年她的作品以抽象的畫法避過審查,把時代的情緒紀錄下來。這讓我回想到早前訪問的一些香港年輕藝術家,他們不約而同提到經歷雨傘運動以後,他們感到迷失,甚至有一段時間覺得自己再不能創作了,他們都思考着:創作甚麼才能為社會帶來改變?盧瑗喜把這種無力感,化作了一幅幅軟抗爭的作品。

在朴正熙被刺殺後,全斗煥發動政變上台,繼續獨裁統治,1980年4月全國要求民主,引發示威浪潮,政府逐禁止一切與政治有關的活動和集會遊行,大學亦被關閉。同年5月發生了五一八光州事件,在血腥鎮壓下,造成154 人死亡,70 人失蹤,4,138 人傷殘(518 紀念財團,2005),當中不少是中學和大學生。事件平息後的數年間(1981-87年),真相依然被掩蓋,每年都有學生和老師因為政活原因而被停學,於高壓的管制下,韓國媒體並沒有報道真相。盧瑗喜所繪的《被埋的人們》(1986)(圖2,註2),便重塑出暴力的現場,畫出光州民主化運動中犧牲者的靈魂,像一幅安魂曲。在畫的左手邊,掛着一幅風格相似的《青瓦台 路口 1》(2014),畫的是世越號沉沒事故中遇難的死者家屬,於青瓦臺附近靜坐抗議,警察們站在一旁監察着示威者的帳篷。雖然相隔28年,仍感到兩幅作品對政府強烈的控訴,對當時逝去的年輕人的追悼。另一幅舉着牌的示威者(圖3),同在質問政府於世越號事件中,為何在接到船難消息後卻消失了7小時。在歷史中被掩埋的真相,就如《說話之開始》(圖4)一樣,話語權在開始說話之前已經失去。

 

一幅幅的畫面反映出不同年代的社會事件,權慾和人性的魅影在畫面上晃動着。《紀念碑座﹣燃燒的瞭望臺》(圖5)記錄了龍山居民,當年因地區重建而被迫遷,被武力鎮壓的一幕,抗爭中的一場大火奪去了6條人命(5名反對搬遷的居民和1名特攻隊警員),事件不禁令人深思居住權、國家暴力、倍償金、最終受惠者等議題。《紅利》(圖6)道出了約200名三星半導體工廠員工因長期曝露於有害物質中而患癌症的事件。到底在當代的生活中,我們得到了什麼?失去了什麼?

「而既被目為一條河總得繼續流下去的
世界老這樣總這樣:
──觀音在遠遠的山上
罌粟在罌粟的田裡」(註3)

展覽展出了盧瑗喜由1977至2017年的作品,40年不間斷地以畫作紀錄身邊的一切,畫面沒有煽動和過多的敍述,也沒有華麗和讓人驚嘆的繪畫技巧,畫面只有簡約的重點,沉靜和樸實,卻滲出一絲絲纖細的思緒,哪怕大聲一點,畫中的人便會離你遠去,待你靜心下來,它又會回來向你不慍不火地說着這些年來的社會事件,是悲傷?是忿怒還是愁緒?這些畫作聚集起來,頓然成為一條社會事件的時間線,藝術家毅然以藝術紀錄着,承載着社會事件的証明、借鑑。 

註1:《노원희 개인전_담담한 기록: 인간사, 세상살이, 그리고 사건》Documentary Persistence: Human Affairs, Ways of Living, and Crises
展期:即日至2/7/2017
地點:Artspace Pool, 91-5, Segeomjeong-ro 9-gil, Jongno-gu, Seoul, Korea 03013 (56-13 Gugi-dong Jongno-gu Seoul, Korea 03013) 
註2:所有作品標題以韓文為準
註3:《如歌的行板》節錄,瘂弦作,1964年4月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8, 2017

藝術與時代對話——「廿年回歸前後話」

二零一七,香港回歸二十年。民生政制都變了不少,文學藝術又經歷過甚麼轉變,將會面對怎樣的挑戰? 《廿年回歸前後話》早前已經公開徵集及舉行網上投...
Aug 1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三)

一直以來很喜歡跟學生聊天,少談學業,多談生活,最有興趣了解他們如何使用餘暇,這多少反映出他們的思想、生存狀態、價值取向、做人態度和個性品格。...
Aug 10, 2017

〈眼睛〉

人們都冠以眼睛為「靈魂之窗」,亦即是說肉眼是把目前見到的物質世界現象的信息,通報及傳遞給大腦和靈魂的大門,是十分重要的關口,故人們本應好好重...
Aug 09, 2017

淺談神話

昔盤古氏之死也,頭為四岳,目為日月,脂膏為江海,毛髮為草木。秦漢間俗說:盤古氏頭為東岳,腹為中岳,左臂為南嶽,右臂為北岳,足為西嶽。(註一)...
Aug 08, 2017

遙遠的距離——「撿來的時間,撿來的故事」

長久以來,香港一直被形容為「借來的時間,借來的空間」,隨著主權移交二十多年,這種說法愈發被人遺忘。英殖時期的生活,新一代不曾體驗,深刻感受過...
Aug 03, 2017

火花!幾時再見

火花!幾時再見  油街實現 展覽廳二  23.6.2017 – 17.9.2017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  油街實現籌劃    項目策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