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藝術就是如此貼地——香港戲劇協會《礦井下的彩虹》

文:小米 | 圖:香港戲劇協會

三十年代戰前的西方社會,當藝術仍只屬於上流社會的玩意兒,在英國北部阿星頓一班活於社會底層的礦工,卻燃起了對藝術的渴望,他們動人的作品對當日世界畫壇更做成很大的衝擊!到底是甚麼驅使他們放下鐵鏟,拿起畫筆,是對生活的無望嗎?藝術真的能無分階層?他們能否藉由藝術找到生命的救贖?

《礦井下的彩虹》The Pitmen Painters改編自真人真事,劇本由英國著名電影及舞台劇編劇Lee Hall(李.荷爾)所寫,於2008年榮獲英國倫敦標準晚報戲劇奬(Evening Standard Theatre Awards)最佳劇本。導演余振球直言非常喜歡這個劇本,首先它是真人真事,有血有肉,「其次它討論甚麼是藝術,藝術並非高高在上。」

故事講述當日英國的煤礦工人十歲、十一歲就落礦坑工作,沒任何讀書機會,於是有一個工人教育委員會專事提供興趣班予他們,本想選經濟,最後只餘下藝術欣賞課,更被老師的死板教學悶壞,老師卻反建議他們不如自己動手畫。這班礦工的畫作卻令人驚豔,老師更特地請來貴族、收藏家來看。一切與技巧無關,是作品內容的真情實感令人動容,上流社會看出其潛質,除帶他們到倫敦觀展,帶其作品到不同地方展出,亦助他們形成「阿星頓流派」——至今在英國藝術界非常有名。他們的出現對當日畫壇是一個很大的衝擊,亦改變了當時上流社會對藝術的看法。
 

「其中有一段情節是,煤礦工人中一個對繪畫非常有潛質的人叫Oliver Kilbourn(真有其人),引起了上流社會一個藝術收藏家的注意,打算付上更高薪資請他專心創作,令Oliver經歷一場掙扎——應否捨棄礦工這身份,及一起於地底下打拚的夥伴?「當你有一個夢想,你不會想放棄,他十歲落礦坑,現年三十歲有機會專心畫畫,究竟應如何抉擇?是不是要完全脫離自己的生活圈子去追求一個夢?」余導演在此笑言要先賣關子,觀眾到時入場便知分曉。

余導演表示,劇本中有多場戲都在討論甚麼是繪畫,一班礦工彼此批評討論對方的創作,在幽默嘲諷或戲謔交鋒的對話裡,實情是劇作家有意地細緻討論藝術是甚麼,「給我最深的感覺是,原來藝術可以如此貼地,緊貼生活,畫既如此,任何藝術亦然。」


《礦井下的彩虹》
日期:9﹣10/3/2018(19:45)
日期:10﹣11/3/2018(14:45)
地點:高山劇場新翼演藝廳
票價:$260, $220, $140 
*3月11日之演出為通達專場,設有劇場視形傳譯服務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余振球 (Jacob Yu Chun Kau)

經驗豐富的舞台工作者。自一九八一年起,余氏歷任香港話劇團、香港舞蹈團之助理舞台監督、舞台監督、技術監督。亦曾任中英劇團之製作監督及香港迪士尼樂園娛樂事務部製作經理。現任職澳門文化中心節目策劃及市場推廣。八七年夏獲柏立基基金,赴美國紐約羅察斯特大學深造舞台美術及製作。九三年獲香港演藝學院頒發專業文憑,主修燈光設計。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Feb 15, 2018

藝術就是如此貼地——香港戲劇協會《礦井下的彩虹》

三十年代戰前的西方社會,當藝術仍只屬於上流社會的玩意兒,在英國北部阿星頓一班活於社會底層的礦工,卻燃起了對藝術的渴望,他們動人的作品對當日世...
Jan 16, 2018

經典之重構《聊齋 Why We Chat?》 林奕華、黃詠詩 創作是寄托自己

“Midnight, not a sound from the pavement / Has the moon lost her memor...
Jan 09, 2018

貓出沒注意!史上最受歡迎音樂劇之一《CATS》再度來港演出

“Midnight, not a sound from the pavement / Has the moon lost her memor...
Jan 08, 2018

異世代的創作者舞曲——訪《迂迴曲》編劇許晉邦、導演余翰廷

作為職業演員,許晉邦笑說這身份看似風光,但實際而言卻十分被動,往往也是有劇團邀請才能全情投入到演戲中。於是他決定作主動——從戲劇中不能缺少的...
Jan 08, 2018

重塑徐訏撲朔迷離的仙氣愛情——室內歌劇《鬼戀》

繼2013年《蕭紅》和2015年《大同》之後,作曲家陳慶恩的第三套室內歌劇《鬼戀》將於月內首演。之前兩套作品刻畫的,是近代為人認識的歷史人物...
Jan 03, 2018

花非花霧非霧

《親密Claustrophobia》是一場既疏離又親密的感官旅程,踏進劇院帶起耳機一刻,觀者已把感官交給作品。帶著耳機的我就像走進不同人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