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藝術有趨勢嗎?談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2017

文、攝:阿角 | 本文轉載自2017年4月號(vol 69)《△志》

一年一度的香港巴塞爾藝術展,每年三月舉行,吸引全球各大藝廊、收藏家、藝術愛好者匯集香江。同時,為了迎接這股浪潮,多個藝術展會與活動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使三月頓成藝術月,好不熱鬧。但不是收藏家的我們,行「呃巴嫂」有甚麼意義?也許,是為了看看當代藝術的概況與趨勢。

鎂光燈下的亞洲藝術

巴塞爾藝術展每年會在巴塞爾、邁阿密以及香港三地舉行。作為亞洲代表,香港巴塞爾有為數不少的亞洲藝廊參展,令人有機會看看亞洲藝術家們正在做甚麼樣的作品。與設計、時裝等精品不同,你不能每年創造一個藝術潮流,然後期望大家跟隨。藝術本來就有一種不確定性,所以我們只能從現在展出作品中尋找一些蛛絲馬跡,看看大家在講甚麼題目、探索甚麼方向。

今年242間來自34個國家及地區的頂級藝廊參展,並首設「策展角落」展區。在云云參展藝廊中,半數於亞洲及亞太地區設有展覽場地,其中29間更是首次參展。而展會上,有過半數作品來自亞洲及亞太區。有藝廊展出韓國先鋒藝術家權寧禹的畫作以及書本、照片等紀錄。權寧禹在五、六十年代起投入現代水墨畫,以前衛筆觸革新傳統水墨,及後投入以利用不同物料的單色畫創作。

場內不少作品,除了繪畫雕塑的傳統物料外,亦探索其他物料的可能性。例如台灣藝術家周育正,便用不銹鋼配合廣告彩作畫:一塊銅金色的不銹鋼圓片,貼在接近同色的畫布上。使你不禁思考,這算是繪畫嗎?還是浮雕?繪畫是否只能是我們慣常的樣子?中國藝術家仇曉飛則在不同質料的布上畫上小孩塗鴉似的畫作,當中甚至包括一個郵政布袋,旁邊加上一管霓紅燈,呈現出一種混亂的狀態。

題材方面,除了探索藝術界限,有關城市和政治的作品也不少。例如香港藝術家李寶怡的《盆景—健美》便以城市風景如地盤、高樓 、紅綠燈、化妝品等為題目,創作複雜的現代剪紙藝術。中國藝術家史國瑞以「從九龍望向港島」為題,拍攝針孔攝影作品。

另一位中國藝術家張曉剛,則以「天安門」作題目,把黑白照片上的天安門分別塗上各種顏色。雖然藝術家沒有點明意圖,但天安門政治意味本就強烈,似在邀請觀者思考這座建築物的意義。日本插畫大師天野喜孝今年新作,政治色彩同樣濃厚,畫家以油畫創作出兩幅色彩強烈的美女與妖怪圖,各人身上披著不同國旗,看似呼應現今紛亂的世界。

玩弄錯覺的作品 

每年藝術展,都引來過於商業化的批評,甚至有人將之比喻為街市。確實,藝術展不同於藝術展覽。後者永遠有一個中心主題,或顯露作品背後深思,或呈現一些訊息、狀態; 前者則是一場以買賣為目標的活動,收藏家尋找有潛質的作品與藝術家,藝廊則旨在接觸潛在客戶和介紹作品。一般市民,來到藝術展也確實沒甚麼實質事情好做,只能看看那海量的藝術作品,再不是來張自拍。

不過有時,藝術展確實有機會讓人偶遇一些非常有趣的作品。例如德國藝術家Kathrin Sonntag一系列“I see you seeing me see you”,便建構了一個「你看我看我看你」的空間。她把玻璃假眼珠放入不同場景裡頭,加上鏡子、玻璃箱,以及過往展出時拍下的照片或圖畫,創造出一個畫中有畫、空間中有空間的迷人景像。例如其中一幅照片中,可見放著玻璃黃色小花及一個膠水樽,牆上塗上一片綠。不過,要是你再仔細一點看,便看到相中同樣掛著一張照片,照片中同樣有黃花和一片綠,這張照片中還有另一張照片……但當你從圖像中抽離,看看四周,其實同樣可找到那片綠色、那個水樽和那束黃花。這個層層堆疊虛實交錯的空間,給觀者一種趣味十足的體驗。智利藝術家Iván Navarro的“Duct”,便利用霓紅燈與鏡面製作幻象,創作出一條沒有盡頭、直達地底深處的管道。但如果你從側面看的話,作品高度連一呎也沒有。這類作品,在花多眼亂的藝術品之中,以有趣的錯覺遊戲,讓觀眾經歷一次特別的感官體驗。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画作
張曉剛 (Zhang Xiaogang)

生於昆明,畢業於四川美術學院油畫系。1989年起於北京中國美術館參加中國現代藝術大展後,陸續參加許多國際重要大展,如1994年參加「第22屆巴西聖保羅雙年展」,並獲銅牌,次年應邀參加「第46屆威尼斯雙年展」以及西班牙巴塞隆納現代藝術博物館舉辦的「中國前衛藝術15年」。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4, 2018

從日常到超現實——植田正治 回顧展

「不要過度思考,只要在日常生活中發現一個主題後持續不斷拍攝,這就是『攝影』的實踐方法。我也就是這麼嘗試的。鑽研某一種東西的過程通常如此:最具...
Nov 13, 2018

稱之為愛的悲劇——Para Site「黯戀」

平日當我們說起「愛」,總是一個正面到不能再正面的的字彙。但在報紙上,幾乎所有關乎愛的事件,都離不開恐怖結局:謀殺、跟蹤、傷害……求而不得、帶...
Nov 11, 2018

【仁云亦云】難以置信

執筆之時是十月下旬,與其說整個香港都對未來熱烈地討論起來,不如說是憤慨和焦慮得不能不滿肚嘮叨。沒錯,我城本來習慣短視,「揾朝唔得晚」、「今朝...
Nov 05,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5)

日本六十年代繼反安保條約運動之後,另一場戰役是反成田機場的興建。 二次大戰後的日本,百廢待舉,政府希望發展大型基建振興經濟。1962年自民黨...
Nov 03, 2018

愉快與驚駭、高尚與低俗間的擺盪——村上隆「改變規則!」

對上一次日本藝術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在香港舉行個展已是六年前,這幾年間其創作持續演化,並從不同範疇中汲取了豐富的靈感...
Nov 02, 2018

【雕文嵐女】展場佈置反芻_「灣仔文法:過去、現在、未來式」

當代展覽中,無可置疑,策展人已成靈魂人物。藝術家作為參展人,亦是策展團隊的合作者之一。這次藉著最近的展覽,試來回味策展佈場的精彩一二。 客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