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藝術有趨勢嗎?談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2017

文、攝:阿角 | 本文轉載自2017年4月號(vol 69)《△志》

一年一度的香港巴塞爾藝術展,每年三月舉行,吸引全球各大藝廊、收藏家、藝術愛好者匯集香江。同時,為了迎接這股浪潮,多個藝術展會與活動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使三月頓成藝術月,好不熱鬧。但不是收藏家的我們,行「呃巴嫂」有甚麼意義?也許,是為了看看當代藝術的概況與趨勢。

鎂光燈下的亞洲藝術

巴塞爾藝術展每年會在巴塞爾、邁阿密以及香港三地舉行。作為亞洲代表,香港巴塞爾有為數不少的亞洲藝廊參展,令人有機會看看亞洲藝術家們正在做甚麼樣的作品。與設計、時裝等精品不同,你不能每年創造一個藝術潮流,然後期望大家跟隨。藝術本來就有一種不確定性,所以我們只能從現在展出作品中尋找一些蛛絲馬跡,看看大家在講甚麼題目、探索甚麼方向。

今年242間來自34個國家及地區的頂級藝廊參展,並首設「策展角落」展區。在云云參展藝廊中,半數於亞洲及亞太地區設有展覽場地,其中29間更是首次參展。而展會上,有過半數作品來自亞洲及亞太區。有藝廊展出韓國先鋒藝術家權寧禹的畫作以及書本、照片等紀錄。權寧禹在五、六十年代起投入現代水墨畫,以前衛筆觸革新傳統水墨,及後投入以利用不同物料的單色畫創作。

場內不少作品,除了繪畫雕塑的傳統物料外,亦探索其他物料的可能性。例如台灣藝術家周育正,便用不銹鋼配合廣告彩作畫:一塊銅金色的不銹鋼圓片,貼在接近同色的畫布上。使你不禁思考,這算是繪畫嗎?還是浮雕?繪畫是否只能是我們慣常的樣子?中國藝術家仇曉飛則在不同質料的布上畫上小孩塗鴉似的畫作,當中甚至包括一個郵政布袋,旁邊加上一管霓紅燈,呈現出一種混亂的狀態。

題材方面,除了探索藝術界限,有關城市和政治的作品也不少。例如香港藝術家李寶怡的《盆景—健美》便以城市風景如地盤、高樓 、紅綠燈、化妝品等為題目,創作複雜的現代剪紙藝術。中國藝術家史國瑞以「從九龍望向港島」為題,拍攝針孔攝影作品。

另一位中國藝術家張曉剛,則以「天安門」作題目,把黑白照片上的天安門分別塗上各種顏色。雖然藝術家沒有點明意圖,但天安門政治意味本就強烈,似在邀請觀者思考這座建築物的意義。日本插畫大師天野喜孝今年新作,政治色彩同樣濃厚,畫家以油畫創作出兩幅色彩強烈的美女與妖怪圖,各人身上披著不同國旗,看似呼應現今紛亂的世界。

玩弄錯覺的作品 

每年藝術展,都引來過於商業化的批評,甚至有人將之比喻為街市。確實,藝術展不同於藝術展覽。後者永遠有一個中心主題,或顯露作品背後深思,或呈現一些訊息、狀態; 前者則是一場以買賣為目標的活動,收藏家尋找有潛質的作品與藝術家,藝廊則旨在接觸潛在客戶和介紹作品。一般市民,來到藝術展也確實沒甚麼實質事情好做,只能看看那海量的藝術作品,再不是來張自拍。

不過有時,藝術展確實有機會讓人偶遇一些非常有趣的作品。例如德國藝術家Kathrin Sonntag一系列“I see you seeing me see you”,便建構了一個「你看我看我看你」的空間。她把玻璃假眼珠放入不同場景裡頭,加上鏡子、玻璃箱,以及過往展出時拍下的照片或圖畫,創造出一個畫中有畫、空間中有空間的迷人景像。例如其中一幅照片中,可見放著玻璃黃色小花及一個膠水樽,牆上塗上一片綠。不過,要是你再仔細一點看,便看到相中同樣掛著一張照片,照片中同樣有黃花和一片綠,這張照片中還有另一張照片……但當你從圖像中抽離,看看四周,其實同樣可找到那片綠色、那個水樽和那束黃花。這個層層堆疊虛實交錯的空間,給觀者一種趣味十足的體驗。智利藝術家Iván Navarro的“Duct”,便利用霓紅燈與鏡面製作幻象,創作出一條沒有盡頭、直達地底深處的管道。但如果你從側面看的話,作品高度連一呎也沒有。這類作品,在花多眼亂的藝術品之中,以有趣的錯覺遊戲,讓觀眾經歷一次特別的感官體驗。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24, 2017

火花!溝通的溫度

火花!溝通的溫度  油街實現 展覽廳一  16.6.2017 – 10.9.2017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  油街實現籌劃 項目策展人:陳麗...
Jul 24, 2017

〈有餘〉

中國人過年,有一句祝福語,就是「年年有餘」。即是說,不要把全部積蓄花光,一定要保留一點剩餘,以防萬一,也所謂「積穀防饑」。 一個人雖然有實力...
Jul 20, 2017

如何化解教育制度與創作的衝突——訪年輕藝術家梁詠康

做創作需要時間,需要空間,需要自由。首兩個要素,放於香港,少之有少,更何況一眾莘莘學子,日日忙著應付功課考試,哪有餘暇去創作?學生從藝術教育...
Jul 19,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二)

駐校藝術家有很多限制,時間短是其中之一,每次大約只有十六個小時便完了,較難執行全面的課程設計,況且學校請你擔任導師,他們期待計劃完結後,要「...
Jul 17, 2017

香港教育大學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2017年-(3)

香港教育大學本屆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有不少作品也與展覽主題「Underlive」相近,但當中也有一些以自身出發作主題的作品。何曉倩的作品...
Jul 17, 2017

【雕文嵐女】 夏日炎炎正好讀

無數原因, 書店少了,看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的人多了。 我也是電子奴隸,視之為流動辦公室,在往返市區的旅途中,覆收數以幾十上百的電郵。直到兩年...